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精灵感觉到气氛突然凝重,再看见族人们震惊的神色,他也懵了一下:“”

  精灵:“”他的翅膀还在,为什么大家看向他的目光里都带着同情

  族人们已经放下武器。

  精灵看到族人为他牺牲至此,顿时感动得一塌糊涂。

  于是他眼睛一闭,扭开脑袋心中一横,向苏殷说道:“人族弱小,不过是萤虫,竟敢和精灵谈条件今天你们冒犯了精灵族,你们以为还可以走出森林吗就算折断我的翅膀又如何,哪怕你取了我的性命,自然之神在上,我无所畏惧”

  周围的精灵:“”

  一番大义凛然的话音,掷地有声。

  精灵都差点为自己的勇气鼓掌了。

  然而,其余的精灵族人面面相觑,神情越发异样。一众精灵看着他透明薄翅上,被剪刀捅出来的小洞,心情沉重且复杂。

  所以,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呢

  此时一众精灵无比犹豫。

  折断翅膀可以忍受,死亡也可以忍受,可若他美丽绚烂的翅膀上,被戳出一个小洞这就像是一幅极为珍贵的名画,被人恶意焚烧了一块,无法补救的遗憾,比画被全部烧掉还要让人难过。

  无怪精灵们震惊,因为他们的翅膀确实是一次终身性的。

  除了在幼年时期换掉乳牙的时候,顺便换一次翅膀,成年后的精灵如果翅膀有损伤,基本是带着残缺过一辈子了。

  这对于单身的精灵来说,绝对还会影响求偶

  偏偏这时候,苏殷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你的翅膀上没有痛觉啊难怪你都不害怕。”

  这只精灵愣了愣,“什、什么”

  做过的事情,苏殷一向坦诚,她指了指后面,示意精灵自己看

  诚然,亲眼所见遭受的冲击力,远比围观精灵们的感受要强烈。

  只见这精灵颤抖了身子,脸色变得惨白,他瞪着苏殷,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你”

  此刻,苏殷依旧求知欲旺盛,她问:“是不是把你的眼睛蒙上,无论对你的翅膀做什么,你都会没有知觉”

  随后苏殷又在这只精灵另一边的翅膀上戳了一个小洞,左右对称,大小相似,非常公平。

  她也没有如她所说,遮上精灵的眼睛。

  就这样,苏殷成功把第一只精灵气得昏厥了过去。

  苏殷晃了晃手上的剪刀,剩下被俘虏的十几只精灵,不约而同地心头又是一颤。

  达到威慑效果,苏殷站起身来,她轻笑了一声。

  “澜,你知道吗在我小时候,父亲曾经为我请过一位生物教师,她教我认识了许多动物和植物,有数百种漂亮的蜻蜓,还有蝴蝶,都是我们国家没有的品种,甚至它们中很多都生长在十分遥远的地方可是,我没有离开家中半步,却真真实实的看到了它们,不是在图画上,你知道我是怎样见到的吗”

  龙大佬非常配合的问:“是你的生物教师,把它们抓来了吗”

  “对啊,但只是抓来还不够,因为像这种小生物,并不容易存活,而且运输途中很容易伤到它们,万一变得伤痕累累,或者是肢体残缺不全就不好了。”

  苏殷解释说:“所以为了能长久保存,让它们保持完整的形态、色彩,通常的做法就是捕捉到新鲜的活体做成标本。”

  “这是个好办法。”楚澜笑道。

  “先让活体在短时间内迅速死亡,然后再用镊子直接从它们的腹部侧面和腹板连接膜处剪开一个口子,取出各个脏器,接着用棉花填充掏空的腹腔,这样可以保持其体型不变”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苏殷极其详细地解说了昆虫标本的制作过程,尤其针对有翅膀的蜻蜓、蝴蝶等。

  苏殷说着的时候,楚澜眼睛一瞬不瞬地停留在一只又一只精灵的身上,似乎是在估量哪一只精灵活体更漂亮,更适合做成标本。

  做标本这种偏向技术型的手艺,到底还是楚澜比较擅长。

  如此凶残的视线,在一众精灵身上扫过,造成的惊悚可想而知。

  有精灵小声的议论着:“太久没有出过森林了,人类都这样可怕了吗”

  “我们特制的弓箭都无法伤害这两个人类分毫,他们不是人吧”

  “不知道,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强大。”

  “不,那个女人才可怕。”

  “我觉得男的可怕。”

  “女的。”

  精灵一族窃窃私语着,对苏殷两人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苏殷解说完之后,终于进入正题,她咧嘴一笑:“你们王子在不在帮忙把他叫出来。”

  提到王子,精灵们又警觉地拿起了武器,“你想对王子做什么”

  精灵并不是畏惧了苏殷两人,事实上,精灵族就算战至最后一人,他们也不会向人类认输。

  何况,这里仅有两个人类,而他们有整个精灵族。

  从数量上来看,他们更不会怕苏殷。

  刚才真的只是被苏殷的做法惊到了。

  但如果苏殷想对王子殿下出手,涉及到他们敬爱的王子殿下,精灵怒了。

  就算他们王子殿下是森林中最美丽的精灵,这人类怎么敢如此大胆她是想把王子殿下按照刚才的步骤,做成标本吗

  啊啊啊

  因为苏殷刚刚的铺垫,精灵们瞬间脑补了很多。

  “只是叙叙旧。”苏殷的回答很纯良。

  这时候,一位金色长发,长相美丽,穿着白色修身长袍的女性精灵优雅的飞了过来。

  众精灵颔首行礼,唤她:“陛下。”

  来的是精灵女王。

  精灵女王一出现,目光就锁定在了楚澜身上,风情的眉目微弯,她缓缓开口道:“不知道我精灵族如何惹到了龙族,值得你们越过广阔的海洋,来到我的森林,伤害我的子民。”

  楚澜没有刻意遮掩身份,精灵女王认出他来后,他只是抬头,皱起了眉。

  显然,同样都是可以飞的物种,龙大佬很不厌烦,有人站在他的头顶上与他说话。

  “她认识你。”苏殷拽了拽楚澜,说道:“她好像很熟悉龙族,她会不会向你的族人告状”

  “不会。”龙大佬说的很肯定。

  事实上,族人什么的,楚澜自出生起就只见过两条龙,其中一条是他的父亲,另外一条就是他自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