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50章 一两一个
  苍狼漫步而来,脚步放轻走到拓跋猎面前,垂了垂头,喉咙里低低地发出呜呜的声音。拓跋猎坐起来,认真地看着苍狼,考虑要不要给它改个名字。

  最终被改名为苍二的狼毫无所觉这两个叫法之间有什么不同,颠着步子在前小跑着,拓跋猎和百里芸骑马跟在后面,向目的地奔去。

  群山环绕之间渐渐出现一片薄薄的雾霭,气候仿佛突然变得温暖。西北十月底的天气,万物已经开始肃杀,这里却花草明媚,仿佛依旧温暖如春。

  “原来是这里!”拓跋猎眼中露出一丝笑意,看了看怀中兴奋的小人儿,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她白皙水嫩的小脸蛋,“我喜欢。”

  群山环抱中,有一大片低缓的坡地,一侧的山石缝隙里有一汪不大不小的泉水冒着蒸腾的热气,湖边花草葳蕤。

  拓跋猎没有细致学过风水,但凭着狼的直觉,这个地方是一个藏在山林深处的福地。当狼的岁月里,冬天最冷的时候没有食物,动物们就会往这里聚集,弱肉强食,他的狼群在这里吃过很多顿饱饭。

  如今,从这边的山峰望去,远远可见一座很大的山庄已经打起了地基,百余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影在匆匆劳作,整个场面井然有序。

  百里芸得意地指着那些人,扬着小脸邀功地道:“看到那些人了没有?王伯答应我啦,这些人全都是送给你哒!以后他们就住在这里,替你看家!王伯给我保证了,绝对对你忠心耿耿!”

  拓跋猎从新兵营出来还没回府,自然不知道这个事儿,闻言眼睛就是一眯:“王伯给我的人?”以为他傻呢?那些人一看就是百炼精兵,这样的人,动一个王伯都不会自己做主,这么多,没有那个人点头才叫怪!

  突然送给他,就对他忠心耿耿?除非一早训练出来就是给他用的!——就像那人卧室内间柜子上,做好了却不拿给他穿的那一身红袍。

  哼!

  百里芸不乐意了:“不是哒!不是王伯给你,是我给你哒,是我哦!”看拓跋猎一副“我一点也不信”的神色,百里芸急了,比比划划着自己的小手,仓促间语无伦次:“我跟王伯,做……做生意,我,给钱,他……他给我,就是我哒!是我哒,我送给你哒!”

  拓跋猎看傻瓜一样看着脸都急红了的小包子,他家狼崽子到底是有多好骗?这样都信!

  不过,王伯收了他家小狼的钱?老家伙胆子倒是挺肥!

  “花了多少钱?”他敢不给他吐出来,他就敢把人全撵到中军大帐去!

  百里芸低下头做愧疚状,其实眼珠子骨碌骨碌转:“那个钱嘛,其实,其实……”

  “嗯?”拓跋猎声音冷了下来。那该死的老奴才该不会把小丫头的箱底子都哄骗光了吧?

  百里芸扭扭捏捏地绞扭着一双小嫩手:“那个时候,我还没有钱啦,就先欠着啦!”唯恐拓跋猎不信,还假笑着强调了一下:“很贵的哦!一个人一两银子呢!”

  拓跋猎无语地看着貌似自以为还占了便宜,所以很不好意思的小笨蛋,想揍她都觉得没法下手。蠢货啊,能不能对人有点儿防备心?这次算是好意设套的,下次换上恶意的,她得让人吃得渣都不剩!

  就这样一个蠢蠢的肉团子,还想不要他保护,自己滚去京城救她娘?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百里芸扭捏了半天不见拓跋猎表态,不高兴了,双手握着拓跋猎的肩膀使劲摇:“反正人是我送哒!是我送给猎哥哥哒!是我是我!”

  拓跋猎失笑,一只手就把她两只小肥手握住了:“好好,是你送的,我收下了。”

  折了她的松木簪子,事后想想也不是不心疼,毕竟她辛辛苦苦地雕的。小小的这么一点点小人儿,辛苦给他雕了一只簪子,又挖空心思给他弄了一批人。簪子折断已经让她嚎啕大哭了一场,他得有多硬的心肠才能再拒绝她一次?

  他的小狼,他护着。

  城外官道边,一辆小白马拉着的漂亮的白漆小马车静悄悄地停着。来来往往的人毫无意外地都会顺着小马车抬头望一望山坡上的十里亭,看看是不是什么小可爱在为什么人送别。

  一点也不可爱的刘典新僵硬地守着亭子里的一堆精致木盒,不管人来人往,只管看守着主子的一堆盒子。

  他应该没有会错意吧?主子最后那个手势是这个意思对吧?满天佛祖罗汉菩萨,刘典新悲催地想,他可千万别是会错了意!

  终于,一阵奔驰的马蹄声从密林中传来。刘典新唰地扭头看去,差点儿哭了!

  主子,您总算回来了!

  谢谢佛祖、谢谢十八罗汉、谢谢众位菩萨,他没会错主子的意!

  百里芸今天穿一身漂亮的骑装就是为了方便拓跋猎带她骑马,此时拓跋猎把她放在他的身前,整个身子护着她的后背,一只手揽在她的腰间,马速很快,百里芸在快速的颠簸飞驰中感觉又刺激又安全,简直爽翻了!

  小丫头快乐的笑声也勾起了身后少年唇边的笑意,他劲瘦的手臂牢牢地护着她,越发催动马速,带着她领略纵马飞速穿越山林的快感!

  十里亭转眼已到,拓跋猎猛地一收缰绳,骏马昂首嘶鸣着高高扬起前蹄,然后稳稳落地。

  百里芸高玩得满面通红,兴奋地转身抱住拓跋猎的脖子:“猎哥哥最棒了!”

  拓跋猎笑吟吟地侧了侧头,百里芸利落地扑过去亲了一口:“mua”!

  刘典新嘴角一抽低下头去,主子安全回来就好,其它的,他什么也没看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