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娶之事,总要讲究一个你情我愿。男女之事,要到你们各自成人,方知心意。不说你们俩如今时常如师徒、如兄妹、如父女般地相处,也不说等你该说亲时她还尚是个稚儿。就算你一直等到她成人再说亲,又岂知到那时你们之间是兄妹情、师徒情还是男女之情?这些事,总要顺其自然,才不委屈了溪桑那孩子。”

  看着儿子紧皱眉头不肯吭声的样子,知道他多少听进去了,拓跋宏才缓缓把道理讲得更深些:“退一万步说,你们今后真能成夫妻,那么如果你现在还这样带着她,你是打算将来等溪桑成了你的妻子,让所有人都觉得她没娘家、没背景、没亲眷,不过是个被你从山里救回来的童养媳?”

  为了今天的谈话,拓跋宏两口子可是精心准备良久,拓跋猎和百里芸自然是早就从孙氏口中听过什么是童养媳,而大家族中没有娘家的妇人又是多么可怜。拓跋宏一说百里芸会成为童养媳,拓跋猎顿时就毛了:“胡说八道!她才不是童养媳!她有娘家、有身份,她是百里家的将门千金,是郡守李家的表小姐!”

  终于让儿子主动喊出这一句了。拓跋宏的心一下子定了下来,话题猛地一转:“既然你什么都明白,那么如果我说,明日你正式从军之后,让溪桑回郡守府去,每次你回府时再通知她来看你,你一定也不会有异议了?”

  拓跋猎:……

  一整天,没有人敢去触拓跋猎的霉头。所有人都知道,三公子的心情很不好。因为,明天一早,百里小小姐就要回家了。

  百里芸搂着拓跋猎的脖子,使尽浑身解数,已经不知道还能怎么安慰他了。

  她已经亲了他的臭脸无数下,答应以后每次他要回来时都乖乖在王府里陪他,答应有任何好东西都会跟他分享,答应世上所有的人加起来都没有他一个人亲,实在不知道还能怎么哄他开心了。

  最后,百里芸哄拓跋猎哄得都累得睡着了,还是拓跋猎抿着嘴给她擦洗换衣,抱进被子里,委委屈屈地搂了一晚上没合眼。

  清晨,镇北王回营的队伍已经在王府门前整装待发。百里芸牵着孙氏的手,和拓跋涵一起、孙氏一起站在大门里目送着。

  寒衣铁甲,静默无声。随着镇北王抬手一挥,身边随扈立即大喝一声“出!”黑沉沉的百骑兵马同时而动,没有人发出一声多余的杂音,队伍转眼间便只留下了空气中飘荡而起的风尘。

  百里芸震撼地看着,久久不能回神,她都还没来得及分辨出队伍中哪个是拓跋猎呢,队伍就开拔了。不过,这西北军的军威,真是非同寻常呢!

  这时,只听身边孙氏深深吐了口气,仿佛终于卸下了重担。

  百里芸转头看去,只见孙氏朝着儿子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轻轻地自言自语:“吾心稍安矣。”

  接下来,王府是用了两辆极普通的黑顶平头马车将百里芸悄悄送回的郡守府。为此,孙氏怕百里芸多想,还特意给她解释了一番。

  百里芸其实心里明白如此不张扬的原因。正因为明白,她心里才暖暖的。

  这半年,郡守府和镇北王府都严密封锁着她待在王府的消息。这既是舅舅为官的谨慎,不能落下郡守府亲眷与藩王过从甚密的把柄,也是两家人为她的名声考虑,不想她以后的名声受影响。

  马车虽普通,但车上所装的这半年来她得的东西,可是件件价值不菲,很多都是她的心爱之物。

  为了不招人眼目,孙氏没有亲自送她。但随行护送的人却是精挑细选。领头的嬷嬷也是孙氏身边最有体面的常嬷嬷,做事最是妥帖,平日也对百里芸很好。

  马车顺利地直接驶入郡守府的内院,常嬷嬷亲自把她交到李郡守的手上,又仔细跟郡守府的人交割了物品清单,最后到百里芸面前来道别。

  百里芸抱住常嬷嬷的脖子,此时从昨天积累下来的依依不舍全都泛了上来,倒是眼泪巴巴,小嘴儿也扁了起来:“常嬷嬷——”

  常嬷嬷真心疼爱这个小小姐,忍不住也红了眼眶。但当着李大人的面,又不好过于失态,赶忙拿帕子压了压眼角:“小小姐莫要伤心,过段时日等三公子回府时,嬷嬷还来接您。”

  其实李孚如倒不会多心。毕竟从几个月前姐姐从王府回来,感叹地说三公子是真的对溪桑好,溪桑如今甚是活泼,都能说话了的时候,他便承认了王府哪个混蛋小子对他家小外甥女是真的用心。

  常嬷嬷安慰了百里芸几句,忍了忍,到底没忍住,又语义含混地劝了句:“大人们不论有什么事儿没告诉您,也都是为您好,您千万要明白,长辈们对您都是一片疼惜之情。就是三公子,也并不是事事都知道的。”

  说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常嬷嬷匆匆而起,急忙忙施了个礼就走了。

  什么意思啊?大人们瞒了她什么事儿?

  百里芸疑惑地四处看了一圈,想了想,有点儿明白,又有点儿不敢信。抬头怯怯地问一旁一直沉默寡言的李孚如:“舅舅,为什么娘和哥哥姐姐他们都没有出来接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李孚如沉默地抱起小姑娘,脚步沉重地向内走去。没错,的确是有点事。可是这样小的小姑娘,让他该如何跟她解释呢?她会不会像夕惕走的时候那样哭得一塌糊涂?

  他有点儿怕她哭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