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243章 闯入被阻
  农庄上伺候的人都是本地人,忽然起心动念害百里芸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即使是担心过了病气,不让百里芸接触那碗粥也是对的。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最好的应对就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对于云晨的谨慎,采青心中颇为赞许。

  百里芸也是若有所思。

  采青又补充道:“奴婢留了个心,便让人关注着之后的动静。那丫头拿了药便回来了,熬药、吃药、躺着捂汗,并没有任何可疑。可云晨和云巳还是分头查看了她的药渣、派人监视了她的亲娘老子、还把锅里和碗里的粥喂了野狗验看。这些事都是悄悄做的,事后证实那丫头和粥都没什么毛病,才把监视的人撤回来,但也没有特意给主子禀。”

  做了一切该做的事,然后还不邀功,采青心里又给他俩点一个赞。

  他们做奴婢的,论忠心、论细心、论能力,那也是很能分一个三六九等的。采青觉得,就凭云巳和云晨不魅主、不骚包、忠心细致、做事还不邀功,可以放入待选的一等奴仆行列。

  百里芸默默地听完,挥挥手让采青下去了。采青走后,她脱了鞋子抱起双膝坐在软榻上,歪着头看着窗外绿荫缝隙里的夕阳余晖发呆。

  所以说,云巳和云晨,也是十分称职的古代人,对吧?

  身为皇族,这个时代的屠贞本就该义无反顾地走到皇权大业的争夺中去。身为死士,这个时代的十二云奴也本就该这么任劳任怨、任打任杀、任由主人把他们错估削皮送给人做玩物。

  所以,身为狼群里长大、在这个时代里又掌管着千军万马的拓跋猎,他本该就是那天的那个样子,不是么?

  可是,心里还是辣么辣么难受是肿么回事?

  是为自己的无力悲哀,还是终于发现,自己的心到底还是不能彻底地融入这个时代?

  屋顶突然传来一声呵斥:“什么人!”

  几乎是与此同时,一道身影突然从横梁上降下,一声不吭地挡在了百里芸的面前。

  屋外,扑下来之后看清来人的云晨大惊,横刀挡在来人面前,扬声高喊:“来人!”

  上次见面,云晨自然也知道此人是郡君认识的。但到底跟郡君是友是敌,却又不好说。毕竟上一次见他,两人好像闹绷了,郡君就是为了从这人的手底下救下他,才伤了一条胳膊。

  这人的武功简直强到变态,他们当时十二个人都打不过他一个,现在靠他和云巳两个人更加不可能。但,身为郡君的死士,除非郡君允许,谁想要越过护卫去到郡君身边,就只有从他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护卫们听到动静已然纷纷现身。来人行藏已露,被团团围定,刀剑相向,脸色很臭很黑。

  然而,咬牙切齿地捏了一会儿拳头,最终却还是没有动手,只压抑地开了一回金口:“是我!”

  屋里,百里芸全身顿时僵硬。

  等了片刻,不见百里芸的回应,云晨眼睛里的犹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坚定的死意:“众护卫听令——”

  拓跋猎视线唰地转向那本该有动静、此刻却无声无息的窗口,拳头狠狠捏紧,拼命地控制自己喷薄而出的怒气,整个人顷刻间仿佛就要爆!

  “都下去吧,不要声张。云巳,你也下去。”一道轻轻的声音响起,仿佛泉水浇灭了院内一点就要爆的战场。护卫退下,云晨看了来人一眼,拱手默然一礼,抬脚飘上隔壁的屋顶不见了。

  与此同时,云巳的身影蛇一样从窗口滑出,转瞬间隐入另一间屋子的屋檐。

  主子让他们轮班养病是主子的恩赏。这份恩,他们心领了。可是身为死士,从来就没有受点伤一养就是几个月的活法。他们的命现在是郡君的,他们会为她保管好。可是养了三个月真的没有什么大碍了。他们可以当值,可以龟息潜伏在郡君身边,不会耽误养身体,也不会影响郡君做任何事。

  采青说那些话的时候,云巳听到了,但也等于没听到。皇帝身边的金甲怎能没有过滤耳朵的本事。哪怕她们说的就是云晨和他本人,但只要郡君不需要他记得,他会跟没有听到一模一样,连自己都不会去想起。

  因为此时他们不是人,他们根本就不存在。

  他们也没觉得这样做还需要特意向主子请示。自从郡君成了他们的主子,他们存在的第一必要性就是郡君贴身的刀和盾。这本来就是他们存在的意义,还用请示吗?

  ------题外话------

  我不会把矛盾搁置很久,放心,这两天就会解决。满意不满意我不敢说,但我会有我自然而然的解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