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耶,所有人,不管是庭外,还是庭内的人,都一片的欢呼。

  法官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快意,平正温和的说道,“被告律师,新的案件,请按照程序重新向法庭提交。”

  “抱歉,法官大人,我一时激动了。”袁曼缓缓的展开微笑,刚刚她是故意的,她就是要所有人知道她的决心,她下一步的行动,她就是要重重压垮那对不要脸的母子。

  “原告方,你是否还有补充的。”

  原告律师一脸灰败的摇摇头,表示自己已经无力回天,不会再说什么。但是,原告儿子王义先生显然很是不甘心,疯狂吼道,“那条路的监控明明不能用,你的视频又是怎么来的。007黑进卫星盗取的吗?我要是有罪,你也清白不了。”

  大家一下子将目光都聚焦到了袁曼的身上,对啊,这个视频怎么来的。视频的真实性,法庭已经确认,这个毋庸置疑,但是如果证据来路不合法,按照宪法关于取证一栏中有明确表示不合法途径取得的证据,法庭是不予采纳的。

  “啪啪啪——”清晰的鼓掌声,特别的清脆好听,“原先我还想藏藏拙的,不过你这么想给我扬名。好啊,这个机会我给你。”

  身边的林强萌萌哒的看着袁曼,似远非远,似懂非懂,眼神澄澈异常的看着袁曼,不明白为什么鼓掌。但是小动物的直觉,他灵敏的感到从刚才开始,大家看他的眼神都特别友善,各种怜爱安抚仿佛阳光一般的眼神,一遍又一遍的刷遍他的全身。有点小脸红又有点不好意思,还有一小咪咪的尴尬,真不知道怎么表达。

  “很快就好了,饿了吧!等会儿,就去吃脸盆大的大肉面汤,肉多面少。”

  “嗯嗯!”大头狠狠的点下,眼睛爆发出亮光,嘴角出现可疑的晶亮亮,特别特别的可爱。

  “原告律师,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如果我得到的证据是不合法,你们就可以逃过一劫。”袁曼骄傲的用眼白示意对面又小强似的站起来的原告律师,都不知道原告方那是究竟给了他多少钱,让他这么一个老律师不要脸面不要职业生涯,一个劲的瞎扯。“可惜,我取证的过程是完全合法的。那段路的监控摄像头是坏了,但是它们坏了,不代表周遭店家门口的摄像头都是坏了的。”

  “你说谎,那个地方很偏僻,根本就没有店家。”

  “错,这是个技术问题,看你样子是肯定不懂的。”斜视对面的原告代理人王义先生,不痛不痒气得他跳脚的语气说道,“在受害人被害地点对有一块刚刚组装好的广告牌。那块广告牌真是又大又亮,特别清晰,反光效果特别特别的好。”

  “现在说的你提供的视频的合法性,请被告律师不要转移话题。”原告律师黑沉沉的脸颊,阴狠的看着袁曼,他这回真的是阴沟里翻船了,不过,他不好过,对方也别想好过。

  “好的,原告律师说到重点了,就是那么恰好,我当事人做的所有事情都印在了那块广告牌上,又是那么恰好,有那么一个店门的监视摄像头,将那一幕完完整整的拍了下来。哈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在做天在看,技术宅的世界你是不明白的。”

  旁听席中的青年木呆呆的看着袁曼,靠,这是什么神操作,这也行,“被告律师牛b上天了,缺腿部挂件吗?会撒娇,会卖萌,还会暖小床的。”

  袁曼巨汗!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法庭鉴事科刚刚鉴定视频真伪的一个小同志同样目光炯炯的看着袁曼,那火辣辣的眼神,看见了女神吗?

  “社会在进步,人类在发展,不是你不知道的就不存在的。”袁曼开心的挥挥手,“尊敬的法官大人,我的话完了,是否可以宣判。”

  “可以。”

  此次案件确实从一开始就比较清晰,再加上袁曼最后提供的视频作证,对于结果法官和陪审团已经无意义,很快就开始宣判。

  “本庭开始宣判,20xx年x月x日,下午xx:xx林强先生故意撞到王恩女士致其重伤案件,现在开始宣判:本席一致裁定,本案不成立,被告林强予以当庭释放。”

  法官话音落下,直播间中,法庭上很多人都哗哗,哗哗的哭了。那个朦胧的人可能到现在都不明白他刚刚经历了什么事情,又是怎么被辜负被欺骗被鄙视被伤害,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终于雨过天晴了,世间公道或许一时不在,但是她永远会在。

  一直被遗忘的那十分钟视频,将是下一次开庭的重要证据,鉴事科的那位同志很机灵的第一时间给袁曼送了回来,并特别亲切的问袁曼,是否真的要告那对恩将仇报的母子。

  袁曼挑挑眉,她是这么打算的。

  小同志瞬间又热情了很多,积极的和袁曼介绍自己,他姓李,原先也在部队待过,后来退伍了,凭着一手出神入化的计算机技术被警视厅鉴事科聘用,今天他是被借调的。

  “袁姐要是相信我,我给你安排,保证这个月内,让那坨屎再来回顾回顾法庭的‘温情’。”

  袁曼挑挑眉,“有条件。”

  “那不能,绝对不能,天下军人一家亲,一日是军人终身的军人,我那啥也是部队出身的,咋能看见自己兄弟被欺负一声不吭,不帮忙呢!那不是和那坨屎一个德行了,我就想袁姐你一看就是一个女强人,特别能耐的人,清晰化视频对您不过是小菜一碟,一抬手的事情。那啥,能指点一二不?你是不知道,那刚刚那个从广告牌中清晰影像的技术,刚听见的时候,我都惊呆了,神操作,绝对能耐的大神啊!我心里痒痒,就想学学,真的就是想学学,没啥。”

  “独门绝技,概不外传。”袁曼狡黠的笑意划过眼角。

  “师父!”某二货,真一膝盖跪下,大声呼喊。

  袁曼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身边的林强随即一伸手将袁曼甩到自己的身后,目光冷凝的看着,一膝盖跪在面前的某二货。

  “起来,赶紧起来,我开玩笑的,把你邮箱给我,我给你传过去。”

  “诶,好!谢谢,谢谢,以后师父有什么就说,上刀山下火海,我皱一皱眉头,我就不叫李兵。”

  莞尔一笑,世间也不都是恩将仇报的,更多的还是知恩图报的善人。

  ------题外话------

  晚安,么么哒!明明作者找找看封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