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15章 君臣将相
  而拓跋求的回答,是将这道旨意和之前的十七道旨意一起公布天下,当场斩杀了三位公主,并昭告天下曰:拓跋氏世代守卫西北,忠于国,忠于民,但不会忠于任何一个昏君!值此内忧外患之际,他能做的就是守住国门,不让敌人从他守卫的疆界上越过,践踏国土。

  拓跋求在这封《告天下书》中毫不避讳地坦承:中原的那张龙椅,他不争,谁爱争谁争。待来日新君立,若是信他拓跋求,他会一如既往,守好西北,再险再难,誓死保卫疆土。新君若是无能狭隘,不信他拓跋求,他大不了割地自治,自立为西北王,一样可以与西北共存亡!

  但,若是真有他自立为王的那一天,这十八道旨意为证,那就是昏君逼的!

  十八道圣旨和《告天下书》公布天下之后,举国哗然。末帝在宫中急怒攻心吐血而亡,各地死忠于前朝的势力开始犹豫不定,先帝趁势稳定了局势,顺利登基。

  登基之后,先皇第一次大朝会,分封犒赏的第一道旨意,便是敕封原镇北侯拓跋求为超一品的西北王,追封其亡妻为王妃,立其独子拓跋宏为世子,而且还是袭爵不降等,世袭罔替。

  顿时,天下名士额手称庆,纷纷称赞先帝是一个为国为民、不计个人荣辱的明君!不但是个明君,还是个宽厚大度的仁君!这样的人不主天下,谁主天下?

  而遇到这样的英明仁厚的君主,西北也绝对不会反了,对不对?如此,天下太平矣!

  当年的这一道分量极重的分封旨意,可是和姐姐的公公百里老将军的那道分量极轻的旨意一道,引起了整个天下许多年的热议。

  一个是前朝重臣,且有自立为王的宣言在前,本该打压的,却重重地封了世袭罔替的超一品王。

  一个是一起打天下的左膀右臂,忠心耿耿,同样战功赫赫,本该重重分封犒赏的,却轻轻薄薄地给了一个将军衔和一块金牌,啥也没有,回家种地去了。

  人都说:多有意思啊!

  李孚如却每每想起这两道旨、三个人,便觉得背脊生寒!

  先帝心机之深,西北王心计之绝,百里老将军心思之妙,真是……不可深思,思之令人胆寒哪!

  以上姑且不论,如今外甥女儿百里芸已经两天两夜没有消息,时间再长,眼看就要瞒不住姐姐和母亲,要不要再去求一求西北王呢?

  于公,他之所以丢了外甥女儿,是为了边境安宁,为了家国天下,西北王应该帮他找孩子。可是西北王毕竟没有自立,这天下是皇上的,他的功劳也自有皇帝奖赏,与拓跋氏何干呢?

  帮拓跋氏守住了边境?别逗了,他哪来那么大的脸。再说了,人家拓跋氏没自立,跟他一样算是帮皇上干活的。而且人家是专门守边境的,没请你去,这事儿是他一腔热血自觉自愿干的。

  所以,说人家欠你的?还真说不上。都是为了国家,为了百姓,谁欠谁呀!

  但于私,却是他求了人家西北军,是西北王给了他天大的面子,军规军纪严明无比的西北军,因他这一介私事出动了整整八百人,沿着河流和两岸,日夜不眠不休地拉网式搜寻,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挽救孩子的性命。

  退一万步说,哪怕是最后只寻到溪桑的尸骨,西北军也对得住他了。

  这件事到现在,要怪只能怪自己当时处理不周,但他欠西北王拓跋求的这份人情,是实实在在地欠下了。

  所以,他才免不了去想:西北王究竟有没有割地自立的心思?自己欠下的这份人情,西北王最后会让自己怎么还?

  思来想去,老王爷的心思他实在是猜不透。

  说良心话,西北如今治理得这样好,官员不敢犯下大错,百姓安居乐业,二十万西北军军容整肃、纪律严明、对百姓秋毫无犯,这一切的一切,的的确确是西北王的功劳。

  这样的一个老王爷,非要往坏了想他,李孚如自己都觉得有点儿对不住良心。

  想来想去,李孚如牙关一咬:罢罢罢,反正人情都已经欠下了,欠八百和欠一千有何区别?为了外甥女儿多一线生机,他就再去求求老王爷,在西北全境严审人牙子、拍花子和人口贩子,又怎样!

  这边李孚如下定决心,迅速整理仪容正要出门,忽听门房来报,说王府大公子拓拔谨亲自登门来访,顿时一喜一惊!

  先是一喜,觉得必是溪桑找到了。但转瞬又觉得不对。

  西北王拓跋求只有一个儿子就是世子拓跋宏,一直跟着王爷在军营,性格守成,为人十分稳重。拓跋宏成年后,拓跋求为其聘取百年世家孙家的嫡孙女儿孙氏为妻,据说也是极其稳妥大气的一个女子。

  拓跋宏肖其父,也是未纳姬妾,但这位世子夫人孙氏也比她的婆婆有福,婚后育有三子。长子拓拔谨,跟他的父亲一样,常年随老王爷在军营,今年已经及冠。

  两天前李孚如到军营求见西北王,还看见了拓拔谨,当时老王爷二话不说便派军搜寻,河道、左岸和右岸分三队行事,其中左岸便是由拓拔谨亲自带队寻人。

  若是拓拔谨来了,那肯定是溪桑有消息了,可来的却是拓跋涵,这就奇了怪了!

  西北官场稍有头面的人都知道,世子拓跋宏迄今共有三个儿子,皆是夫人孙氏所出。而李孚如更是知道得细致些。

  话说世子的三个儿子,长子拓拔谨大次子拓跋涵六岁,次子拓跋涵大三子拓跋猎两岁。原本将门虎子,拓跋氏的儿子自幼都是要从军的,偏偏在幼子拓跋猎五岁的时候,出了事。

  据说,老王爷祖孙三代,老王爷勇烈无双、君王难制,却不知为何,世子拓跋宏、长孙拓拔谨都养成了谨慎持重的性子,次孙拓跋涵也是温吞。

  直至幼孙拓跋猎出世,老王爷顿时眼前一亮!

  原来这个小孙儿竟是难得地长得颇有些肖似其祖母,一出世便十分地合了老王爷的眼缘。再加上其父母也是人中精英,于是此子容貌竟是极其出众,周岁抓周时,凡见过的无不赞叹这幼儿的容貌。

  与他的容貌一起传开了的,还有他非同一般的体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