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64章 并非渣爹
  李氏苦笑,溪桑身边那个“护卫”还真就是个胆大包天的,而且她还说不得。但此事也没法解释,只坚持道:“是孩子想去,我也想往后家里的大事儿都让孩子们早早地见见,莫要以后遇上了事儿,不懂得处置只知道哭。叔叔婶婶放心,我亲手带着,不会让她再伤着吓着。”

  两人都不好再劝,只得嘱咐:“这么大的孩子,越抱越沉。你最近身子也弱,抱不动就让下人搭把手。实在不放心,苞桑、无咎都能帮着抱几步,莫要硬撑着。”

  李氏抱着溪桑站起身笑道:“哪里就那么娇贵了?过来时也是坐了软轿的,我不过抱她上轿下轿进门出门这几步路罢了。外面风大,叔叔婶婶止步吧,我们这就出门了。苞桑、无咎、夕惕,走吧。”

  李粮满起身道:“我送你过去,正好皇上有话让我代问老将军一声。”

  李氏笑道:“叔叔就这么不放心我?真的不必了。我去去就好。叔叔晚些时候去接我吧,到时有什么话问就是了。”

  李粮满犹豫片刻:“也好。”百里敬的为人,他还是放心的。

  李氏转身正要往门口去,一双大手忽然伸过来从她怀中把孩子抢了过去。闷闷的声音低沉克制:“我来抱,你看着。”

  李氏怔了怔,下意识抢回孩子双腿的动作顿了顿就收了回来,仿佛没听到一样转身领着孩子们往门口走去。

  百里敦赶忙抱紧孩子跟上。

  李粮满和夫人对视一眼,齐齐收住了原本准备送出去的脚。

  十一月底的天已经挺冷,百里芸身上不但密密实实裹着一件厚厚的斗篷,头上还带着兜头小帽,底下系着围脖,浑身上下只剩一双眼睛和鼻子露在外面。

  其实从一进门,她的目光就落在了她爹百里敦的身上。没办法,谁叫她是第一次见这辈子的爹呢?

  爹的真容第一次出现在面前,百里芸发现和她想想中的窝囊渣爹一点都不一样。

  她爹长得跟祖父一样高,很威武,但并不是像祖父那样的魁梧,而是那种身材很棒的军旅式英武。长相也不是太像,祖父是浓眉深目,眼睛深邃起来跟鹰一样,面相有点恐怖。可她爹却是剑眉,眼睛、鼻子、嘴和脸型都更偏向于那天她看到的雀氏,更柔和,更温润。

  她爹怔怔地看着他娘不敢说话的时候,眼神很深情、很忧伤、很压抑……也很干净。百里芸实在没办法把这样的一个爹称之为“渣爹”。

  而且她爹宽厚暖和的怀抱抱住她的时候,她感觉到一种从骨子里生出的眷恋和亲近。

  她忽然就不想娘和爹和离了。

  小闺女直勾勾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快就吸引了百里敦的注意力,他低头看看孩子稚嫩的小脸儿,无措地笑了笑,低低唤了声:“溪桑?”

  百里芸莫名觉得在大营里一躲一年多,连自己孩子都不太认得的这个爹不是可恨,而是可怜。

  她忽然很想帮他一把,也是帮自己一把,小小声地道:“爹,那天我躲在对面的屋顶上,都看到了。”

  前面两三步远的李氏背影僵了僵,没有回头。视线余光始终锁着妻子的百里敦浑身的肌肉立刻下意识地一紧:“是……是吗?”然后又若有所悟地问:“那天是不是你叫了一声?”

  百里芸点点头,小脸儿有些泛白:“嗯,我看到杀人了,还看到祖父把那个人的脑浆打了出来,吓住了,回来就生病了。”

  百里敦愧疚地抿了抿唇:“都是爹爹不好。”

  百里芸点头:“就是爹爹不好。爹爹有了别的女人,就不疼娘。有了别的孩子,就不疼我们。祖母也比娘和我们重要,什么都比娘和我们重要。”

  百里敦心里一痛,此刻竟不敢抬头去看李氏的背影:“是爹爹不好,都是爹爹的错!”

  百里芸叹息一声。他爹果然是笨口拙舌,连辩解都不会。无奈何,她这个身为闺女的只能不遗余力地继续做苦力:“所以爹爹,我们再也不要你了呢!连我都知道,有一就有二,你一定还会有别的女人和孩子哒!”

  百里敦立刻抬眼望了一眼李氏冷漠的背影,声音稍微提高了些:“不会!爹爹发过毒誓,这辈子绝对只有你娘一个女人!”

  百里芸固执地摇着小脑袋:“你骗不了我哒!男人最不可信啦!说不定明天祖父再给你个美人,后天皇上再给你个美人,大后天谁谁谁再给你个美人,明年你就又有一堆新孩子啦!”

  百里敦急了,眼睛盯着李氏的背影,嘴里急道:“绝对不会!你祖父当年亲自替爹爹在你外公面前发过誓,爹爹永远都只有你娘一个!这事儿爹已经给皇上说过了,皇上也不会再送什么美人给爹爹!爹爹这辈子不会要别的女人,谁送都不要!你要相信我!相信我!”

  前面李氏的步子开始加快,百里芸的语速也在加快:“我们才不要相信你!你骗娘!那么多人欺负娘,你却躲在大营里不管娘!你让别的女人喊你夫君,你让别的孩子叫你爹爹!我全都听到啦、全都看到啦!”

  “溪桑!”李氏再也忍不住回头抢过孩子,抱起来转身就走,一边疾走一边红着眼睛训斥,“跟这种人废话什么!他说的话,你一个字都不要信!”

  “茅茹!”百里敦眼睛也红了,一闪身拦在了妻子面前,不顾几个孩子都在,单膝跪在了李氏面前,死死抱住她的双腿,脑袋悲哀地抵在她的身上,笨拙地一声声哀泣着:“茅茹——茅茹——”

  这个蠢笨如牛的男人啊!

  百里芸低头呆呆地看着她爹,内心莫名地就被震动了。她以为她爹会解释、会表白、会发誓,最少最少会说一句“不要离开我!”没想到刚刚面对自己还好歹能辩解几句的她爹真正面对她娘的时候,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会如泣如诉地一声声地喊她娘的名字!

  “茅茹——茅茹——”

  可就是这样笨到极致、连辩解都不会的她爹,让她娘泪如泉涌!

  ------题外话------

  喜欢看到各位亲的评论、各种爪印留存。这让我清晰地感觉到你们在看我的书。

  欢喜于你们的肯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