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对人类的深刻怀疑和对怀中粉嫩小团子的深深鄙视,猎生起火,烤了一只野兔,抹了盐巴嫌弃地递给百里芸两只兔子腿。

  新鲜的烤兔腿很好吃,吃饱了的百里芸很快乐,很快乐的百里芸绕着猎撒欢儿。

  古代的自然环境就是棒棒哒!天是辣么辣么蓝、草是辣么辣么绿,山林里什么鸟儿的叫声都有,连麻雀的颜色都不是烟囱黑哒!

  郡守舅舅暂时没有找过来木有关系!娘亲大人暂时木有找到她也木有关系!她会跟着稀有资源阿狼锅锅活的好好哒!把自己养得壮壮哒!

  看,这就是主角光环,她就是穿越大神的真爱!

  猎百无聊赖地在大石头旁摊开四肢晒着太阳,让手臂和大腿上的伤口充分地得到阳光的照耀。眼角余光里看到粉色的小团子蹦蹦跳跳的身影,耳边听着她叽叽咯咯莫名欢乐的声音,忽然觉得……

  随手捞来一只奇葩小包子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手臂上的伤口忽然被什么触动,微微痛了一下,猎从慵懒欲眠中回过神,扭头就看见小粉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玩了,正皱着一张小脸儿蹲在他的胳膊旁边,伸出一根指头小心翼翼地摸着他的伤口。

  这个伤口原本有些深,但十几天过去,现在好多了,外围的地方已经结痂,中间深的那一道因为时常崩裂,还有些血迹。

  小包子摸的是他伤口最深处凝结的血块。他没怎么清理过,血块今天渗血凝一块,明天渗血凝一块,乱七八糟的。

  她正好摸到了松动的一小块,底下戳到伤口,微微一点点痛,才唤回了他的注意力。

  他并不在意这么一点小痛,但也不想被粉团子继续戳,便收回胳膊对她威胁地龇了龇牙,翻个身继续晒太阳。

  要不是受了伤,不想让人类的医生碰,他还不会回到这里来呢。唉,还是喜欢山野里、做狼的生活啊,好舒服!

  猎闭着眼惬意地躺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扭头朝粉团子看过去。

  粉团子面朝着他,两条小短腿伸直坐在地上,小脸儿呆呆地,目光虚空地看向他因为翻过身而露出来的大腿后面的一处伤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伤口比胳膊上的要糟糕一点,但在猎看来,也没什么。

  但是粉团子那副不再活蹦乱跳的样子让他看着不开心。他低低地咆哮一声,坐起来,长臂一伸,抓着她的颈后衣领把她悬空提溜到自己面前,威胁地看着她。

  不笑,那就哭。他最不爱看人类那些让他读不懂的复杂表情了。

  粉团子没哭,不过水汪汪的眼睛好像想哭一样软软地看着自己,泪盈盈地咬着小拳头站在自己面前。让猎越发地浑身不得劲。

  这什么眼神,难道是……心疼?

  猎忽然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小东西。

  猎猜对了,百里芸真的很心疼,她一弯小身子,小心翼翼地坐在了猎没受伤的那条大腿上,双手捧住猎受伤的胳膊,撅起小嘴,眼泪巴巴地轻轻给他伤口上呼气。

  吹两口,还哽咽两声:“一定很痛……可怜阿狼连人话都不会说……”真是好可怜呜呜……

  猎刚张开的嘴顿时闭上。你才不会说人话,你全家都不会说人话!

  低头呼呼伤口的百里芸完全无觉,还全心全意地陷在自己心疼的情绪里:“可惜舅舅丢了,不然让舅舅找医生,阿狼很快就不疼了,呜呜……”这里可就这么一个保护她的活物了,看着自己的守护神兽大人受伤,百里芸觉得自己琼瑶奶奶附身,好心痛好心痛!

  猎闻言一僵。他才不看什么医生,打死也不喝那些可怕的乌黑药汁……

  猎心有余悸地想起唯一一次被阿爹哄骗着看病喝药的经历,嘴角痛苦地向下扯了扯。

  抓起粉团子往脖子上一吊,四脚着地如狼一般闲庭踱步地向着一旁的树林走去。外伤什么的,其实他们狼也有狼的治疗办法。他只是懒得动。

  百里芸看到他漫不经心地刨出一种草,然后嚼碎了胡乱涂抹在伤口上的时候,愣了愣惊喜地蹦了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狼草’?”

  以前不知在哪里看到过,说大自然中天生地长的药物,野生动物也是会运用的。它们天生就知道某些东西对某些病症有帮助,比如狼就会在受伤后寻找一种“狼草”,嚼碎了涂在伤口上,能防止伤口感染、加速伤口愈合。

  百里芸兴奋地蹦了起来,倒腾着小短腿也跑去拔了好几棵那种草跑回来,想也没想地放在嘴里一咬……

  猎愕然,然后眉梢一挑,恶趣味地看着她突然皱成包子的小脸儿,毫不掩饰自己不怀好意的笑容。

  百里芸……她被嘴里的苦味噎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完全没发现旁边的人在看好戏。

  四岁的小不点儿,小身子还带着婴儿肥,鼓着两腮紧闭双眼,痛苦地仰着一张可爱的小脸儿,两只小拳头攥得紧紧地摇晃着,可见被苦成了什么模样。

  猎几乎都要笑出声来了,笑容却倏然停住。

  只见小粉团子熬过了开头的那阵子苦,立刻咬着牙发狠地快速咀嚼着。嚼碎了,赶忙跑过来抱住他的胳膊,小嘴儿一撅,“噗”地吐在了他的伤口上。

  小粉团子明显是对这个可怕的过程心有余悸,药一吐出去,小嘴张开伸着舌头,狗一样哈气。等差不过缓过来了,又跑去拔了几棵狼草,眼睛一闭,英勇就义般放进了嘴里。

  全程,百里芸只顾得跟那痛苦的味道对抗,完全没想到去看猎的表情。而猎也傻了。

  他就那么看着这个傻乎乎的粉团子一口一口地嚼着苦得让她眼泪汪汪的狼草,一点一点地涂满了他身上的伤口。

  猎安静地看着,没有再在心里鄙夷,也没有阻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