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29章 见过祖父
  百里芸偏头向后看去,果然,跟在后面不远的王伯正着急地给她打眼色。手一伸,咬牙对她伸出了三根手指。

  百里芸眼睛一亮,立马拉着拓跋猎向前跑去:“猎哥哥,快走快走呀!我们去吓他们一跳!”

  拓跋猎猛然回神,已经被小不点拖着前行了几步。想想之前小狼崽子出的那个主意,又觉得很是出气!也是,要吓也是吓那个人,他才不会首先退缩呢!

  他回来都两年多了,他倒要看看,猛然面对这么一幕,那个人要怎么办?

  二门影壁后,世子夫人孙氏已经带着二子拓跋涵见过镇北王拓跋求和世子拓跋宏。大公子拓拔谨也向母亲行了礼,又跟拓跋涵彼此行了礼。

  众人相互礼毕,镇北王一贯面无表情地转身正要抬步,忽地顿住了步子,脸上露出一丝僵硬。

  定定地看着眼前的情景,老王爷黑沉冷静的目光陡然变得复杂起来。

  世子夫人孙氏是早料到王爷见到拓跋猎是会有些不同的,毕竟之前他从不肯见。但真到这一日了,这不同,似乎又与她预想的有所不同。疑惑之下,正想悄悄问问丈夫,扭头却见丈夫看起来竟然比公公更加惊诧!

  孙氏就奇了怪了,公公是茫无所知,可丈夫这里,她是多多少少打过招呼的呀!怎么了?

  再往侧后方的长子那边一瞄,就见连一向严守规矩的长子拓拔谨也是睁大了眼睛,微张着嘴,目光迅速地在红衣服的两个孩子身上来回扫视,仿佛见了鬼!

  孙氏才觉得见了鬼!这到底都是怎么了?不就是俩孩子穿了同一款的衣服携手而来,到底哪里不对?

  这却是不怪孙氏想不到,而是这里面唯有她和拓跋涵不是常驻军营的人,老王爷在营中庆寿不便请儿媳妇,自然也不会叫了拓跋涵去,独把她一人扔在家里。于是拓跋猎五岁那年的这身红衣,在场的人里,只有她和拓跋涵没有见过。

  那次庆寿之后没几天,拓跋猎就走失了,军营里的祖孙三人都对这身红衣有着别样的记忆,却唯有她二人不知。

  这身耀目的红袍,代表的是那段全无忧伤的日子里,拓跋猎在老王爷身边最后耀人眼目的疼宠飞扬。

  百里芸如今的年纪,正与那时的拓跋猎相当,如今这样装扮起来,又领在同样装扮的少年拓跋猎手里,那感觉……彷如当年的小拓跋猎和如今的拓跋猎,同时在世啊!

  镇北王怔然片刻,目光忽然凌厉地往小心翼翼跟在后面的王伯身上一扫!这两件衣服,深藏他的宅院。他的院子里何等警戒,丢了衣服至今无人来报,除了这个老货自作主张,再无其他可能!

  王伯脸上的笑容一僵,赶紧低头。要杀要剐,反正他已经做了。

  镇北王鼻孔里冷哼一声,暂时先不跟这难得胆大妄为的老货计较,重新整肃了表情,目光微抬看向远处的天空,仿佛没看见两个孩子一般。

  在场诸人心念电转,拓跋猎和百里芸已经携手上前。按惯例,这是准备行礼了。

  镇北王稳稳地负手站住。反正回都回来了,待会儿家宴上还要正式受礼,他堂堂一个镇边的王爷,不过是见个礼,不过是……

  镇北王突然裂了!

  只见拓跋猎和百里芸齐齐掀袍而跪。拓跋猎尚且语音平和,百里芸奶声奶气的声音却是极为响亮。两人竟然同声道:“孙儿拓跋猎见过祖父!”

  之后,也不等王爷喊起,百里芸一蹦子跳起来,就抱住了镇北王的大腿,大喊道:“祖父,孙儿今年学会连珠三箭了,待会儿校场上演示给祖父看,作为祖父回家给孙儿庆祝生辰的谢礼!”

  然后理所当然地扬起灿烂的笑脸儿,短短的手臂一张:“祖父抱!”

  镇北王瞪眼张嘴,人已僵,表情已裂。

  在场的众人:……

  拓跋宏和拓拔谨父子:我是不是瞬间回到当年了?这个世界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孙氏和拓跋涵母子:溪桑的脑子坏掉了!不坏掉也要被王爷砍掉了!她竟然敢这样、这样……还让王爷抱——这是找死,还是找死,还是找死?

  阴着脸的拓跋猎:我家小狼崽子张着两手让你抱,你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不动是个什么意思?

  王伯:台词一个字都没错,表情到位、动作果断,溪桑小姐不愧是三公子身边的人,这胆子,这行动力,真让老奴感动啊!

  只是一个呼吸,镇北王便冷静了下来,既没有抱起孩子,也没有推开她。而是深深地看了拓跋猎一眼,面色冷淡,却是两年多来第一次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孙子开了口:“还不把她弄走。”

  拓跋猎也说不上心里原本的希望是什么,但此刻没来由地就一下子来了火气,还夹杂着几分伤心,忍不住冲口而出:“今儿个,她就是我。做孙子的,你就抱一下能怎样?又不是没抱过!”

  孙氏身后的拓跋涵一哆嗦,觉得手臂有点儿起鸡皮疙瘩,怎么觉得老三这话像五岁的溪桑在耍脾气啊!

  拓跋猎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脸上微微发烫,顿时再待不住,大声哼了一声道:“反正,今儿个她就替我了,哼!”说完甩袖就走,一转眼就没影了。

  满场静寂,没人敢吭声。镇北王忽觉袍子一动,低头看去。只见小不点儿一手紧拽着自己的王袍,扭脸朝着孙子消失的方向,一脸惊愕地张着小嘴儿:“台词不是这样的呀,猎哥哥怎么演错了?”

  镇北王嘴角一抽,眼眸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光亮:“哦?原本应该怎么演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