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245章 我想要的
  他也瘦了。天然俊媚的脸此刻没剩下了几两肉,衣服穿在身上,看着比好不容易养起来的那时候松垮。他的眉宇间有着以前从来没有过的隐忍和忧愁,一双幽深的眼睛此刻担心地看着她,让人心里又暖又酸又想哭。

  百里芸低下头忍住,穿鞋下地,打开箱子给他拿衣服:“刚刚逗你的,其实夏装我也做了。就是头一回做,做得真的不好,不太想拿给你穿。”

  百里芸从箱子底下拿出一个包袱,放在拓跋猎手上:“先做了一套夹衣,太丑。又做了一套夏衣,还是太丑。上个月做了一件道袍,倒是尚能入眼。我想着道袍既然能行,前两天就试着又做了一套亵衣,应该也能穿。”

  视线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眼,抬到胸口位置就落下:“不过现在看来貌似太宽松了一点。”

  刚要收手,便被抓住。拓跋猎握住她的手,两只眼睛从进屋起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表情,眉毛随之便没有舒展过:“溪桑,你怎么了?”

  她的状况不对。不是他之前预想的任何一种,但是,很不对。

  百里芸不敢抬头,她怕她一抬头,眼泪就会掉下来。可是她也没办法对着拓跋猎撒谎,更没有办法掩饰住自己声音中的伤感。

  “拓跋猎,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是最适合你的那个人怎么办?你知道的,我毕竟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有很多事我的看法都跟你们有着根本的区别。我想过了,也许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你想要的那样……”

  “百里芸!”拓跋猎突然一声大吼。

  百里芸惊得一抬头,便对上了一双沉怒的、质问的、直直看到她心底深处的眼睛:“你想走,是不是?”

  他就说哪里不对。原来是这里不对!

  她刚刚看见他时的那个眼神,那个既伤怀、又不舍、最终却无奈的眼神,像祖父。像正月十五那天晚上,跟他告别的时候的祖父。

  难怪他会不安,难怪他看着她的眼神,会莫名觉得好像就要失去她。

  一直以来,都是他常常说:“我们狼……”“你们人……”这还是第一次,她说话时把他和其他所有人放在了一边,说他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而把她自己一个人放在了另一边,说她跟他们所有人“有根本的区别”。

  他之前设想过很多不能面对的场面,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种!

  “什么叫你不是最适合我的那个人?什么又叫你做不到我想要的那样?嗯?我想要是哪样,你问过我了吗?”

  拓跋猎努力压抑着胸腔里的怒气,眼底里都是风暴:“百里芸,不要想逃跑!佛珠只有那一串,祖父和祖母带走了,再也没有了!你走不了!”

  百里芸愣了一会儿才明白拓跋猎的话,垂眸沉默片刻,避开了他的眼睛:“我没说要回去。我也知道除非我死,否则我可能真的回不去了。而且,我答应过你不走的,我也记得。我只是说,拓跋猎,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其实并不合适呢?如果你需要的那个伴侣,其实我并不能做到……”

  “百里芸!你抬头看着我!”拓跋猎再度怒吼着打断她,一把把她拽进怀里,真是无论怎么忍都忍不住脾气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能挑战他的忍耐性!

  什么叫“回去”?到底哪里才是她的家?他在这里,她还想回到哪里去?

  他抬起她的下巴,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让她不得不认真地听清他说的话:“我说了不要逃!不要逃知道吗?除了不要想着从这个时空逃走,还要有一点面对现实的勇气!”

  百里芸微微发怔。

  拓跋猎无奈地闭一闭眼,再睁开时低头看着她的眼神已经消散了许多怒气:“不要拿我做借口。我从没有要你改变什么,我想要的就是你,你是什么样,我想要的人就是什么样。没有最适合的人,也没有更适合的人。你就是我要的那个,我想要的也从来只有你一个。”

  他的手指指背轻轻地抚上她的脸颊,语气中只剩疼惜:“是不是我杀人的样子让你难受了?是我不好,以后不会了。以后不要为难,我哪里让你觉得不舒服了,告诉我就好。”

  他不是当不了人,只不过是更多的时候,当狼更自由、更放纵、更痛快而已。他相信小狼也不是完全接受不了他的狼性。可能她只是被一些极端的场面给吓着了。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这些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

  ------题外话------

  写出来之后,忽然很喜欢猎哥哥的这句话:百里芸,你不要想逃跑!

  爱情中遇到感觉难以解决的问题,逃避真的不是一个好方法。因为那于对方来说,其实相当于一种变相的抛弃。百里芸,你给我好好地反省!你刚刚真的没想找理由逃跑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