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23章 半路狼啸
  李氏如此自责,李孚如也难得能跟姐姐聊得深一些:“阿姐能这么想,也并非不是一件好事。其实自从阿姐归来,我一直想问又怕惹了阿姐伤心——京城那边,阿姐将来如何打算?”

  “我能如何打算?婆婆护着她的家侄女儿,那妾的肚里也是他百里敦的亲骨肉。往年只有一个婆婆他动不得,往后还要多一个他的孩子和孩子的娘……我如今都被逼得家也归不得,只能回娘家来了,我还能如何?”

  “阿姐,这些我岂能不知。我的意思是,既然孩子们都愿意跟着你出来,而你也已经把他们都带出来了,京城那个所谓的家,你还要不要?”

  李氏一惊,挂着眼泪就那么看着弟弟。李孚如就知道了,姐姐也是想过和离的。

  李孚如心思一转就明白了他姐的想法,立时放柔了声音道:“阿姐可是担心影响弟弟和外甥、外甥女们的名声?如此,大可不必!”

  李氏心思既然被看穿,倒也不避讳了:“如何能够不必?苞桑虚岁已经十五了,正该说人家。无咎也十一了,进学也需有一个好名声。溪桑、夕惕虽小,日后若被人说是和离子,终是不美。而你为官一方,又岂能有一个和离了的姐姐?”

  李孚如早就猜到李氏是这样想的,听她果然这么说,不免叹一口气:“阿姐,那我问你一句:世事可能十全十美?”

  李氏顿了顿:“自是不能。”

  李孚如又道:“既是不能,遇事难以抉择时,当如何?”

  李氏怔住了。这是小时候母亲给他俩反复讲过的道理。世事从无圆满,若遇事不决,多半是贪多求全、那边都是舍不得的缘故。需知贪而不决,比二者取其一更加有害,往往就因为悬而不绝,反而招致更大的害处。

  而要选择,其实正确的方法很简单:两利相权择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

  李孚如看姐姐已经想到了,也就没有赘述,只开导她道:“譬如刚才在王府,阿姐就做得很好,当断则断。只是,刚刚孩子的危机是眼见紧急的,所以阿姐决断得极快。而你和百里敦的这段婚姻,却是慢刀子割肉,让你一点一点地痛得更深,却始终下不了决心罢了。”

  慢刀子割肉吗?李氏回想这十余年来一段美满的婚姻一步步走到逼走他乡的地步,可不就是慢刀子割肉?

  因为慢,所以她总是顾忌太多下不了决心。但是如今回头冷眼一看,那个家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孩子们,回去了要么是撕破脸皮、背上忤逆不孝的罪责,闹得名声比和离还不堪,要么就是闷声被害的下场。

  无论哪一种,都比和离更糟糕啊!

  猛地发现这个摆在面前的残酷现实,李氏脸色转白,呐呐道:“你让我冷静冷静……我要好好想想……”

  然而,这一天注定李氏是无法冷静的了。远处一声狼啸,驾车的马惊得彼此乱撞,马车慌乱中停了下来。

  车夫急急安抚马匹,李孚如让李氏在车内不要出来,自己掀开车帘跳下了马车。

  官道离城不远,哪里来的狼?莫不是个人狼吧?

  不是李孚如反应快,而是今天这一天,他来来回回被那个狼群里出来的混蛋小子折腾惨了。

  而事实也果然不出李孚如所料。暮色中渐渐显露出一个抱着孩子的身影,不是拓跋猎是哪个?

  李孚如看着少年抱着他家溪桑漫步走来,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拓跋猎也无需他说什么,开口就坦诚了来此的目的:“以后她就是我的了,你算是见过了,她娘还没有见。”

  李孚如一口气憋得上不去下不来。什么叫他就算是见过了?他就看了一眼溪桑好端端活着,然后抱了一下,什么都还没来得及交代他家小闺女,这就行了?

  而拓跋猎的理解显然是:那就足够便宜你了。

  等李孚如回头准备理论,拓跋猎竟然已经抱着小包子钻进了马车。

  我擦!李孚如牙一咬眼一瞪,挥挥手让车夫退远些,自己一猫腰跟着也钻进了马车。

  马车里顿时人满为患。

  李氏搂着女儿已经哭上了:“我的乖儿!怎么就偏偏你遇上这些事?怎么不让娘去替你生病、替你丢在荒野里!娘的乖啊!”

  百里芸心里也有些难过,可到底哭不出来,只好闭上眼睛默默地在她娘怀里趴着。让她娘多抱一会儿吧,这就要抱不着了,可别把这么好的一个娘给想坏了。她会内疚的!

  一旁,本来拧着眉默不出声看着的拓跋猎突然开口:“什么生病?溪桑怎么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