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58章 入府问案
  拓跋猎可没打算跟他们客气:“我的狼!她爱去哪去哪,你们管不着!”

  百里柔拍案而起!在西北的时候,这小子霸着她妹妹她就忍了一肚子的气,到了京城,还来!

  “你给我看清楚了!她不是狼,是我们家的小妹妹!女子的闺誉,你为她想过没有!”

  “我当她是,她就是!”拓跋猎分毫不让地冷睨着她,“闺誉那种东西,你稀罕,她可不见得稀罕!要你多事!”

  百里柔气得咬牙切齿:“那是你不稀罕,不是她不稀罕!她还小,现在无知无畏,以后长大了才明白名声坏了,你是要让她怎么活?你想让她在这偌大的京城没有立足之地么?”

  “没本事护着她就说没本事护,脸皮真厚拘着她还说为她好!以后你们给我记住了,她有我护着,不用你们管!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就没人敢欺负她!”

  拓跋猎闪身抱着百里芸飞过墙头不见了,百里柔气得呼哧呼哧直喘气,吓得百里止赶忙跑过来给长姐拍拍。刚刚那个哥哥好恐怖!

  百里辰在两人吵架时一声没出,脸色却是青青白白,十分难看。许久,他低低地道:“长姐,他说我们都说是为溪桑好,其实是护不住溪桑才拘着她,可有道理?”

  百里柔恼怒地又拍了一把桌子:“有什么鬼道理?溪桑一个女孩子家,不拘着她,难道让她随心所欲、翻墙揭瓦?难道让她一个千金小姐就这样从小跟在男子身边厮混?如此下去,她会长成什么样子?如何嫁人?如何过日子?哪个好男儿肯娶她?一个嫁不出去、不成器的老姑娘,谁能护她一辈子……”

  百里辰听着长姐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难过,默默地闭了嘴。

  道理说得再好,有时候真的不如实力来得重要。比如现在,妹妹在拓跋猎的手里,而长姐和他,护不住她。

  百里止看长兄难过,又悄悄地过来拍抚他的手臂:“长兄,你怎么了?”

  百里辰抬眼看着这个与溪桑同样眉眼,却显得无限萌蠢的弟弟,片刻,勉强地弯了弯唇角:“没事。长兄只是在想,怎么样能护着你们一辈子呢。”

  拓跋猎被百里柔冲了那几句,心里也是窝了一股子火气。怒冲冲地抱着百里芸离开李尚书府,命令街角等着的随行人等去找个客栈先住下,自己带着百里芸朝着百里府走去。

  百里芸小心翼翼地问:“猎哥哥不是不喜欢祖父吗?”所以刚刚她本来是想让长姐带她回去看热闹哒。

  拓跋猎看了她一眼,赌气般地走得更快了:“那又怎样?有我在,你只管随心所欲!我自然护得住你!”大不了再被老混蛋抓住,又不要命,怕什么!

  百里芸缩了缩小身子。猎哥哥虽然吵架吵赢了,但是心情很不好哦!

  百里府内,刚刚做完了月子的小雀氏抱着孩子梨花带雨地跪在地上哭诉着:“大人明鉴。妾身当日真的是腹痛如绞,若不是姑母身边养着的大夫医术精湛,险险这孩儿就要没了!”

  京兆府尹咳嗽一声,恭敬地转向百里老将军:“老将军,按照惯例,此事还需询问一干相关人等,您看?”

  百里敬尚未开口,堂上坐着的雀氏怒道:“我这院子里七八个人都说过了,前前后后清清楚楚,还有什么可问?你若是没有断案的本事,就回去学会了再来!”

  府尹脸上变色尚未开口,百里敬手里的茶盏“嘭”地往案几上一落:“我百里敬没到死的那一天,这个府里还轮不到你来翻身做主!”

  雀氏怒目瞪着百里敬,竟是没有半分惧色。然而百里敬冷冷回望过来,她却也没敢继续撒泼,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百里敬歉意地冲京兆府尹拱了拱手:“大人,拙荆口无遮拦,向来如此。得罪之处,事后老夫必亲自上门赔罪。只今日还请大人多多担待,无论拙荆说什么,大人只当她是个人证即可。”

  这话说得有意思。不但请罪的意味十足,而且明白指出雀氏其实也是案子中的一个相关人,让府尹大人只管把她当做一个相关人等来听其言、观其行就好。

  如此,京兆府断案就越发地没有压力了。

  老将军果然是一个再实诚不过的好人!

  京兆府尹顿时不生气了:“岂敢岂敢!老将军既然发话了,下官也就不多思多虑,专心断案了。”

  百里敬憨厚地点头:“正该如此!有劳大人。”

  雀氏气得胸腔起起伏伏,却知道此事再撒泼只能适得其反,只能按捺。都怪百里敬这个老东西,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有些事,匆忙之间措手不及,可别出了岔子。

  京兆府尹这次来,知道是来问案,推官、执笔等人带得十分齐全。抛开顾虑问起案子来,条理清晰、思路明确,速度还是很快的。

  针对老夫人和小雀氏那边提出的人证、物证,府尹又询问了府中的管家、采买、李氏院子中伺候的人,很快就捋出了下毒一事的疑点。

  “据适才众人所言,事发当日,小雀氏只说腹痛,老夫人便撵了李氏出府,并未延医问药,也未确认何人下毒、所下何毒。却于李氏走后,小雀氏再次腹痛,老夫人身边的大夫才确认饮食中有毒,且是伤身害命之毒。王大夫,我且问你,当日李氏离府之前,小雀氏声称腹痛,你既然养在老夫人身边,可曾为她诊断?”

  王大夫一把山羊胡子抖了抖,偷偷斜眼去看老夫人,被府尹一声断喝:“大胆!本官问话,你不好好回话,却看向老夫人!竟敢如此藐视本官么!”

  ------题外话------

  今天是文上架pk第一天,雪心情忐忑,都不知道留言该说什么。

  算了,不说了,千言万语,求收藏,求勾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