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正是拓跋猎十二岁的生辰。

  半年的发狠向学让少年身上的气质发生了改变,野性渐褪,目光越发地锐利明亮。周身衣物已经穿戴得妥帖,只是时时散发着一种利刃出鞘的气势。

  因是生辰,这日的拓跋猎穿了一身大红色的箭袖长袍,长发紧束在头顶,难得缠了两圈黑色丝带,丝带上还系了两颗明珠。黑缎腰封紧紧扎住少年窄紧的腰身,软缎轻靴,打扮得十分精神。

  百里芸就领在他的手里,今日穿着一身与拓跋猎同款的小红袍,衣服发饰全无二致,连头顶缠绕的明珠丝带都一模一样,宛然一个小小的拓跋猎。两人一起手拉手走进厅来,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同时,又顿觉忍俊不禁。

  半年来,王府众人跟这个小家伙早已混熟,一见此景,拓跋渊先忍笑不住:“咦?母亲你看,我记得溪桑刚来时明明到阿猎大腿靠上一点的,这怎么半年过去,反而缩到大腿靠下一点了呢?莫不成越长越矮了?”

  其实小孩子怎么可能越长越矮。百里芸自从抛开了顾虑一心跟着小狼人混,心又宽,吃得还好,每天还习武,明明比半年前长高了的。

  但是,她到底还没到大幅度抽条的年纪,哪有领着他的少年长得更快,这不,领在拓跋猎手里,不就显得比半年前更矮了吗?

  不过她现在嘟着嘴软软瞪着拓跋渊的样子,真是让人觉得又萌又好笑。连一向端庄的孙氏也忍不住把人抱进怀里香了一口:“好孩子,不生你渊哥哥的气。待会儿看云姨帮你收拾他。”

  百里芸赶忙从世子夫人怀里蹭下来。拓跋猎现在跟家里人关系不错,偶尔也能忍受别人亲近他的小狼崽子了。但亲一口这种事情,最后回去反复擦脸还是她受罪。

  百里芸蹬蹬蹬跑回到拓跋猎身边,拉住他的手,仿佛终于万事底定般地吐一口气,小下巴一扬,十分傲娇地道:“云姨,不用啦。我家猎哥哥自会给我出气。”

  拓跋渊夸张地叫道:“不是吧,阿猎?我明明什么坏话都没说,还间接地夸了你来的!你一定不会因为二哥夸你长得高就跟二哥生分的,对不对?”

  大家对这一幕早已司空见惯。拓跋家的男人里,唯有拓跋渊话最多,平日里见到百里芸也最爱逗弄。每次因为逗弄百里芸,总惹得拓跋猎生气,轻则呛他一顿,重则满府追着揍他。

  可笑的是拓跋渊身为二哥,可惜论身手远远打不过拓跋猎,被追得急了就往湖边跑,往水里一跳,不会游水的拓跋猎就没招了。

  狼性最是持久记仇,原本守到拓跋渊上岸也不算事,可惜他还有个小狼崽子要照顾,饭要回去吃,觉也要回去睡。等到他一走,拓跋渊赶紧上岸就跑了。

  两个儿子如此胡闹,孙氏不但不生气,反而常拿此事跟丈夫打趣:“渊儿身手寻常,最近轻功倒是持续见长。还有泅水的功夫,越发的进益了。”

  这倒不仅仅是心宽,而是世子夫人身为母亲,看出打闹也是亲密的一种。兄弟间终于能够玩到一起了,她心中甚喜。

  今日是拓跋猎的生辰,之前已经商议好了,军营里的几个男人都要回来,中午大家一起吃个团圆饭,算是给拓跋猎过个生辰。所以拓跋猎和百里芸才盛装而来。算起来,这还是百里芸进了王府以来第一次正式拜见镇北王呢。

  如此的大日子,自然不会为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就闹起来。百里芸从鼻孔里大声哼了一声,傲娇地把小脑袋往一旁一扭,一副“你幼稚,我瞧不上你”的样子。

  拓跋猎今天也不像平常那样见挑衅就跳脚,安稳地牵着百里芸的小手往座位上坐下,才教导自家小狼崽子:“他嫉妒你还能长高,不要中他的计。”

  百里芸立即乖乖地点头受教:“嗯。”

  拓跋渊刚得意地喝进口的茶“噗”地喷了出来,指着拓跋猎的手指直抖:“谁……谁嫉妒了?”

  不就是长得像了母亲那边,没有继承拓跋家伟岸高挑的身形,被拓跋猎那个野蛮弟弟给赶超了吗?他才十四,他还能长!

  厅上气氛正欢乐,门上来报,说王爷、世子和大公子已经到了府门。众人立刻起身,到二门相迎。

  拓跋渊扶着母亲走在前面,拓跋猎牵着百里芸在后,步子渐渐地有些迟滞。

  百里芸捏了捏牵着自己的修长手指,抬头鼓励地看着拓跋猎,大眼睛水汪汪清亮亮的满是神采。拓跋猎回神,低头看了小包子一眼,勉强给了她一个笑。

  还是心慌啊。

  有些模糊的记忆,是存在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要见到他了,又觉得委屈。

  可是明明他委屈不想见他,但那个人也一直不见他,他反而更委屈了。凭什么啊?凭什么!

  十几天前,阿娘就派人送来了今日生辰他和溪桑要穿的衣衫式样。两个人选了半天,溪桑却哪个都不满意,小嘴儿越嘟越高。

  问了半天,才知道溪桑想在他生辰的时候跟他穿一样的衣衫、做一样的打扮。

  他一听就眼睛亮了。这个好!

  当天晚上,他跟溪桑第一次潜进了王爷的卧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