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51章 我带她去
  刘典新回来,带回了百里芸被拓跋猎直接带回王府暂住的消息,郡守府一点都不意外。但第二天拓跋猎就带着百里芸出现在了郡守府里,却是出乎了众人意料之外。

  只有李今隐秘地兴奋着,羡慕地看着已经差不多有着成人身高、一身“我很不好惹”气息的劲瘦少年,一个劲地去观察百里芸的神色。

  百里芸发现了他的窥探,悄悄地冲他笑眯眯地眨了眨眼。李今顿时咧开了嘴。成了!他马上就能跟着学功夫了!

  妹妹说了,她的猎哥哥最最最最厉害了!天赋出众、武艺超群、以后还会是带兵打仗的将军!

  很快孩子们就被下人带了出去,主客皆落座上茶,只有百里芸还被拓跋猎牵在手里,顶着一家子抽筋的眼坐在拓跋猎的身边。

  李孚如已经放弃了跟拓跋猎讨论关于百里芸的身份伦理问题,也没跟这个直来直去的少年无谓地绕弯子,开门见山地问:“三公子这是要远行?”

  从来独来独往的狼小子这次身后竟然跟了两个劲装护卫。李孚如虽不是武人,但也看得出这两个人猿臂蜂腰、气息沉敛、威武不凡,绝对不是刘典新之流能比的。

  而这两个人跟在拓跋猎身后时,虽人高马大,比少年身子劲瘦纤薄的拓跋猎足高出一截,却沉息敛目,默然恭从,仿佛从小就家养在主子身边一般。进入带客厅时,拓跋猎手往后一摆,两人立即停步,转身守在了厅外。

  这份高能低藏,让李孚如也忍不住心惊。也许,这才是镇北王府真正的底蕴。

  拓跋猎点点头,想了想,忽地起身,朝着在座的李老太爷和撑着出来见客的左丘氏以及陪坐的钱翠柳行了一礼:“拓跋猎多谢三位长辈对我家小狼的照顾!”

  大家都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小狼指的是百里芸,然后脸就绿了。

  百里芸低头绞手指,假装没听到拓跋猎谢了三个人,独独把舅舅撇在了一边。拓跋猎说过,舅舅就是那个把肉丢下自己跑去玩的人,而她就是那片被狼叼走了的肉,哎呀呀真替李孚如肺疼!

  李孚如的确气得肺疼!但,他不跟个半教化的孩子一般见识!

  李孚如吸一口气,脸上很快就摆上了和煦的笑容:“三公子客气了!不知三公子今日来访是为何意?若不是什么要事,巧的很,在下正要到王府去拜见三公子,说一说今日三公子假满回营之后,溪桑要随家父出一趟远门的事儿。”

  咦?百里芸大眼睛眨了眨。不是让她跟舅舅回京?而是跟外祖父出远门?这是什么情况?

  拓跋猎也有点意外,但并不在乎,转头看向李老太爷:“您要带她去哪儿?”

  “这个……”李老太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是家事,跟这个少年似乎说不着。但这少年行事作风,似乎讲这些道理又说不通。况且,溪桑还在这儿呢。

  李孚如代为答道:“哦,是这样,溪桑出生以来,还没见过祖父。年关将至,家父打算带溪桑去河间一趟,给她祖父拜个年。”

  呀?百里芸无声地张大了小嘴,脑子一转,顿时暗赞一声“高明”!

  她怎么就没想到祖父这个关键人物呢?

  百里芸立刻爬下椅子跑到拓跋猎身边摇晃他的袖子:“我要去!我要去!”

  拓跋猎一把捞起她:“好。”去哪儿都行,有他在,他家小狼吃不了亏就行。

  还不等李孚如惊喜,拓跋猎便抱着小嫩包子理所当然地朝着李老太爷开口了:“您年纪大了,待家里过年吧,我带她去河间。”

  李孚如惊了,这怎么行:“三公子,此事不可!您哪有时间陪这小丫头乱跑,再说家父此去是与百里老将军有要事相商……”

  “不就是救她娘!我有三个月的假,骑马去,够了。”拓跋猎最不耐烦跟李孚如这样的文人啰嗦,伸手从百里芸怀里摸出几张信纸,随手拍在了身边的案几上:“信我看过了,随行的人已经在城门等着,本来过来就是给你们通知一声的。既然想让她先去河间,那我就带她先去河间。行了,有什么话要交代的,赶紧,说完我们就出发了!”

  李家的人:……

  完全拦不住的结果就只有妥协,李家上上下下兵荒马乱地匆忙包了许多东西让百里芸带上,又各自写了几封信给可能用到的人,一股脑地塞给了百里芸。

  百里芸仅有的三个手下这次是都带上了。原本拓跋猎是不肯让丫鬟随行的。还是百里芸看舅妈挽袖子快要上来干架了,赶忙撒娇保证两个丫鬟绝对听她的话,他在的时候不会插手她的事儿,采蓝、采青也赌咒发誓地说在王府时已经学会了骑马,绝对不会拖慢队伍的速度,拓跋猎才勉强同意她们跟上。

  拓跋猎风一般地来,卷起一阵狂风,又风一般地走了。带走了郡守府最让人挂心的小闺女。四个大人到现在都还回不过神来,觉得今天这事儿简直就像是一场梦。

  李孚如始终有些坐立不宁:“爹,娘,这么着成么?”

  左丘氏由钱翠柳扶着慢慢躺回了炕上,顺了顺气:“成与不成,已是如此。若是你爹带溪桑儿去,即使百里老将军不糊涂,时间上也确实来不及。”

  从西北到河间是一路往东,老人带着孩子车马逶迤,怎么也得走一个月。从河间到京城又是一路往南,车马不停的话还是得一个月。中间哪怕出一点点岔子,生个病、断个桥、下个雨雪,都要拖累行程。时间上其实是不够的。

  所以昨天,他们商量好的主意是让李老太爷带着溪桑去河间,说动百里老将军写封主持公道的信,托驿站的三百里快马带到京城去。

  如今只好颠倒过来,他们赶紧写信托驿站快马送到河间,请百里老将军派人接一接这从未谋面的小孙女了。

  至于京城的事,也只能在信中与百里老将军交涉,靠百里老将军的人品定夺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