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77章 七夕盛宴
  景泰十五年。

  五月里,宫里发下明旨,说今年适逢当今大周景泰帝登基十五年的吉数,值此国泰民安、百业兴盛的好年月,由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一起建言,皇上允准,今年七夕宫中将举办七夕盛宴,诏令京中五品以上和全国三品以上官员家眷届时进宫参加。

  这道旨意一下,整个大周朝的高门贵邸都忙活开了。稍微有点儿眼力见的都猜出来,这是要给成年的皇子们选妃啊!

  大周朝的皇室姓屠,出自前朝的河间王屠氏。先帝造反时时值壮年,原本也是有五个儿子的,可惜打天下的过程中,折了前头的三个,登基时只剩下了二十二岁的当今和几个公主,直接毫无波澜地册封了太子。

  后来还是先帝登基后才又得了个老来子屠炙,封为半山王,跟他太子哥的儿子们一般大。先帝登基时五十一岁,在位七年。他归天后,时年二十九岁的当今继位,改元景泰,这半山小王爷基本上就是养在宫里由景泰帝带儿子时顺手大的。

  屠家能在乱世枭雄并起的年代夺得大业,并稳住基业至今没出什么大乱子,不是毫无缘故的。只因屠家世代相传务实家风,谋大业前不尚奢靡、不崇虚礼,执政后用人唯贤、唯才是举,在政策主张上注重军务、注重民生,这些都促进了国计民生的发展。

  在后宅中,出于养生和宁缺毋滥的原则,屠家历来是不主张男子早婚和多纳通房妾室的。客观地说,这一点对于整个官场甚至整个天下的正面引导作用都是显而易见的。

  也因此,跟历朝历代的皇室相比,大周朝的宗室人员算是极少的,皇子的数量相对前朝动辄二三十个皇子来说也并不多。

  景泰帝算是屠家例外早婚的一位。因为哥哥们先后为皇图大业牺牲了,为子嗣计,先帝唯一就让这个儿子十七八岁便成婚生子。那位妻子如今便是皇后。皇后也没辜负先皇的期望,在婚后次年为当今生下了皇嫡长子屠昌。

  当今二十九岁继位时,嫡长子屠昌已经十一岁。

  屠昌出生之后好几年,景泰帝的嫔妾才先后诞下子嗣,迄今除了早夭的几个,连吃奶的都算上,尚存世八位皇子、两位公主。

  而这其中,皇嫡长子屠昌今年二十六岁,夫人早逝多年尚未续娶,皇次子屠弈二十岁、皇三子屠盟十八岁、再加上十九岁的半山王,都是成年而尚未大婚的!

  这几位,才是真真正正的、全天下最大的金龟婿!

  河间府的百里将军府接到官府传递的旨意,一家老小心情却都不那么美妙。因为家里的长女百里柔今年十九岁,姑娘承袭了她爹娘双方的美貌,如今已经像一朵富丽堂皇的牡丹一样葳蕤盛放。这一入了宫参加七夕宴,万一被选上了可怎么办?

  没错,百里家愁的不是选不上,而是生怕被选上!

  百里家的这四个宝,打小就眼睁睁看着一个妾室就搅得好好的一个家差点儿分崩离析,对于男人不忠于妻子这件事简直是深恶痛绝。那可能愿意把姑娘送到一群女人争夺一个男人的皇家去?

  别跟他们说什么万一押对了宝,今后就是天下地位最高的皇后娘娘这样的话。要是当皇子妃,丈夫的侧妃神马的相对还少些,万一要是倒霉成了皇后,后宫里光正七品以上有规制的女人就四五十个,还不包括往下还有三个等级的规制数量是“若干”!

  这完全是让百里家的人没法过日子的节奏!

  李氏抚着长女的手,担忧自责溢于言表:“都怪我没能及早筹谋。若是两年前便给你把婚事定下,如今也不至于犯这个难。”

  百里柔的祖母雀氏于五年前的冬天去世,百里柔作为孙子辈儿,依礼需守孝一年,自是不能议亲的。等出了孝,李氏才开始仔细地给她相看亲事。

  可是时值百里敦三年丁忧之中,老将军又是常年解甲归田的,家中无人在朝,那河间府里来谈亲事的媒婆,提的竟都是些五品以下的官家子弟,甚至豪绅富户之流。这让李氏颇为气闷。

  好不容易两年前有一位刺史家的嫡子外貌家世人品都算不错,对方家也是真心求娶,为的是儿子一次偶遇后心心念念非百里柔不娶,那家也愿意成全了儿子的心愿,可李氏一打听,那公子却是个早早有了两个通房的。

  李氏去听女儿的意思,百里柔当场就否了:“女儿宁肯请祖父在军中为女儿择一佳婿,绝不嫁左拥右抱的夫君!”

  李氏默默无语地看了闺女半晌,扭头把这门亲事推了。

  这种人女儿不嫁,她没意见,不过公爹啊,您把两个孙女儿宠成了这么两个小变态,这事儿真的好么?

  连择婿这种事都理直气壮地由祖父给包了,这种“我有祖父我怕谁”的豪气,乖女,你不觉得你太像你妹么?

  折腾了这么一番之后,那两年李氏给女儿寻摸亲事的心思也淡了。一是文臣和富户家中真的是极少有既无通房、又能保证今后不纳妾、各方面又能看的过眼的好男儿,不如到武将中好生择选。二是眼看再等等百里敦的三年丁忧就该结束了,到时候百里敦回朝有了实职,那么百里柔不管挑文臣还是武将,门第都能高出一截。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百里敦丁忧的第三年,李氏的母亲左丘氏去世了。

  左丘氏体弱卧病几十年了,年年冬天看着都不好了,但年年也都这么过来了。李氏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一年母亲竟是真的没熬住,去了。当时便带着一大家子进京奔丧,悲伤得不能自已!

  等李氏和李孚如姐弟俩悲痛欲绝地办完母亲的丧事,百里敦丁忧结束,皇上的任命诏书也下来了,给他任了宫城禁卫龙武军的统帅。可是此时即使百里敦任实质、得圣眷,子女也是不能议亲的了,百里柔就又守了一年的丧。

  这两次的丧守过去,百里柔就耽误到了十九岁,虚岁都二十了,早是该成婚的年纪。李氏和夫君、公爹正在京城铺开了摊子给女儿择婿呢,偏偏就赶上了皇家选儿媳妇的茬口。

  这下子骑虎难下了,皇帝万一要赐婚,连个拒绝的借口都没有。

  ------题外话------

  来来来,谁能算出来,溪桑今年几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