|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248章 不如想他
  “奴婢只听说,皇家和好多高门贵邸的家里,当家男主子行房时,床帐之外床沿边上就站着丫头们,从头到尾守着,只等主子完事伺候洗浴。可那总都是女人!云奴他们可都是男人,皇上的宫妃竟然”

  百里芸默了默:“所以给你说,只要他们隐匿,就当他们不在!不过这话可还真的不能说出去。这事儿也就是因为祖父管过这个,云奴以前又是干这个的,我才知道,也才说给你们知道。在宫里,除了皇上和皇子,可是连皇后娘娘估计都不知道的。记着,这事儿你和采蓝、青锋知道就行了,给我死死地封在肚子里不能给任何人讲。要不然,皇上和他的妃子们脸没地儿搁,咱们这一串子人可也该人头落地了!可记得了?”

  采青立即肃声道:“奴婢谨记!”

  百里芸泡完脚,采青伺候了她躺下,端着水盆下去了。

  拓跋猎躲在暗处,就听百里芸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口气颇为猥琐地嘀咕:“说得也是啊,办事的时候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啧啧,不愧是皇帝,这样都硬得起来!”

  拓跋猎的脸刷地黑了。

  然后就听百里芸又嘀咕了一句:“不过男人的劣性,谁说得准呢?说不定一想到有那么多人看着,还硬得更”

  百里芸瞪大眼,猥琐的小嘴被俊脸死黑死黑的拓跋猎给捂住了!

  外屋,采青倒了水回来,惯例禀一声:“主子睡吧。今儿个奴婢在外屋守夜。”

  拓跋猎瞪着百里芸,挪开手。百里芸拍拍受惊的小心脏,朝外面道:“嗯,知道了,睡吧。”

  外间里,采青窸窸窣窣地躺下,不一会儿没了动静。百里芸捂着嘴,眼珠子骨碌骨碌地看着拓跋猎,调皮地指了指外间。

  拓跋猎瞪了她一眼,起身悄无声息地出去,抬手间便点了采青的昏睡穴,这才又放心大胆地进来了。

  百里芸坐在被子里吭哧吭哧地笑:“院子里还有护卫,廊下就站着青锋。拓跋猎,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这些人可都听得见。”

  拓跋猎恼恨地把她连被子带人抱进怀里:“我可不是皇帝,没有做那种事也让人听壁角的爱好!倒是你,别的男人乱七八糟的事以后不许想!”

  还什么硬不硬的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子有什么好嘀咕的?要想还不如想他!

  压了压转眼间就乱窜的念头,拓跋猎烦恼地在偷笑个不停的他的小姑娘小嘴上亲了一口,低低道:“我今晚不是来闹你的。就是好些事情没问清楚,我睡不着觉。溪桑,你给我说说。”

  百里芸低下头羞羞地笑了。

  她专程让青锋去给云晨云巳转达她的命令,还让青锋今晚值夜,不就是知道拓跋猎今晚一定会来问吗?可是他真的这样不急色地只是亲一亲她,压着念头只想要她一个答案,她心里忽然觉得好甜。

  就像拓跋猎感觉得出自己是哪里惹了百里芸不舒服。对于拓跋猎半夜过来都想要问什么,百里芸也是心里有数。

  两次屠戮给她的冲击、屠贞离开给她的挫败、十二云奴的背景、作用、今后的打算,还有今天云巳为什么会从她的屋里出去,一件一件,她娓娓地说给拓跋猎听。

  拓跋猎听得很仔细很认真。

  小狼的事就是他的事。虽然屠贞离开于他是件开心的事,甚至其中他还撺掇老将军很是助推了一把,但小狼心里难过,那就是大事。

  他之前想杀了那些云奴是视他们为闯入者。但既然现在他们是小狼的忠心属下,小狼也没有半点对他们动心的意思,他自然也能把他们纳入自己的领地,当成自己族群里的新成员来对待。

  只要两个人心都敞开了,互相装着彼此,这都不是问题。

  百里芸说完了,靠在拓跋猎宽阔坚韧的胸肌上轻轻叹息:“所以这几日我很挫败,见到你时,心绪不好便说了那些话。拓跋猎,你们这个时代的很多观念、很多行事,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这是我的心结。”

  “你这不是傻么?”拓跋猎责备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还心结!这世上就没有解不开、撕不破、砍不断的心结。照我说,就是想太多!来,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都答上来了,我就承认你这的确是了不得的心结。”

  百里芸有些不服气,又有些好奇:“你问。”

  拓跋猎想也不想就问:“你说你原来生活的那一世律法完备,人人平等。那我问你:那里的人不杀人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