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坏掉了。”时不赞同的皱眉。

  他正在专注的凝视着苏殷,这个坏掉说得是谁不言而喻。

  苏殷气急的撸了撸袖子,她指着自己,问他:“你说我坏掉”

  “你以前不会发脾气。”时陈述道。然后他又无所觉的补充了一句,说:“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性格,改掉。”

  简洁的几个字,完全没有商量的可能。

  苏殷闻言,她低头又扯了扯裙子,实在没有找到什么武器,然后她抬脚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扬起手对着男人就砸了过去。

  连苏殷发脾气都无法适应的男人,显然没有料到,苏殷还会动手。

  尽管时是执行者,在完全愣住的情况下,面对突然袭脸的高跟鞋,也没有来得及阻止。

  只听到啪地一声,鞋子准确无比的砸在时的脸上。

  时间、空间好像都静止了,同样静止的还有时。这是他上下几万年的生命中,都没有出现过的经历。

  不远处待机的两位管理者精灵女王和西伊,似乎也有了片刻的死机。

  时抬手拿下高跟鞋,他扭曲的脸色,差不多可以拧出黑水了。

  而另一边的苏殷,又趁机脱下另一只鞋子。

  “改你妹你算个大头鬼啊真以为所有人都要按照你的喜好活着不喜欢我发脾气你倒是告诉我澜在哪里啊你告诉我我就不发脾气一会说我无可救药,一会说我坏掉,还当我是以前的柿子,容忍你揉圆捏扁,凹个造型都不吭一声吗我告诉你,没可能你才坏掉,你全家都坏掉”

  苏殷重新扬起胳膊,手中的另一只高跟鞋对着男人跃跃欲试。

  最后在时瞪向她的目光下,苏殷只能作罢,讪讪的收回了手,背在身后,静待下一个出其不意的好时机。

  苏殷对执行者的实力心中有谱,她对自己的攻击力,也心中有数。显然,这种时候,当面砸上去,除了浪费掉她手上唯一能用的可攻击物之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时阴沉着脸色。苏殷乖顺的站在距离他两米不到的地方,一动不动。

  如果不是她赤着脚站在那里,他手上还拿着她袭击人的罪证,这简直令时难以相信

  他印象中的她,分明是小心翼翼的性格,从来不会违背他的命令。更不用说做出这样大胆的举动。

  永恒界里没有时间的概念,时甚至分不清有多久没有见过苏殷了,可能只有短短一瞬,也可能过了很久。

  但无论如何她都不该是这样。

  超出掌控的变化,让时感觉到烦躁。这种感觉像是他画出一副尚且算得上满意的画作,挂在墙上欣赏许久。

  他一转身,画布被人涂了一笔。

  只单纯的将画毁掉,实在难以排解他心中的不快。是的一定要将那个动他画的家伙一起毁灭才行。

  看到执行者难看的表情,苏殷承认刚才的举动有些冲动了。

  然而脾气这种东西,大约也符合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定律,曾经被澜宠得无法无天,就没办法想象以前憋屈的日子。

  苏殷想:如果条件允许,她丢过去的一定不止是鞋子。

  这时,苏殷又重申了之前的问题:“楚澜呢”

  又一次听到楚澜的名字,时的表情更加阴鸷,他像是终于找到了涂抹他画作的罪魁祸首。

  时锐利的目光射向苏殷,开口道:“擅自扰乱世界秩序的破坏者,你觉得他会怎样”

  他在询问苏殷,不容置疑的语气却已经给出了苏殷答案。

  时步步逼近,是威胁,也是警告,他又问:“还有小苏殷,你呢明知道他是敌人,还在关心他你坏的这样彻底,我又该拿你怎么办”

  无疑,苏殷在意楚澜的行为,是原罪。

  时来到这个世界不是偶然。

  上次楚澜侵入永恒界,并且切断了永恒界和各个世界间的联系。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已经造成永恒界秩序瘫痪,影响最大的便是内部扮演者的资料一直处于混乱状态。

  楚澜是个变数,他身上的各项数据都远超出世界规则划定的界限。所以在楚澜出现后,他就处在永恒界的监控之下。

  永恒界不止一次派出管理者清除他。

  而相对于楚澜存在过的成千上万个世界中,苏殷出现的频率就很低了。即使她和楚澜的关系曾经很亲密,短短几个世界的交集,也根本没有引起永恒界的注意。

  所以这次资料库数据混乱,永恒界甚至都不知道有一位扮演者已经脱离管理系统。

  可是,其他执行者不清楚,一手创造出苏殷的时,很容易就发现了异样。

  得到楚澜的消息后,时第一时间揽下任务,来到了童话世界。

  执行者受到永恒界的限制,不能随意往来诸方世界。然而几次清除行动失败,执行者已经意识到,只依靠管理者的力量,不可能清除楚澜。

  现在时能站在这里,是几位执行者合力,将童话世界单独开辟成空间,将童话世界从诸方世界中强制分离出来的结果,为得便是隔绝楚澜的退路,一举将他歼灭。

  时还准备将苏殷带回去。

  至于带回去的方式时不介意将苏殷的意识销毁,让她重新再变成一张空白的画布。

  等他回去后,他自然可以画出更加美丽的作品。

  对于执行者来说,他可以赋予一切事物生命,包括但不限于一个变成空壳的苏殷。

  时以为,他对苏殷很宽容。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换做其他任何一个执行者来此,苏殷的下场都不会更好。他只是销毁她的意识,已然是极大宽容。

  既能让苏殷活着,又不用担心她变得叛逆的性格,再做出什么让他不可思议的举动。于是,时决定了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因为执行者强制分离世界,并维持分离的状态,所需的代价极大,时也不可能停留太久。所以他决定后,当即向苏殷宣布了这个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的苏殷,她盯着执行者看了几眼,确定他是说真的。

  题外话:关于楚澜的身份,只是执行者的一厢情愿。毕竟反派眼里出反派,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是错的。呃楚澜肯定不是破坏者,相信我。\o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