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1288 七零末:论后妈的自我修养28
  “放心,我们会一起离开的。”阎贝摸了摸小丫头的头,柔声说道。

  车厢内没有人再说话,张月点点头,窝在阎贝怀里,静静感受此刻的安宁。

  没多久,汽车行驶到了张震工作的地方,阎贝带着月月亲自去接他上车,一家三口一起前往卫家。

  卫父卫母早已经准备好一桌丰盛的午饭在等着,见人来齐,立马摆饭。

  这还是张月第一次到卫家来,卫妈妈本来有点不开心阎贝把她带来,但见小丫头蛮懂事的,又想起隔壁刘凤英以前对月月的打骂,心中一软,就没说什么。

  不但如此,饭后卫妈妈还特意给月月包了个红包。

  一开始月月不敢要,阎贝说这是改口费,小丫头这才红着脸喊外婆,把红包收了。

  饭间也没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卫父卫母知道自家女儿绝对不会因为结婚了就不去上大学,所以并不担心这一点。

  二老关心的只是两个年轻人刚刚新婚就要分居两地,所以今天特意问一下张震的意思,看看他想怎么处理。

  结果出乎意料,张震直言道:“爸妈,我打算在大学附近找间房,陪着青青把大学读完。”

  反正这个年代拖家带口上大学的并不少,他这么做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这个处理方法无疑是最好的,卫父卫母原以为自己两人还要多费些口舌说服张震,没想到他居然和自己两人的想法一样,顿时喜出望外,立马就表示自己两人会帮忙出房租费用。

  “不了,爸妈,这是你们自己的养老钱,你们自己留着吧,我和青青以后不能在你们身边尽孝,这让我已经很羞愧了,万万不能再要你们的钱。”

  张震拒绝的态度非常坚定,卫父卫母诧异问道:“你自己有钱?”

  这话不是要羞辱张震的意思,而是单纯的惊讶罢了。

  毕竟张震那点工资他们心里都清楚得很,加上自家闺女又还是个学生,完全没有收入,所以当听到张震这话时,才格外诧异。

  张震点点头,真诚道:“我还有点,虽然不多,但先应付三个月是可以的,等三个月后我找到了工作,有了工资就能运转下去了。”

  说着,怕卫父卫母还不放心,阎贝那边也开口道:“爸妈,我手里也还有些呢,你们就放心吧,我和张震两个大活人,难道还能把自己饿死吗?”

  “再说了,我学校肯定是有补贴的,就是住得贵点,吃上面根本不需要担心。”阎贝笑着补充道。

  “是倒是这样只是”他们是真的不太放心啊!

  “别只是只是了,爸妈,时间不早了,老太太一个人在家里太久我们也不放心,就先回去了,你们别操心,我心里有数呢。”阎贝笑道。

  见此,卫父卫母没有再说什么。

  小影已经回部队了,阎贝一家三口只能伴着夕阳的余晖步行回家。

  月月走在爸爸妈妈中间,一手牵着一个,脸上的笑就没有消失过。

  “妈妈,爸爸,我希望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小丫头幸福的期许道。

  张震下意识看向阎贝,阎贝正好抬头回望过来,而是对视一眼,谁也没有给予孩子永远的承诺。

  人总会有离开的那一天,永远是不可求的,所以,珍惜当下便好。

  “月月!”

  一家三口正走着,身后突然传来女人的惊呼声,三人齐齐扭头看去,就见刘凤英提着满满一篮子菜,正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手牵手走在一起的他们三。

  那表情,从起初的惊讶,到后来渐渐变成了鄙夷。

  但这鄙夷中,又还隐含着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嫉妒。

  “妈!”张月惊讶的看着刘凤英,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的目光太过怨毒,她不自觉想要松开阎贝和张震的手。

  可惜,阎贝并没有让她得逞,反倒反手紧握住了她的手。

  “不要怕,有妈妈在,谁要是再敢欺负你,妈妈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凉凉的语气,配上冷漠的表情,听得刘凤英眉头都皱了起来。

  “卫青青,你说谁呢?”刘凤英敏感的质问道。

  同时忍不住小声嘀咕道:“年纪轻轻臭不要脸,捡了老娘剩下的,居然还洋洋得意,真是不知道害臊!”

  “刘凤英,你说话注”张震下意识站了出来,想要为阎贝辩驳,没想到话才刚吐出,就被一只白皙的玉手拉住了衣角。

  阎贝抬头看着他,轻蔑的笑了笑,“老公,这点小事还用不到你出马,我能解决。”

  老公?

  她居然叫他老公!

  结婚以来第一次!

  张震眼睛刷的一亮,那痴痴的目光看着刘凤英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要脸的东西!当着孩子面你们害不害臊!”她忍不住喝骂道。

  可惜阎贝并没有接她的话茬,只是低头看向忐忑的张月,温柔问道:“你想和你妈说什么吗?”

  问着,顿了顿,又道:“如果没有的话,跟她说再见,我们该回家了,奶奶还一个人在家里呢。”

  “卫青青,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教唆我女儿和我说再见?”刘凤英气冲冲的走上前来,伸手就想来拉张月。

  没想到张月吓得直接往她爸身后躲,闭着眼睛大声说:“妈,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见了,希望你自己能好好的!”

  说完,便拽着张震的衣角往后扯,示意他快点回家。

  刘凤英傻眼,张口就想骂人,可是阎贝根本没给她开口的机会,立马牵起月月,扭头就走了。

  张震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警告意味非常浓,这样的目光是刘凤英以前从未见过的,一时间被震得愣在当场,好久这才回过神来。

  她再想找人骂一骂已经没有这个机会,因为人早就走得没影了。

  回到家,见张老太太还活得好好的,阎贝就带张月去洗漱,准备休息了。

  张震想起刘凤英的事情,怕阎贝误会什么,见此立马也跟了上来,准备好好解释一下。

  没成想,被张老太太截住,一把拉进她的房间。

  张震只觉得莫名其妙,加上心中担心阎贝的情绪,才刚进房间就把老太太手拿开,不耐烦的皱眉问道:

  “妈,什么事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