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215章 破冰和解
  拓跋猎起行之前,镇北王府难得吃了一顿气氛还算祥和的团圆饭。延续了四年的苦刑终于熬到了头,拓拔谨结束了伴着血肉模糊的骨头架子睡书房的日子,搬回了自己和妻子的院子。虽说孝期忌房事,好歹小夫妻俩冷了四年的关系开始破冰,拓跋宏夫妻心头也觉得安慰。

  拓跋猎心情也不错。忐忑了四年,终于他家小狼一锤定音:他是无辜哒!

  再也不用担心被咬死了!

  想着今后都可以待在离小狼很近的地方,顿时觉得做什么东亭郡王也没什么好讨厌的了。拓跋猎爽快地扒完了两碗饭,抬头看到家里这几个留在西北的人,忽然想和他们说几句话。

  拓跋猎抬头看了王伯一眼。王伯会意,静悄悄地一招手,屋子里伺候的下人都退了下去。

  四个人都停下筷子看着他。

  “二哥应该是不会回来了。”拓跋猎一一看过桌上的每一个人,“我不想说,不是我杀了他,而是因为就算我说了实话,你们也不会信。说不定反而疑虑更多。总之他走了,和曾氏一起走的,从此再不是此间人。对外,你们最好一口咬定他就是死了,否则真的招来别有用心的人开始找他,那才是麻烦的开始。”

  孙氏手中竹筷顿时落地:“你是说……你二哥他其实没死?他只是带着你二嫂,离开了大周?”

  拓跋猎耿直地想了想,觉得这么讲也不算错,便肯定地“嗯”了一声。

  孙氏眼中顿时涌起了欢喜的眼泪,什么仪态矜持都顾不上了,扭头握住了丈夫的手:“夫君,夫君你听到了吗?涵儿没死,他没死!”

  拓跋宏也有些激动,双手握住妻子颤抖的手指:“我听到了,听到了!这样很好,很好。”

  拓拔谨也惊喜,却又有些不解:“可是……何故呢?这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猎儿,他们到底去了何处?”

  “不知。”拓跋猎皱了皱眉,他也不知道那地方是哪里。小狼说过她原来生活的那个地方,可祖父要找祖母的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地方,拓跋涵两口子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地方,“只听说,大约是个没这里的人这么多礼仪规矩的地方。”

  “原来如此。”却是高玉敏低喟一声。

  拓跋宏和孙氏惊疑地看向高玉敏。拓拔谨也急道:“你想到了什么?”

  高玉敏叹然道:“二弟回来那几天,夫君身在营中不知,妾身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二弟他啊,对弟妹是动了真心的。且不说别的,就说弟妹认亲当日失礼被罚,二弟拼着为她受了伤还要陪她跪在祠堂外,不吃不喝三日,夫君以为是为了什么?”

  拓拔谨疑惑道:“为了什么?难道不是为了让祖父心软,早日免了对弟妹的处罚么?”

  高玉敏摇头:“非也!祖父的为人,向来说一不二,岂有改口之理?这道理连我这个孙媳妇都知道,二弟岂能不知?他那么做,为的应该是三日期满,弟妹若是礼仪仍旧不周,面临乱棍加身之际,他才好以夫妻一体的名义与之共担,保下弟妹的一条性命!”

  拓拔谨怔住。

  拓跋宏和孙氏对视一眼,想起那几日的情景,觉得高氏所言竟是十分有理。只是,孙氏还有疑惑:“可是你祖父并无一定要杖毙曾氏之意啊。三日之罚,只不过是给曾氏吃个教训。只要她之后改过,礼仪周全些,便可无碍啊。”

  高玉敏叹息:“这一点媳妇也不是太明白,但大约是那曾家小姐养在闺中时,并不如我等以为的那样,教养周全吧。我听说,出嫁前一个月,曾大人还把她送到庙里,原本要剃度出家的。且不论当时是犯了什么大错以至于要逼她出家,就看成亲次日她那两次匪夷所思的失仪,都犯的是连寻常奴婢都不会犯的错。婆婆还不明白么?”

  孙氏难以置信道:“难道说,涵儿竟是为了她?认定她逃不过乱棍加身、死于非命,认定她只要活在大周就免不了为人不齿、任人诟病,所以便扔下爹娘、扔下家业,就这么跑了?……就为了这么个、这么个寡廉鲜耻的女人?”

  孙氏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几乎已经是咬牙切齿!她亲手养到这么大的好儿子,懂事、孝顺、聪明、俊美,放到全天下也没有几个人比得上的好儿郎,就为了一个见了小叔子就挪不动脚、盯着好东西就挪不动眼的贱人,抛家舍业,走了?

  ------题外话------

  别担心别担心,没事的,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