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89章 卞氏姐妹
  “玩一玩就会了啊!你想学吗?”

  “想啊不,不想。”甘怜眼神黯淡下来,低下头去,“这都是女孩子玩的游戏。”可是又没人肯教他男孩子该玩什么。他能拿到手的目前也只有偷偷捡来的一枚小宫女们玩坏了的鸡毛毽子。

  那是他唯一的玩具,可他不会踢也不敢踢。

  “哟呵!”百里芸觉得甘怜这个回答太有趣!一个柔弱得跟小白莲似的泪包小姑娘,内心里竟然渴望玩男孩子游戏?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不知道等李婉知道她讨厌的泪包表妹竟然有此爱好,会不会从此对甘怜大为改观?

  百里芸本人是没有性别歧视的,不但不歧视,反而觉得十分有趣、值得鼓励:“不错嘛!还蛮有个性的。想玩男孩子的游戏有什么难的?待会儿你走的时候从采青这里拿一张我的名帖,想什么时候玩,想玩什么,只管去百里将军府找我。”

  甘怜顿时抬头,惊喜到不敢相信地看着百里芸:“姐姐你会玩男孩子的游戏?”

  百里芸一双白嫩的小手背在身后,骄傲地抬起下巴:“那当然!这可是姐的专长。咱们大周朝天南海北的游戏,只有姐不知道的,没有姐不会玩的!”

  甘怜张着粉嫩的红唇,感觉口水都快留下来了:“男孩子们都都玩什么游戏?”

  百里芸如数家珍:“南方多水戏,北方多猎戏,东南玩蛇虫,西北尚搏击。每个地方的特色游戏都有很多种。但就整个大周朝来说,男孩子最常玩的游戏无外乎就是投壶、蹴鞠、骑马、斗鸡、斗蛐蛐”

  百里芸随口说了一串,就见眼前玉容花貌的小姑娘两只水鹿眼已经变成了完全的星星眼,那浑身上下充斥着的崇拜气息,简直和后世面对天王巨星的铁杆粉丝有一拼!

  关键是,这种面对她散的铁粉气息她简直熟悉到爆!今天才刚刚破灭不到一个时辰!

  百里芸猛地反省!自己是不是一不小心说出口奇怪的咒语,把人家好端端的娇小姐变成了百里止第二?

  此时,踢毽子的小圈子里,一个鲜红衣服的十一二岁小姑娘正踢得神采飞扬、热汗淋漓,众人齐声数数已经数到了七十三。小姑娘红色的裙裾拎在手里,衣摆随着她漂亮的动作在她身旁翻飞,衬着小姑娘红扑扑汗津津的脸蛋,分外活泼好看。

  等毽子踢到了九十七下,小姑娘终于体力不支,跨步慢了一点点,没接住落下的毽子,气恼地捡起毽子狠地扔得远远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围着她的一圈小姑娘也是一片唏嘘:“就差三个!差一点就一百个了呢!”

  “虽然没到一百,但也十分厉害了!”

  “是啊!我们可都踢不到这么多个呢!”

  忽然有个小姑娘娇声娇气地不屑道:“不过到底是没踢到啊!都试了三次了,现在毽子也扔了,可见得费半月这次到底还是吹牛!”

  中间坐着气恼擦汗的小姑娘动作一顿,站起来狠狠地瞪向阴阳怪气的小姑娘:“我没有吹牛!我在家明明就替到一百零三个了!只是你们都没看到!”

  旁边有小姑娘扯那说怪话的小姑娘衣角,可她偏偏不理,嗤笑道:“那当然,哪怕你说在家里踢到了一千个,我们也只有听着。你们家里的事儿,反正别人又见不着!”

  “卞靥!我撕了你的嘴!”费半月气极了,但显然爱玩的她却不是个能言善辩的,扑上来就要去打那叫卞靥的小姑娘的脸。一起玩耍的小姑娘们赶忙扯住她。

  卞靥却仿佛早已料到费半月会是这样的反应,急退半步躲开了费半月乱抓乱挠的手,扭身就夸张地哭叫着朝一旁纳凉的贵妇和少女们跑去:“姐姐救我!费半月踢毽子输了就打我!”

  百里芸一把抓住突然朝着甘怜的小脸飞过来的毽子,扭头就看到贵妇和少女们那边一阵喧哗,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扑在姐姐怀里哀哀哭泣,一个贵妇气恼地冲到刚才踢毽子的那小姑娘身边狠狠地训斥着她,还亲自下手在她背上拍了两把,而那小姑娘通红着眼眶一动不动地任由母亲当着众人打骂,倔强地一声不吭。

  百里芸眨眨眼,生了什么事?怎么她刚跟甘怜说几句话的功夫,那边就闹起来了?

  这边,纳凉处几名贵妇和小姐正围着卞靥安慰,小姑娘靠在姐姐温柔的怀里,抽抽搭搭地哽咽着。

  费夫人扯着女儿,训斥着要让女儿给人家小姑娘道歉。

  忽然,刚刚围观和拉架的一个小姑娘冲了过去,一把推开费夫人,将费半月从她手里抢了出来。

  这个小姑娘动作简单粗暴,费夫人猝不及防被她推了个踉跄,险险没摔倒!

  费半月懵了一下,回过神来立刻搡开自己的好朋友,忙着去扶母亲:“娘!娘你没事吧?”

  费夫人好容易稳住了脚步,定了定神,顿时怒斥那姑娘:“乐天霁!你怎么如此无礼!”

  灌木丛后,采蓝采青快地给百里芸和甘怜说明了刚刚生的情况。

  这边,那叫乐天霁的小姑娘紧绷着小脸儿,怒视着费夫人大声道:“你才无礼!你不但无礼你还不讲理!卞靥骂你家费半月撒谎吹牛,说她在家能踢一百下毽子都是骗人的,你是她娘,你说,费半月她骗没骗人?撒没撒谎?”

  众人一愣,都还没反映过来,就听一直硬忍着的费半月“哇”地一声哭了!小姑娘紧紧攥着母亲的胳膊,哭得伤心委屈至极:“娘!娘!我没有撒谎骗人!你亲眼看着我踢了一百零三下的!我没有吹牛!”

  费夫人紧紧拽着闺女,目光在明显心虚不敢看人的卞靥脸上恼恨地停留了一瞬,又瞪了乐天霁一眼,明白过来什么后,脸色十分难看。

  卞靥的姐姐就在此时温柔地开口了,但责备的话是朝着怀中低头不语的妹妹说的:“靥儿,给你说多少次了,你们小孩子家家的,玩耍时有些口角没什么,大家都不要计较,要以和为贵。可你怎么能骂人呢?你骂了人家,人家要打你也是情有可原。还不向费小姐道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