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205章 王者长逝
  窗外的月光直直地照射在盘膝而坐的老人身上。老人威武的身躯依旧如标枪一般挺直,腕上的血却在不断汩汩地流淌。

  血流过腕上的佛珠,汇聚在腕下的铜盆里。并不小的铜盆,此刻血已半满,佛珠已被鲜血浸透。

  正月十五,月华大盛。半夜子时,阴气最浓。

  曾玉娇眼睁睁地看着,身子不断地发颤:“一……一定要这样么?”

  她不知道,不知道原来这个佛珠是需要这样的条件才能发动,她是想回家,可她并不想要因此搭上别人的性命!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来。但我知道,想要用它回去,只能是在今日,只能用拓跋家男儿之血。”

  镇北王开口,声音听起来已经很虚弱,但不知道为什么,曾玉娇却莫名听出了一种安祥的感觉。

  “五十年了……阿喵,我终于等到了……你送来的……有缘人……”老人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模糊,曾玉娇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此刻,她只震惊地看到,佛珠忽然开始慢慢地旋转起来!

  窗外的月光忽然大盛,仿佛被什么吸扯一般融入了铜盆里的血液中。而那些血液也好像受到了莫名的召引,慢慢地形成了漩涡,向着逐渐加快旋转的佛珠涌去!

  曾玉娇猛地醒过神来,一把抓住老王爷的手:“不!我不回去了!你快停下来!”

  正在此时,祠堂的门悄悄地被人推开了一条缝儿,一道身影扶着额头,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曾玉娇……跟我走。”

  曾玉娇猛地地回头,惊喜交加地喊:“拓跋涵!快来救人!”

  “祖父!”拓跋涵此时已经满面震惊地看清楚了月光下的诡象,顿时不假思索地扑了过来,伸手就把祖父流血的手腕牢牢地握住了,“你这是做什……”

  拓跋猎拼命冲开穴道冲进祠堂里的时候,只来得及亲眼看着一道奇诡的光芒突然亮起,然后,拓跋涵和曾玉娇两个人就那么倏然消失在了自己面前。

  祠堂里,月光平静,老王爷的身躯正在缓缓倒下。

  “祖父!”拓跋猎疯了一样地奔过去,抱住了祖父的身躯。不知何时涌起的泪光中,那永远威严、也永远镇定的脸此刻和笼罩着他的月光一样苍白。

  “祖——父——”拓跋猎悲怆地、一声声仰天长啸!

  镇北王静静地躺在他的怀中,双目合拢,嘴角含笑……永远也不可能再答应一声。

  半个时辰之前……

  祖父带着他坐在主院最高的那座亭子里,看着天上的月亮。祖孙两人都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祖父笑道:“猎儿,好久不闻你的狼嗷声了。”

  拓跋猎看他一眼,纵身跃上亭子顶,蹲下身,前肢着地,仰头向月,发出悠长的狼嗷声:“嗷呜——”“嗷呜——”“嗷呜——”

  数声嗷叫之后,他翻身跃下,见老王爷静静地盯着月亮,那神情让他觉得有些奇怪:“老头儿,你今天有些不对。”准确地说,是从三天前发作拓跋涵的媳妇时,就开始不对。但今晚特别不对。

  以前每当正月十五这天,老头子也是心情低落,但跟今天还是不一样。拓跋猎莫名有些担心。

  老王爷也不反驳,只招招手让他到他身边。

  拓跋猎看他一眼,顺从地过去,像只狼狗一样蹲坐在老王爷的脚边。而老王爷也就习惯地伸出一只手,亲昵地抚着孙儿的后颈。

  拓跋猎眼睛舒服地眯了起来,浑身不自觉地放松。

  无人之处,心情既烦躁又安宁的时候,其实祖孙俩一直就是这么相处的。谁也没觉得这样不对,谁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这是属于祖孙俩,特殊的、独有的亲昵。

  “猎儿,想不想听听你祖母的故事?”

  拓跋猎此刻整个人都是最放松的状态,眯着眼惬意地听着,“嗯”了一声。

  “你祖母啊,她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明明已经开了个头,老王爷却又停了下来,轻轻笑了一下,话题一转,道:“她啊,给祖父讲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说,如果有一天,有缘人会带着她的消息,指引我去找她的路。还说,人啊,此刻已是半老徐娘,说不定一睁眼,就变成了豆蔻少女。又或者,上一刻你已经行将就木,一转身,却发现人生如梦、梦却已成真。”

  拓跋猎脑子慢慢地反应着,觉得她说得没错啊。他家小狼就是……不对!

  拓跋猎猛地一下想要跳起来,后颈上的手指却远比他的动作更快,他立刻浑身僵硬,一动都不能动了。

  ------题外话------

  好故事不会一直高调欢脱,也不会长时间悲伤低落,请静静地陪着他们,慢慢地读下去

  今天六更已全部奉上,明天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