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117章 易装投奔
  百里府内,李婉睁开眼睛,只见天光已然大亮,“哎呀”一声坐起身来!扭头一看,身旁哪里还有那只小猪的影子。

  外间采蓝听到声音,立即进来给她挂起床帐,一边手脚利落地伺候她起身,一边不等她问便笑吟吟地主动解释:“乡君莫急,主子在呢!乡君不知主子的习惯,晚上必要睡足,早上必要习武。睡不够时那是怎么都起不来,但时辰一到,那是必须得起来活动活动筋骨的。奴婢且伺候乡君梳洗,待乡君梳洗停当,主子也该晨练回来了。”

  李婉讶然:“平时跟个小猪似地,不是贪吃就是贪玩,我都忘了她是将门虎女!”

  采蓝微微一笑。她家主子就算是贪吃贪玩,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起玩得起的,一句将门虎女,也囊括不了她家主子的好处。但,这话自己心里知道就好,没必要给任何人言说。

  百里芸的确是晨练去了。她习武的路子并不单一,从来都是随着自己的喜好。之前一个月难得祖父天天在家不用上早朝,她便跟着祖父习了一个月的拳脚。今日祖父、父亲和哥哥都去上朝了,百里芸便牵了她的白马闪电出来,只带了青锋和另外两个护卫出城跑马。

  冬日里天亮得晚,城门已开,大街上却还没什么人,最适合快进快出锻炼马术和耐寒能力。百里芸精神抖擞地穿着一身粉色配雪白兔毛镶边的骑装,配着一条火红色的狐皮大氅,打马小跑着出了城门,然后痛快地纵马飞奔了一会儿,赶着城内早起的商贩出摊之前又飞快地打马回府。

  晨练么,又不是真的千里奔袭,让闪电小小地热个身就好。时间也卡在平日早课的用时之内。别的不说,此刻她屋里还有一位娇客呢。

  对百里芸来说,这一趟走马不过就是平平常常的一次晨练。无论是在院子里自己练剑、到自家的小校场上跟哥哥一起练习弓马骑射、还是跟在祖父、父亲的教导下习艺,或者就像今天这样随意地跑一跑马,都平常得就像早餐时吃了一个水晶包一样。

  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发生,这一天,她会按时回到府里,跟往常一样掐着点洗漱好坐在早餐桌前,然后欢快地跟表姐李婉一起共进一顿美味的早餐。

  期间,李婉会唏嘘地给她讲述昨日宫中意外引起的小小火灾,然后自然而然地给她十分中肯的忠告。她会把表姐的忠告记在心里。从此很多事情便不是后来发生的那样的轨迹。

  然而对于某些特定的人,这一天百里芸小小的身影神采飞扬的纵马而过,却是他一生最重要的一次冒险。

  屠贞已经躲在百里府外隔一条街的老槐树下等了快半个时辰,却始终不敢把怀里贴身藏了几个月的名帖拿出来。

  之前的小包袱里藏着的是百里姐姐送给他的那套女装,现在他已经换上了。头发绑成两个包包,姐姐留给他的配饰也都戴上了。除了脸上的妆他不会画,现在他看上去已经差不多就是姐姐那天打扮他的样子。

  七月里的裙装在十一月底的天气穿在身上,小小的孩子冻得缩成一团,浑身发抖,稚嫩的面颊上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却凝着乌沉沉的光,如果近看的话会让人不寒而栗。

  被他骗来给他指路的小乞丐已经死在另一条街的街角,看起来就和冻死的一模一样,不会有人想到是他下的手。就像那些欺负过他之后很久很久倒了霉的宫女和太监一样,连太后都不会把他们的死和他这个软糯可怜的小孩子联系在一起。所以,对于杀人这件事,年纪还不满十岁的屠贞一点也不担心。

  他担心的是怎么给百里姐姐解释自己的身份。

  他想了无数个方案,发现没有一个方案是安全的。

  怎么能让那个他羡慕至极的百里姐姐收留他,是目前他无法解决的难题。

  天已经越来越亮,冬日黎明的冷寒轻易地透过他身上的罗裙钻进他的骨头缝里,让他觉得身上越发地发冷、打颤,头脑渐渐有些昏沉。

  他要冻死了吗?

  屠贞晃了晃脑袋,阴沉地想:自己已经回不去了,不可能这时候再去找那辆不知道驶到了哪里去的水车。他得去找百里姐姐,得让姐姐收留他。

  他可以答应一切的条件。他可以把这个天下最大的秘密告诉她。屠贞迷迷糊糊冷笑地想:凭什么皇祖母和皇长兄说什么他就要做什么呢?把他们最大的秘密说出去,想想都让人觉得开心呢!

  可是,百里姐姐会不会从此再也不是那个让他迷惑得一心只想靠近的小姐姐了呢?她会不会跟所有的人一样,不管嘴上说得再好听,一旦威胁到自己,便会把所有的善意都收回去?

  她会把他送去大皇子府吗?送进宫吗?她会不会像那些所有嫌弃他身份的人一样,把他捆成粽子一样,趁着天黑丢到臭泥塘里去他的思绪已经开始混乱,渐渐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了。

  后来,当他已经手脚发僵,冻得有些迷糊了的时候,远远地看见远处奔来几匹骏马,打头的一匹白马上骑着一个火红色大氅的小姑娘,纵马的英姿落进他双眼的那一瞬,他想起天边绚丽的火烧云。

  他迷迷糊糊地想:如果这个人就是他牵过她温暖手掌的那个姐姐该多好!如果是她,他就什么都不想了,直接扑上去,她问他什么他都告诉她,只要别让他现在就冻死!

  百里芸远远地看见路边的街角蜷缩着一个人影,下意识地便减了马速。等到跟前发现是个一动不动的孩子,便停下马,让一个护卫上前查看。

  “主子,已经冻死了。看着是个小乞丐。”护卫低声禀报。寒冬季节,即使是如今的太平盛世,天下黎民百姓也多有冻饿而死的。京畿之内已经算极好的了,若是穷乡僻壤之地,一个冬天不知有多少人家整户整户地死在家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