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1427 极品农门妃21
  寒玉暄自然知道自己出现会引出多大的麻烦,但身为皇族,得知将有大旱时,他无法做到坐视不理。

  所以,只能冒险进城给自己的人留下线索。

  这样一来,他要离开这座小山村就会变得简单。

  阎贝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当然不可能知道他心中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只能皱眉目送赵小鱼一行人远去,暗自在心里盘算对策。

  肖武答应阎贝要给她挖个坑蓄水,正扛着锄头走到祠堂门口,就见到阎贝皱着眉头望着道路尽头,一副忧虑模样,顿觉诧异。

  “前辈。”他低声唤了她一声,提醒她自己来了。

  阎贝回神,见肖武真拿了工具过来给自己挖坑,心中愁容散去,乐道:

  “你一个人能行吗?”

  肖武皱眉,不悦的提醒她:“前辈,男人不能说不行!”

  言罢,扛起锄头铁锹就进了祠堂,拐到阎贝家棚子外头,琢磨着从哪里挖起。

  阎贝随后跟来,指着东北角吩咐道:“先前问了村长,这块地不再祠堂范围内,你把水塘挖在这里把,不会破坏祠堂的风水。”

  肖武颔首,拿起锄头便开干。

  学生们已经回家去了,阎贝搬了张板凳坐在厨房棚子里,看着东北角的肖武,笑着问道:

  “我听人说你有喜欢的姑娘了,要不要前辈帮你上门去说亲?”

  话音落,只听得“哐当”一声钝器声响,阎贝循声望去,锄头已经一分为二,金属部分从把杆上脱落,竟甩出去老远。

  肖武一僵,匆忙回头看了阎贝一眼,见她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知她看见了,更觉丢人,赶忙装作没事人似的,一边去捡金属把头,一边淡淡问道:

  “前辈是听谁说的?”

  “没谁。”阎贝强忍笑意,一本正经的低咳两声,随手指了指河边大柳树方向,解释道:

  “我到河边打水时偶然听见有人在说,记不清是谁说的人。”

  “对了,是真的吗?”阎贝好奇的问道。

  肖武专心修锄头,装作没听见。

  可惜阎贝并不想放过他,见他不搭理,干脆走上前来,蹲在他面前,以长辈的口吻,絮叨道:

  “肖武,你也老大不小了吧,是时候成个家了,不过我看这个村里能配得上你的姑娘还真没有,要不要我托媒人去镇上给你相看相看?”

  “前辈,不必了,晚辈还没有成婚的想法。”肖武抬起头来,送了阎贝一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容,希望她好自为之。

  “呀呀呀!你看看你这表情,是不是觉得我多管闲事了?”阎贝好笑问道。

  肖武摇头,却没有亲口否认。

  阎贝无奈笑道:“你以为我爱多管闲事?你那点小心思,别人看不出,却逃不过我的法眼。”

  肖武听见这话,终于拿正眼看她了。

  “肖武,前辈是过来人了,告诉你一句话,请你记住。”

  阎贝轻松的叹了一口气,黑眸中隐含着一丝洒脱,“人生的旅程很短,有时候我们不妨再大胆一些,大胆去爱一个人。”

  大胆去爱一个人?

  肖武惊讶的看着阎贝,完全无法相信这样的话会从她嘴里说出来。

  “前辈晚辈有一个疑惑存在心里很久了,不知前辈口否帮忙解答一二?”肖武小心的试探道。

  阎贝大方点头,“你问。”

  “在前辈身上,晚辈似乎看不到任何礼教的约束,不知晚辈要如何做,才能做到这份洒脱?”肖武不解的看着她,希望她能够给自己一个靠谱的答案。

  阎贝还真没想到他居然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她还以为他要问自己应该怎样去追求自己喜爱的姑娘呢。

  不过如何摆脱礼教的约束这个问题,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

  “嘶~”阎贝皱起了眉头,垂目思考许久,这才重新抬起头来,看着一脸迷茫的肖武,开口道:

  “想要摆脱原有的礼教束缚,其实只要做到两点就能达到。”

  “第一,你有足够的实力去与这些束缚你的礼教相抗衡。”

  “第二,让自己堕落,成为一个没有任何约束的自由人,不过这一点我不建议,也不适合你。”

  怕肖武被自己带歪,阎贝又赶忙补充道:“彻底摆脱是很难的,其实我们能够做到的只是在这个区间里找到更加适合自己的位置。”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阎贝疑惑道。

  肖武年纪轻轻的,又没有受到权利的压迫,好端端的干嘛想得这么深刻?

  其实肖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得这么累。

  他撑着锄头仰头望着院墙外的天空,疲倦的说:“原本我以为来到这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就可以开始我想要的生活,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都没有改变。”

  “我还是会在午夜惊醒,担心那个老人家是不是病了,是不是正在骂我辜负了他的期望。”

  “我以为我走得够远了,可没想到世界这么小,兜兜转转,那些不想遇到的人还是会出现在我面前,哪怕他没认出我,但我心底还是不安。”

  阎贝静静听着肖武向自己倾诉他的压力,忽然明白了他为什么没有大胆的去追求赵小鱼。

  因为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因为某人的召唤突然离开靠山村。

  一个男人能给予的最基本的安全感他都给不了,拿什么去追求自己的爱情?!

  “哎~”阎贝摇了摇头,无奈问道“既然这么担心,你当初为什么还要选择离开?”

  肖武摇头,他也不知道,“或许是厌倦了,也想为自己活一次”

  “啧!”阎贝咂了咂,忽然笑了起来,讥讽道:“我看你是想太多,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这个世界没了谁照样转,不可能没了你世界就崩塌了。”

  “对了,那个阿玉,你认识?”阎贝装作不知的样子,好奇问道。

  肖武本不想告诉她,但看她那副我早已经看穿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处于什么心情,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说:

  “就是他让我心绪不宁。”

  “我要不知道他也是个男人,还以为你们俩有情呢。”阎贝戏谑道。

  肖武面色一沉,差点气得翻白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