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135章 夜半闯府
  这个时候,她才害怕起来。她没想到对方会敢把事情闹大。一旦闹大了,二皇子不过是要给百里柔赔几句不是,而她的名声却会被毁了!

  呆愣片刻,她猛地扭头朝着身后停靠的马车跑去:“快回府!拦住那些抓着三小姐的人,快!”

  元宵佳节,晚上宫中惯例是有家宴的。二皇子屠弈一出宫门,府中心腹便立刻跟上,途中一番低语。

  屠弈一怔,继而莞尔:“知道了。”

  心腹有些呆:就这样?

  屠弈看他一眼,好心情地解释:“王妃不是说了?小儿厮闹,不必理会。”

  心腹:行,您开心就好。

  不过,王爷您还没大婚呢,怎么就王妃王妃地称呼上了!脸皮呢?

  夜已深,不要脸皮的冀王殿下出了宫没回王府,直接在马车里换了衣裳,直奔百里府。

  快到府门时,却又并不进去,只让车夫远远停在隔一个巷子的老槐树下,静静地等着佳人归来。

  百里家的人联袂而归时,车马仆从、护卫如林,在夜色中坦坦然然很大的排场。

  屠弈坐在马车里又笑了:京城里如今都议论百里家煊赫,可是百里家的人自己,就是无论何时都这样的镇定有趣!

  车队从老槐树下经过时没有停留。

  屠弈今日乘坐的马车没有标志,有冀王府标志的马车夜半来访那是失礼,更何况还是想见佳人。所以屠弈也没有下车。

  车队从车旁粼粼驶过,屠弈安静地等着。

  大约等了半柱香的时辰,一个小厮来到马车前。屠弈算算时间,叹息一声。还是生气了啊!

  小厮行礼后送上了一盏灯笼,恭敬有礼地道:“夜深行路不便,阴暗处恐有贼人。今日是正月十五花灯节,我家主人命小的将此灯赠与贵人,请贵人好走。”

  屠弈默默地接过灯笼。这是一盏各家各院挂在门前的那种最普通、最常见的灯笼——气死风灯。

  百里芸在浴桶里洗澡的时候还想起来就直笑。

  气死风灯!长姐和姐夫真的太有趣了!

  看主子心情好,采蓝采青也眉眼都是笑:“主子且笑够了,待会儿睡下了,莫要半夜都笑醒。”

  百里芸咯咯咯又笑了一阵,才扭头问:“说是卞腼半途派人拦了?”

  “是。咱们的护卫没客气,踩过去了。”采蓝快手快脚地给百里芸整理着待会儿要穿的衣服。今儿个过节,即使是睡衫,也要喜庆些。

  “噗!”百里芸忍不住喷笑,“采蓝,你何时变得说话也这么有趣了?”

  踩过去了

  “只要主子每天开心,奴婢见天儿这么说话。”采蓝整理好衣服拿着过来,采青迅速服侍百里芸出浴。

  百里芸迈出浴桶,习惯地张开手臂任由两个大丫鬟伺候着:“有什么后续让他们明儿个报上来,今夜都安心睡吧。对了,我送给义兄的元宵,果儿可送过去了?”

  采青回到:“已经送去了。掐着大皇子从宫里回府的点儿出的门,此时大约已经到大皇子府上了。奴婢按主子的话给护送的护卫交代了,时辰太晚若是大皇子府留住,就住一晚,莫要犯了宵禁。”

  掐着这个点儿,那是必然不会回来了。堂堂皇子处心积虑地要她这个义妹亲手做一碗汤圆大晚上的送过去,要的是谁的手艺,百里芸心知肚明。

  不过,屠贞的手艺是真好。专门学的她爱吃的黑芝麻馅儿,学了好些天,今儿是特意做给她吃的。她让他给大皇子捞一碗,他还挺不乐意的。

  小变态越来越有小孩子的样子了,好事啊好事!

  等他完全正常了,她就可以放心地把他还给他爹,从此逍遥江湖了!

  算算时间,这次回京已经待了整整半年了啊。最多再待半年,该出去再转转了

  百里芸渐渐地睡着了。

  月光下,无人看见着看似无忧无虑的小小少女,眉间却有着一抹轻愁。

  已是万籁俱寂,辅国将军百里敬却深夜坐在书房里,冷冷地看着眼前黑衣斗篷、一身风尘的少年。

  叫他少年已不确切。眼前的儿郎正是军中十八好年岁,挺拔劲健的身躯裹挟着号令千军万马的气势,略显阴森的气质却偏偏配着一副绝世姿容。

  他五官立体俊美、肌肤天生细腻,剑眉星目,偏偏散发出的是浓烈的杀气。遍体森寒,偏偏天生一张浓艳红唇。

  这样的一个要人命的儿郎,偏偏招惹了他的小孙女。

  一眼看过,百里敬面无表情地喝茶:“夜半闯府,何事?”

  拓跋猎静静看了百里敬一会儿,一撩斗篷单膝跪下:“猎儿见过祖父!”

  百里敬手中茶盏往桌上重重一顿:“小友请回!这一声祖父,恕老朽承当不起!”

  拓跋猎平静地抬头,平静地改口:“爷爷,溪桑儿误会我了。您让我见见她。”

  “误会?”百里敬冷哼一声,半丝不透露自己根本什么也不知道的事实。

  “真的是误会。”拓跋猎不疑有他,毫无隐瞒地将前后事宜统统讲了一遍。包括惩治府中护卫后他对大哥吼过的那一番话。

  “爷爷,您让我见见她。我不希望这件事成为溪桑心里的又一个心结。您知道的,我在她心中不同。”

  “你倒是毫不客气!”百里敬瞥他一眼,站起身来,并无怒火,也无好气,“你就先在在这间屋里住下吧,莫出去乱走!让不让你见溪桑,等明日我问过了她再说。”

  拓跋猎刷地站起来:“何必非要问过她!我自去与她说明白,她自然便愿意见我”

  “闭嘴!要么按我说的来,要么现在就给我出去!”

  拓跋猎:

  第二天天还没亮,百里家祖孙三人照常一起出发去早朝。早朝上,德妃的亲弟弟、大理寺少卿卞南起愤怒地当廷状告百里家仗势欺人、毁人闺誉、同时涉嫌诬陷两位皇子及其家眷的声誉。

  其实卞大人也是被逼无奈,这状,他也知道弄不好就告不赢。就算告赢了,也没什么好果子等着他。

  可他没办法啊!百里家把事儿闹得太大,他要是不告这一状,那不就是认了百里家指责的那些话?

  卞大人一出场,顿时满朝堂八卦的眼睛都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