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128章 萍儿丫头
  后来后来那个丫头哪里去了来着?

  想起妻子怀了身孕以后曾经主动提起要给自己抬两个通房丫头,再想想那时候妻子每次派去三弟院子里的都是那个娇俏玲珑的小丫头拓拔谨只觉浑身的衣衫都被冷汗浸透了!

  这件事要是玉敏做的,要是百里家那丫头突然离去真是玉敏私下插手的缘故三弟他他真能撕了玉敏!

  镇北王坐着那里,面色沉冷地看着他。

  王伯跪在一边,苍老的脸净是无奈:“三公子那个脾气老奴也实在是怕误会了,怕一不小心,伤了您和三公子之间的和气。毕竟当时究竟如何,府中暗卫也并不清楚。只溪桑小姐来府中拜见的那天,那萍儿丫头在三公子院中待了一个多时辰,却是暗卫亲眼所见,确信无疑。”

  拓拔谨喉咙干涩:“溪桑她当日,不是未曾进了三弟的院子么?”这些细节府中已经确认过多次,不该有误才对?

  王伯看了镇北王一眼,低声道:“当日溪桑小姐虽未曾直接进入三公子的院子,但她曾在王爷院中午睡那里其实是可以直通三公子卧房的,府中暗卫并不会发觉。”

  这个小密道的秘密,只有王爷、他和三公子知道。后来三公子告诉了溪桑小姐,溪桑小姐便时常跑来跑去地玩耍。

  直通三弟的卧房然后本来好好的溪桑当日出了王府后一句话也没说,连三弟都不见就走了,无论三弟怎么去信,都换不来半丝回音。

  拓拔谨头晕,努力按住绷绷跳的太阳穴:“那个叫萍儿的丫头呢?”为什么之后也没听妻子再提起?

  王伯不好多说地抬头看了拓拔谨一眼又垂下:“说是染了疫病,被大少夫人送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老奴被三公子从云烈山庄扔出来之后。”

  拓拔谨顿时觉得自己头痛欲裂!

  高玉敏正扶着肚子站在屋子门口看着丫头们收拾整理拓拔谨和两位小叔子的冬衣。孕期已经八个月了,她的小腹已经高高隆起,宽大的冬衣也遮盖不住。

  过完年,王爷就要带着二弟和三弟赴京了。王爷不在,家里的男人只剩下公爹和丈夫,丈夫这一次去军营就只能等到她生产时再回来了。虽然很舍不得丈夫在这个时候离开,但她一点也不怨恨,只想着多为丈夫和小叔子们尽点心力,让他们在外面过得舒坦些。

  看见丈夫慢慢地走进来,高玉敏唇角一弯:“夫君好快啊,这就说完话了么?”话音未落就发现丈夫的脸色不对,嘴边的笑意一凝。

  等到拓拔谨默默地来到自己面前,高玉敏看清楚丈夫凝重迟疑的神色,不由得跟着紧张起来,担心地扶住了他的手臂:“夫君这是怎么了?”

  拓拔谨挥挥手,伺候的人赶忙流水般退下,只高玉敏身边贴身伺候的两个大丫头照例留下没走。少夫人身子已经重了,身边必须得留人伺候着,什么时候也没例外过。

  拓拔谨冷冷瞧着这两人:“你们也退下。”

  两人惊诧地看了高玉敏一眼,见高玉敏虽然惊讶但还是点点头,这才行礼退下。

  拓拔谨目光往院子里一扫:“全都退到院子外面去!”

  拓拔谨直等到所有人都流水般退出了院子,又招来亲兵四处把守,这才沉着脸扶着妻子进了屋。

  高玉敏震惊了!这是出了什么事?

  拓拔谨扶着妻子在宽椅中坐好,给她背后加了两个靠垫垫稳了,这才在妻子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开口:“你嫁过来时,身边有个叫萍儿的小丫头,我记得你颇为疼爱。她人呢?”

  高玉敏一愣,片刻脸就露出一个牵强的笑来:“夫君怎么突然想起她来了?一个小丫头而已,得了疫病,我送出去了。夫君可是身边少了伺候的人?如今我身子重,夫君的确早该添人了,不如”

  “玉敏!”拓拔谨怒声打断了她的话。

  高玉敏怔怔的。成婚两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吼她!

  “我说过,拓跋家的男人不纳妾、不收通房,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全当耳旁风!”

  高玉敏懵掉了。

  女人没有希望丈夫另有别的女人的,她也一样。她爱她的丈夫,为了他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可是为了不失去他,她也会忍住自己的心,努力让自己做到贤惠大度。

  她不会让丈夫对她感到任何失望!

  拓跋家的男人不纳妾什么的,丈夫的确给她说过不止一次。但她以为丈夫说的只是一时的情话。她是个冷静的女人,她分得清感情和理智的界限。她只是想做一个让拓跋家下下都满意的称职的长妇。

  可是为什么现在她忽然觉得,她是不是一直以来都理解错了?

  拓拔谨也知道自己吓到妻子了。可是如果今天不让她彻底地明白他之前说的话都绝非儿戏,她就算是躲过了今天这一劫,迟早有一天还是会做出傻事来。

  拓拔谨无奈地双手包住妻子的手:“刚才那句话,你一定要永远记住。这是我今天要给你说的第一件事。而萍儿,就是第二件事。这件事,我要听你说。你要给我说实话,前前后后全部说得清清楚楚,知道吗?这是你我最后的机会,你一定一点也不要隐瞒,你明白吗?”

  “什么叫最后的机会?”高玉敏怔怔地看着丈夫,忽然觉得自己的嘴唇抖得自己说不出话:“夫君你说的一定不是一定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对不对?”

  拓拔谨狠狠心盯着她的眼睛道:“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如果这次你还学不乖,就算是我也留不住你!”

  这是要和离吗?还是要休了她?高玉敏整个人都懵掉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她还是没有完全理解拓拔谨那句“留不住你”的意思但反而是她自己的理解,更能刺痛她的心,让她原本心存的侥幸瞬间破防!

  她可以为萍儿冒险,但那绝对不会包括,为她赔自己的丈夫、断送自己的一生幸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