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个女人还高举双手,一副拼命的架势。云清曼眼光一扫,双手一挥,将植物药典当成‘凶器’狠狠的砸了过去,人群骤然间分开,她立即在人群中看见脸色苍白,捂住腹部缓缓向下滑的艾合。她二话不说,一个使劲将阻挡在她面前的人群全部推到一边,包括那个凶巴巴似屠夫看起来极其悍勇的妇女。

  “小合,你怎么了?”赶紧上将艾合抱在怀中,靠在身上,一手抚上她的脉搏。

  “姑妈,我好痛。”一靠近云清曼的怀中,艾合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这一个月她自己也隐隐有些感觉的,但是就在刚才被人推了一下,腹部重重的撞在了柜台角,她感觉天都快塌了,痛苦如潮水般涌来,一层一层的冷汗爬上背脊,一抽一抽的腹部,下体隐隐有潮,她第一反应就是孩子,她想求救,但是大家伙都好像没看见她一般,还挟裹着走到了柜台的后面,熙熙攘攘不断的纷争打闹,不断的感觉有人在推她,好几次都感觉还有人在掐她,她真的感觉特别特别的害怕。

  “没事,没事啊,姑妈在,姑妈在呢!”云清曼第一时间安抚住艾合,对于现在的艾合,情绪控制真的非常非常的重要,“来,把药先吃了,孩子没事。”将系统紧急兑换出来安胎药塞进艾合的嘴里,一把将艾合公主般抱起来,眼神环顾莫名寂静下来的四周,看见偷溜的几个熟悉身影,冷笑两声,真当云家不报复好欺负了。

  “姑妈,我要云溪。”

  艾合默默的留着眼泪,眼眶通红的样子,真是非常的扎心。云清曼再次诅咒那些小人,连刚有的孩子都不放过,真是丧心病狂,也是时候让这些人看看云溪这些年的成果了。

  “恩,已经通知云溪在家等我们了,我们现在就回家。”对于艾合,云清曼一贯保持着有求必应,何况今天还受了这么大罪,可怜了,希望最后不要影响评分。

  刚走出朱雀街的百货商店,身后已经追出一大串的商店领导,各个都是冷汗淋漓,惶恐至极,不断的试图上前向艾合的道歉或者做些什么,但都被云清曼拒绝了。这些人不算有错,只是见死不救无妄之灾而已,当然如果最后发现是助纣为虐,那也没关系,不连累他们的家人,他们尽可以自己去死一死就好,这年月有些人是碰不得的,否则死生无由。

  “上车。”清清淡淡,如湖水般平静的声音伴着开门声,及时的出现在云清曼的面前。

  云清曼一看是艾台,也没有客气,一个转身,轻轻的将艾合先送上车座,自己再小心的坐过去抱住艾合,充当了靠垫,“回云家。”

  “胡闹,上医院。”艾台难得和云清曼意见不合。

  “你是医生,还是我医生,回云家。”不听话的男人,下次再让他试试其他新药,云清曼默默的下定决心。

  “二哥,我想云溪了,我们回家吧!”

  艾合娇娇弱弱的声音让艾台瞬间心塞不已,这个姑娘算是彻底姓云了,好心痛好心痛,一点点看着长大的小不点,如女儿般呵护长大的宝贝,胳膊肘不向着自己,向着外人,哭~

  “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既然不能对孕妇发火,也不能对自己喜欢的撒气,那造成这一些的‘凶手’自然是最好的出气筒。

  “李家、胡家还有其他几家应该都不干净,今天就是个试探,不过如果我们应对不好的话,估计后面就要动真格了。”云清曼语意未尽,她不想艾合卷进不必要的危险中,她这辈子只要开开心心幸幸福福发当个‘小女人’就好。

  “恩,我知道了,我会和家里面说一下的,我家小合不是想欺负就欺负的。”艾台一贯温文儒雅宛若君子的面容这一刻看起来有些魔性,带着嗜血的不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