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192章 东亭郡王
  彤云道长和百里芸出发的时候,皇宫里,景泰帝刚刚接到西北密探的加急密报。打开看,景泰帝噌地坐了起来!

  镇北王已多日不入军营,王府闭门谢客,秘密征召民间医者,疑似病情沉重?西北连派三批密探连夜赶往京城王府。并,密报当日,密探亲睹拓跋猎风尘仆仆飞骑入城?

  真的假的!

  镇北王这是终于要死了?这都要急召儿孙回去见最后一面了?

  皇帝兴奋地拿着密信一边看一边在地上转圈儿:“好好好!终于让朕又熬死了一个……”还是个大个儿的!

  镇北王一死,虽然免不了他儿子袭爵,孙子承业,但皇帝早就打听过了,拓跋宏和拓拔谨,都不过是守成之人。稳重有余,进取不足,不是能扯旗造反的性子。就算他们敢有,哼!

  不是皇帝自夸,就儿子来说,太子比起镇北王世子来,城府可要深多了!

  因此,只要老镇北王一死,五十年之内,他都不用担心屠家会败给拓跋家。

  景泰帝转着转着忽然一顿。不行,这事儿还得再验证一下,万一搞错了可就白高兴了。眼睛一眯,叫高德有:“传东亭郡王。”

  东亭郡王拓跋涵,时年二十有四,独居京都镇北王府,常年斗鸡走狗、呼朋唤友,真真儿是京城里近几年数得上的一名纨绔。

  偏偏,皇帝疼爱从不舍得管束他,他自个儿的亲爹亲祖父又都远在西北,以至于这位爷无人管束,进京以后就好似一匹脱缰的野马,早该成熟稳重的年纪却时常纨绔出大周京城新高度。

  这不,前儿个还闹出了一桩天大的丑闻。说是这位爷去佛寺观光,撞见一个年轻女尼跪在佛前正要剃度出家。女尼貌美,东亭郡王一见之下惊为天人,竟然闯进去不让人剃度了,非要把人带回家做小妾。臊得那女尼差点儿当场撞了柱子!

  原本,若是哪家的世家公子闹出这等事,家中长辈那是定要赶紧封锁消息、处理善后、然后把惹祸的子弟不说暴打一顿,也至少要禁足在家。可是拓跋涵他这儿没长辈啊!

  于是这事儿不但当场就传开了,还给闹出了后续。

  这后续就是:拓跋涵被狐朋狗友们拉回家,越看府里养着的那些美人越不顺眼,性子一起,全给打发出去了,一个不留。然后,在府里闷了一晚上,也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出那女尼原是京兆府尹曾家曾大人的庶女,第二天早上竟然提着礼物就跑曾家提亲去了。

  曾大人和曾夫人正对他气得牙痒。犯下大错的女儿家被家人送去庙里出家,这是大户人家常用的处置方法。可别人家都剃度得好好的,怎么轮到他家那该死的逆女,就闹出这么大个儿的幺蛾子呢?

  那么大桩丑事儿闹出来,庙里把原本收下的香油钱连人一起送了回来,没说别的,就说庙小,实在惹不起东亭郡王那么大的麻烦。曾大人夫妻俩这个堵心哟!

  正想着下下狠心过两天等风声过一过了,干脆让那死丫头“病死”算了,结果东亭郡王就上门提亲了。

  要放在以前不知道那丫头是个什么货色,有王爷来提亲,夫妻俩得乐死。可现在女儿女儿发现是那么个二货,提亲的这还是个更二的货,曾大人只觉得一辈子的老脸都丢尽了!

  为这事儿,东亭郡王已经连着在曾府门口守了好几天了。京城百姓天天有人过去看笑话。而曾大人也好几天都没上衙。

  说是染了风寒请病假,可谁不知道是被人赌了门呢?

  东亭郡王把事情闹到官员都没法上衙的地步,皇上这时候召他入宫,用意似乎再明白不过。

  东亭郡王自己似乎也是这么想的。

  一见皇帝的面,他就哀伤地跪下了:“皇上!臣是真心的呀!臣真的真的是真心的呀!怎么就所有人都不愿意成全臣的一片痴心呢?臣真的是一见钟情、矢志不渝啊皇上,臣的这颗心……”

  “好了好了!”皇帝原本愉快地打算试探逗弄的心情都被拓跋涵搅合了一半,沉下脸来训斥道,“朕没兴趣听你那些不值钱的真心!堂堂郡王,斗鸡走狗朕不说你,花街柳巷地朕也不说你,佛门的女尼,你怎么有脸!”

  拓跋涵赶忙辩解:“皇上有所不知,那不是女尼!臣撞见她的时候,她刚散了头发,还没剃度呢!”说着往前跪行了两步,俊脸充满了希冀:“皇上,您是觉着她是剃度了的女尼,所以才不允的么?那可就好了!她不是。皇上,您就给曾大人说说,让他把人给了臣吧。”

  这要是自家儿孙,皇帝真想踹他一脸!

  ------题外话------

  每个人都不是白写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