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59章 雷霆断案
  王大夫吓得一抖:“草民……草民只是因时日久远,实在……实在是记不太清了。想着老夫人素日着紧雀姨娘的身子,当日早先有没有招草民问诊,想来……想来老夫人记得。”

  府尹斜了脸色不好看的老夫人一眼,冲着王大夫冷笑一声:“可本官怎么记得,刚刚你禀报当日晚间你诊断小雀氏中毒一事时,前前后后事无巨细说得清清楚楚,记性可是好得很呐!”

  说着一声断喝:“大胆刁民!竟敢欺瞒本官!衙役何在?还不拉回衙门,给我大刑伺候!”

  王大夫差点儿给吓尿了,爬过去拽着府尹的袍角,涕泪横流:“草民不敢!草民知错了!大人我说实话……”

  堂上雀氏一看不好,拍桌子就要发怒,突然全身一僵,不知怎么回事,已经涌上喉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府尹大人瞟了雀氏一眼,见她并无过多反应,果断抬脚把王大夫踹开:“说!”

  王大夫一看连老太太都不护着他,顿时吓得什么也顾不得了,大刑啊!他老了,哪里撑得住!

  王大夫吓得当场全招了:“草民刚才说了谎,其实雀姨娘从未中毒,身体也从未不适过。所谓身体不适,一直都是为了争宠,而毒药一事是老夫人安排栽赃给夫人的,为的就是让官府判她个休妻。那日,老夫人叫了小人过去……”

  王大夫竹筒倒豆子这么一招,老夫人院子里刚刚配合栽赃的下人们顿时筛起了糠来。刚才老将军发怒时,他们就开始害怕了。老夫人这些年耀武扬威、百般磋磨夫人,他们跟着,一是因为下人只能听主子的话,二来也是因为整个府中是老夫人做主。可是如今老将军回来了,明摆着不跟老夫人一条心。他们要是还一口咬定之前的说辞,以仆害主,那可是死罪啊!

  关键是,不管他们怎么殷切地期盼着老夫人开口护着他们一点,老夫人都黑着脸一动不动!

  满堂死寂中,府尹大人冷冷一笑:“别的人看来是不想招是吧?没关系,来人!拉回去全部上刑!”

  “我招!”“我招!”“大人,我招!”……

  真正的当家人回来了,威风了十几年的老夫人明显是靠不住了,再不回头,那就是找死啊!

  雀氏用了十余年的时间排挤走了儿媳妇,又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编织了重重罪名。如果没有百里敬突然回来,京兆府尹左右为难之下,这个案子最有可能就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既不会真糊涂到判李氏个下毒,但也不会真相大白,得罪死了雀氏这个百里府的当家夫人。

  雀氏原本已经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下毒的事情能坐实最好,坐不实也没关系,至少李氏的名声有这个疑点就已经坏了。而且她已经把李氏路上打死两个丫鬟的事安排妥当,溪桑失语也确认过,再加上刘嬷嬷在西北莫名其妙说是偷东西被打死了,这个记恨婆母、虐待奴仆、伤害子女的罪名已经足够她达到目的。

  可是该死的百里敬,不好好地在千里之外的河间种地,他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听着手下收拢多年的人一个一个地抢着招供,为了争功,连她十几年来一桩桩、一件件怎么磋磨李氏的底子全都给抖落了出来,雀氏只觉得一股恶气憋在胸口!

  她说不出话,只能把吃人般的目光瞪向百里敬,目光中满含威胁。

  百里敬反而移开了目光。从雀氏的角度看去,他木然的神色中有一种让她心惊胆寒的冷……

  此时,奴仆们的招供大戏已经此起彼伏地到了尾声,终于没什么更了不得的事可招了,哀哀地只剩下了一地求饶的哭泣。

  满地哭泣声中,李氏面色惨白如纸,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衣袖,目光空洞地望着房梁。

  百里敦就坐在她的对面,自始至终目光都在她身上,脸上的神色复杂而又紧张。

  李粮满气白了脸,目光游离在百里敦、百里敬和雀氏脸上,冷笑不止。

  费伯爷看热闹看得简直要呆啦!

  好家伙,这百里家的内宅,可以演上一场“恶婆婆磋磨儿媳妇”的大戏啦!哎呀,这下子隐私龌龊全都晒开,以后这一家子:榆木脑袋的公公、陷害媳妇的婆婆、闷声不响的丈夫、一心和离的妻子、再加上一群能哭到京畿大营去的儿女,啧啧啧,这日子可热闹了……

  咦?不对,还有个小妾呢!以及刚出生的庶子……费伯爷瞧着百里敦,惋惜地摇摇头,要他是李氏,这婚也是非离不可!

  刚想到小妾,小妾就发威了!

  小雀氏呆呆地看着形势一步步逆转,一次次不敢相信地去看姑母,却发现堂上的姑母只是怒视着这一切,一句话都没有再说过。

  她不由地也颤抖起来。公公一看就是个一根筋的人,她害了李氏那么多次,她会被打死的!不行,她不能这样认命了,她还有儿子,她生了百里敦的儿子!

  满堂低泣求饶的呜呜声中,小雀氏突然朝着百里敦哭喊着跪爬过去:“夫君!夫君你原谅我吧!我都是为了儿子,我是为了咱们的儿子啊!”

  百里敦没有看小雀氏,他的目光始终在妻子身上。听到小雀氏一出声,他的拳头就紧张地握紧,果然,随着她的喊声,李氏惨白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冰冷的、嘲讽的笑。

  那一抹笑淡淡地从她的脸上掠过,一闪就没有了。可他的心却像是瞬间就被撕裂了!

  他是真的、真的留不住她了吗?

  小雀氏爬了过来,着急地把怀中已经开始哭泣的孩子往百里敦怀里放:“夫君!夫君你看看他!这孩子生下来还没有见过父亲,你瞧,你瞧他眉眼生得多么可爱……”

  ------题外话------

  今天是文上架前pk的第二天,感谢所有收藏了文文的亲,感谢所有留言、投票、打赏的亲!收藏之后记得去领红包,雪好开心,你们的支持是我写文的最大动力!

  持续求收藏!求各种勾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