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90章 皇嫡长子
  百里芸这下想起正事儿来了,赶忙拉着母亲的袖子问:“那皇长子府里有……有其他的女眷吗?”

  “怎么能有!”李氏谈起如今就住在山上的这位皇长子的后院来也是叹息,“明明是个抬进来不过两个月的侧妃,皇长子却十年如一日地以正妃之礼祭祀之。明明知道皇上不喜还偏要这样做,皇上怎么可能还操心他的婚事。可这当儿子的也是个倔的,越发地无欲无求,听说房里连通房丫头都没有半个。”

  李氏起身,拉了百里芸一起起来:“行了,故事说完了,夕阳也落尽了。再不回,可要摸黑走这山道了。”

  远处天边的确只剩下了一天红光,夕阳已经完全落入了地平线下。必须立即下山了。

  紧赶慢赶,快到道观客舍的时候天还是黑了。留在客舍里的仆从已经提着灯笼来接,剩下的几步路照一照也就安全返回了。百里芸和百里止一边一个扶着母亲,一家人说笑着走回了所居住的院落。

  院门前,采蓝采青各自提着一盏灯笼,尽职尽责地守着,见了百里芸,悄悄地摇了摇头。百里芸顿时疑惑。长姐特意独自一人留下来,竟然没有出门,或者做点什么吗?

  百里芸不放心,找了个机会又见了青锋,这才知道自己其实没有猜错。长姐不是不想去找屠昌,而是同样派了心腹护卫去打听,结果皇长子祭祀未归,直到他们回来都还没有回到客舍。

  百里芸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山中清凉,一夜好睡。第二天一觉起来神清气爽,更兼之早上进膳时听说皇长子殿下一大早儿已经离开客舍回京的好消息,百里芸顿时一片轻松,吃完饭便换了轻便的骑装,兴冲冲地带着弟弟进山游玩去了。

  李氏急忙安排丫鬟收拾食水坐垫披风什么的,这边匆忙收拾好了,抬头一看双胞胎早跑没影了,气得李氏想骂都骂不及。

  “这两个猴崽子,急忙忙跑什么?慢些跟着我们一起,稳当些游玩有何不可?”

  百里敦赶忙安慰妻子:“放心放心,这两个皮猴儿这些年在外面,山水间游玩的事儿可比我们做得顺手,必不至于委屈了自己。”

  “我怎么放得下心!后山中进了深了听说还有野兽。”

  “我见他们都带了弓箭武器和水囊,各自也都有护卫跟着,断不至于有事!咱家的护卫,你还有什么放心不下?”

  李氏想想自家护卫的确是个个身手不凡,心里这才稍安。但也催促着夫君赶紧的带上一家人,只留几个仆妇守着院子,匆匆地也追着龙凤胎的足迹进山了。

  百里芸和百里止带着青锋等护卫正如李氏所料,直奔人迹罕至的后山去。十岁的姐弟俩这几年走过了许多山水,早知道人多处不见得是好景的道理,所以才故意不跟母亲一道。两人哪儿没有人迹就往哪儿钻,行了一个多时辰果然让他们找到一处极好看又好玩的所在。

  这是一个极小的山谷,一边的山坡平缓,另一边却是一片陡峭的小山崖,山崖不过三层楼高,谷底也就一座篮球场大小,却妙在平缓朝阳的那面山坡上绵绵密密开满了一种浅紫色的长茎花朵。

  坡下清溪漫流,水中还有鱼儿跳跃。

  姐弟俩欢呼一声,直接从小山崖上坠了绳子荡下来,脱了鞋子冲进溪流里嘻嘻哈哈地笑闹起来。

  青锋带着护卫们驾轻就熟地迅速生火、汲水、支起架子,把路上顺手猎到的两只山鸡和一只杂毛兔子洗剥干净拷上。

  姐弟俩闹够了,又跑去山坡上采花。将那紫花编了好几个花环,一人脖子上套了两三个,等这边烤肉熟了,才打打闹闹地又跑回溪流里洗了手脸,坐下来和护卫们一起把肉撕开分了,暂且垫垫肚子。

  七八个护卫加上姐弟两个,这么点儿猎物也就只能是垫垫。这也是他们出来玩的常规程序。先赶路,找到好地方玩一玩歇一歇,拿路上猎到的小玩意垫垫肚子,休息好了才专心打猎。

  正吃着,就听山崖上边传来一声尖促的鸟叫。青锋立刻起身:“主子稍坐,属下前去探看。”说着飞身而起,身形几个腾跃已经到了山崖再往上的高处,刚刚示警声发出的地方。

  百里家的孩子每人身边都有辅国大将军百里敬安排的二十名精悍护卫。而百里芸比其他三人还多了二十个,这些人却是出自西北军拓跋猎麾下,百里芸并不将这些人摆在明面上。

  她的护卫首领一直都是青锋。百里芸用惯了他,后来祖父又送来了人,便干脆分为明暗两部,依然还是以青锋为总领。

  无论是青锋等人还是西北暗卫,百里芸手下的这些人其实都是军中精锐。百里芸也不改变他们的习性,无论走到哪里,明哨暗哨观察哨什么的,那是从来都少不了的。

  刚刚示警的,就是留在山崖上的观察哨。

  青锋很快就翻飞而下,利落的青色袍服在山崖间飞成一只青鸟般的疾影,神色稍显凝重:“主子,是皇长子殿下。”

  屠昌?他不是走了吗?

  屠昌带着十余位大内护卫来到山谷的时候,百里芸一行人已经加快速度吃完了东西,清洗干净,整装待发。

  是的,整装,但是还没走,站在那儿等着他们。百里芸不太信这么大的山,她就这么巧跟这位本该已经回京的大人物碰在了一起,更没有那份自大,觉得自己这边的观察哨对方完全没有察觉。

  她可不想冒被编排跟踪皇子、形迹可疑的风险。不就是碰见了,那就大大方方地见个面。她才十岁,她怕什么!

  屠昌骑着马走在最前方,同样是青色的衣袍,他看起来却是尊贵、清冷、儒雅的,仿佛群山之巅一棵孤冷的青竹。

  百里芸带着弟弟站在护卫们的最前方,就那么看着一行人信马由缰地走来,等快到了面前才迎上前几步,率众行礼:“辅国大将军府百里芸、百里止见过大皇子殿下!殿下万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