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98章 前朝美人
  前朝,就是被屠氏推翻的那个王朝,皇帝横征暴敛、昏庸无道,是被天下人讨伐的。对前朝皇室的余孽,先帝自然也是早有明旨,人人得而诛之。可是当时不知道出了什么疏漏,竟然把前朝皇帝的一个刚刚生产不久的美人给放跑了。

  那个美人也是够聪明,竟然懂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这个道理,听说太子东宫里有位娘娘,也就是如今的德妃娘娘怀了孕,便换了身份返回宫中,当了如今的二皇子的奶娘。

  可是美人毕竟是美人,尤其是哺乳期的女人越发丰满白皙,浑身还有一股奶香。二皇子奶到不到半岁,德妃娘娘发现孩子爹看这奶娘的眼神有些不对,立刻寻了个错处,把这奶娘打发去了浣衣局。

  美人吃不了浣衣局的苦,没多久就病得要死了。浣衣局按规矩逐级上报,最后就报到了皇后这里。

  如今的皇后也就是当时的太子妃知道后,救了这美人一命。等她病好后,把她调到了花房,让人照看着。从此这美人感念皇后的恩德,老老实实在花房里当差。不仅如此,女儿养到六岁以后,她主动把女儿也送进宫当了小宫女,从小教她要对皇后娘娘尽忠。

  美人的女儿,据说也长得玉雪可爱。玉雪可爱的六岁小宫女送到皇后身边伺候大皇子时,大皇子十岁,正是友爱弟妹的年纪,于是对这个极其可爱的小宫女十分怜惜。

  一年后,皇上登基,准备册封大皇子为太子,制衣坊的老师傅亲自来给大皇子量身时,好巧不巧碰见了前来送花的前朝美人,当时就吓了个跌!至此,前朝美人身份被揭破,一连串的人被揭了出来。

  原来,美人之所以能成功调换身份、能通过新朝的层层查考、能在宫中旧人遍地的环境中不被人发现,都是有原因的。

  宫中依旧留有前朝的势力和眼线。

  新帝惊怒不已,不但赐死了美人,清洗了宫闱,还禁足了识人不清的皇后和德妃,差点儿把她们刚刚得到的宝册金印都给收了。

  可是皇帝要赐死美人的女儿时,大皇子不愿意了。他跑到御书房,不顾当时还有很多大臣正在议政,跪在皇帝面前,说稚女无辜,不要说那孩子从未做过前朝的公主,即使从血脉上把她硬算做是前朝的余孽,她也并没有做过半分对不起大周的事,不该替前朝皇帝的暴虐承担罪过。

  皇帝起初还宽慰儿子几句,后来见儿子不依不饶,也是怒了,质问他是江山社稷重要还是妇人之仁重要?如果连这个问题都答不上来,也就不要做什么储君了!

  十一岁的皇长子心疼那如妹妹般的小宫女,想也不想地说,如果太子之位能换那可怜的孩子一命,那他惟愿父皇成全!

  景泰帝当场气了个倒仰!就连禁足中的皇后娘娘听说此事后,也是后悔不迭!

  小宫女就这么硬是被屠昌保下了一命,自此紧紧藏在皇子寝殿不敢让出去,唯恐一个看不见就被父皇给杀了。

  皇长子如此,自然不能再被封为太子。可是放着聪明年长的嫡长子在,绕过他去册封年幼的庶出次子,又不太可能。而且,屠昌除了这件事以外,样样都合皇帝和文武百官的意。于是,太子之位就这么被搁置了。

  景泰六年,屠昌十七岁了,太子之位也已经虚悬了六年。百官看好皇长子几近于完美的表现,再次纷纷奏议请封太子。皇帝也被说动了。

  景泰帝也满意这个儿子,愿意给他第二次机会,便亲自找他谈,只要屠昌能悔过,亲自杀了那个早就该死的前朝余孽,挽回之前的影响,太子之位还是他的。

  谁知屠昌一听,当场就又跪下了,反过来苦苦劝说皇帝允许他为小宫女换个身份,嫁给他为妃。如此,就当前朝余孽已死。

  皇帝被气得砸了御书房!

  好在,这一次皇后并没有被禁足。她及时听闻了消息,赶到了御书房,苦口婆心地两边劝。最后好不容易,劝得父子俩各自让了一步。

  小宫女可以换成皇后娘家远亲的身份抬入宫中为侧妃,但知人事后必须服下绝育的汤药,不得诞下子嗣。而屠昌必须尽快迎娶正妃,从此后不得再有任何事忤逆皇上,而且这次册封太子的事也就此罢休。

  如果故事到了这里就结束了,也还算是风平浪静的结局。可是偏偏事情还是出了岔子。十三岁的小侧妃进宫刚没两个月,皇长子正妃的人选都还在商定,小侧妃突然就在宫中暴毙了。

  十七岁的少年护了整整七年的小姑娘忽然就这么不明不白没了,急怒伤心之下,满腔怨气都冲着皇帝去了。皇帝这次直接就给气病了。

  这一回,皇帝连皇后娘娘都不见了。只传了口谕下来,皇长子忤逆朕躬,禁足一年。一年后以观后效,若不能洗心革面,便逐出宗籍,贬为庶人。

  从那以后,虽然皇长子禁足期满继续参政没有任何差错,虽然之后的皇子们一个个地长到了成年,大臣们却再没有有志一同地集体请议过立太子事宜。

  请立谁呢?请立皇长子,等于撕皇帝的疮疤。请立其他皇子?好几个成年皇子呢,请立哪个才显得不像结党营私?

  更何况,皇上如今才四十四岁,正是春秋鼎盛之年。十五年不立太子都这么过来了,你忽然提议立太子,什么意思,觉得皇上快死了吗?

  所以,闭嘴吧。

  百里芸听完这些,小嘴儿惊得都要喔起来了:“这个皇长子也太……”她简直都不知道该说屠昌这人太什么好了。

  一旁守着也静静倾听的百里辰此时叹道:“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七夕宴过后,皇上只赐婚了半山王,对三皇子也只赐了一位侧妃。还不是因为皇长子妃至今未定。”

  百里芸这才明白了。

  自古长幼有序。长子至今未娶正妻,其他弟弟总不好越过哥哥去。难怪七夕宴轰轰烈烈,最后的结果却稀稀拉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