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闹市,阎贝并未急着回宁王府,而是换回原来的打扮,去了阎娘子以前住的小院。

  刚进屋内坐了一小会儿,院里便来人了。

  同样易过容的易风出现在门口,虽然脸换了一张,但从身形上,阎贝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母子二人相视一笑,阎贝招手示意他进来,起身将准备好的解药递给他,叮嘱道:

  “你先别急着服解药,接下来凌霄阁那边一定会有大动静,你先观望,等时机成熟再服用解药。”

  “对了,你查到多少据点了?”阎贝又问道。

  易风抬起手掌看了看手里的药丸,将它仔细收好,这才取出两张纸,说:“我所知道的都写在纸上了。”

  阎贝接过查看,上面只有三个详细地点,都在京城内,并不远。

  点点头,一边收好这张纸,一边告辞道:“天快黑了,我得回去了,你自己小心点。”

  言罢,拍拍年轻人的肩膀便要离去。

  却没想到,刚走了一步,手腕就被抓住了。

  “怎么了?”阎贝回头看他,疑惑问道。

  易风眉头皱着,眼中全是寒霜。

  “您这样做,太危险了。”他冷冷提醒道。

  阎贝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大事儿呢,感情是担心她的安危。

  摇头笑道:“放心,除非所有杀手一起上,否则都是来给你娘我送菜的,倒是你,武功平平,还要避免被发现,才应该小心一点。”

  “我没事!”他挺着胸膛,冷着脸,不放心的问:“你真的能够应付吗?”

  “那当然了。”她笑眯了眼,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道:“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

  言罢,抽出手,冲他点点头,运起轻功,眨眼间便消失在他视线之中。

  易风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抿了抿唇,随后也离开了这座小院。

  太阳落山前,阎贝回到了宁王府。

  刚进主院,便收到陆羽幽怨的目光一枚,耸耸肩,摆手笑道:“陆兄弟,今天辛苦你了,现在我回来了,你下去休息吧。”

  “呵!”陆羽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我可没你那么大本事,当街杀人,你可真是不怕给咱们王爷招麻烦!”

  听见这话,阎贝往前的脚步一顿,退身回来,黑眸扫了他一眼,试探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她都换了一身行头,他还能认出她来?

  陆羽傲娇的抬了抬下巴,颇有些得意的道:“我虽未出门,可外头的消息都传开了,别人不知道就算了,你可别想瞒过咱们王爷。”

  居高临下的斜睨着她,没好气的斥道:“我就没见过行事如你这般张狂的人,幸亏没人知道你是咱们王府的人,不然会给咱们王爷带来多大麻烦,你想过吗?!”

  “这不是还没有吗?”阎贝可不惧他这一两句呵斥,抱臂笑着反驳道:“你说你从未见过那么张狂的人,呐,现在老娘我就站在你面前,你还不赶快多看几眼。”

  她一脸笑意,看得陆羽瞠目结舌,眼睛气得大睁,嘴巴张了又开,开了又合,半晌才吐出一句:

  “我走了!你好好看护王爷!”

  “你且先得意吧,明日有你好受的,到时候别来找老子帮忙!”

  就让她被凌霄阁的乱剑捅死吧,他不管了!

  阎贝茫然看着气呼呼离开的陆羽,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大兄弟是在担心自己明天会被凌霄阁报复,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冲他背影喊道:

  “兄弟,你怎么能那么可爱呢!”

  听见这话,前方那人影脚下一滑,险些没摔个狗吃屎,愤愤扭头瞪了她一眼,涨红着一张脸逃也似的走了。

  阎贝看得那个乐呀,要不是怕对方提剑跑回来砍死自己,她一准笑出声来。

  年轻人真可爱~

  她脚步轻快的进了屋子,天已经黑透了,屋内点了蜡烛,橘色的灯光照得人心里暖暖的。

  “你把陆羽怎么了?”宴无尘放下手里的书,抬起头来笑问道。

  听见陆羽这两个字,阎贝刚压下去的笑意又泛了上来,乐道:

  “那小子傲娇得很,明明是关心我,却故意说得恶声恶气的,我便逗了他两句,没想到把人给逗跑了。”

  她耸耸肩,无辜道:“不怪我,是他脸皮太薄。”

  扭头瞧见桌上摆着饭菜,她疑惑问道:“王爷还没吃?”

  宴无尘摇头,指着桌上的食物,淡笑道:“本王已经吃过了,这是给你留的。”

  说完,重新捡起书本,垂眸看书,一副淡然模样。

  阎贝没想到这竟然是给自己留的,惊讶的看了宴无尘一眼,可惜对方正低头认真看书,没收到她惊讶的目光。

  好奇的走到桌边一看,桌上的菜都是没动过的,伸手摸了摸,还温热着。

  菜不多,三菜一汤,三个菜没引起阎贝的注意力,但那碗暗红色,还冒着白色寒气的冰镇梅子汤,却引得她口中唾液急速分泌。

  惊喜的回望了一眼某个看书的人,见他没什么反应,立马坐下开始吃饭。

  先来半碗冰镇过的梅子汤开胃,一口气便是两碗饭下肚,不过五分钟,盘子里的菜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少去大半。

  木桶里盛的半桶米饭全下肚,又把剩下的半碗梅子汤喝干净,阎贝这才放下碗筷,摸着滚圆的肚皮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屋内随侍丫鬟看得目瞪口呆,等阎贝招手示意她上前来收拾碗筷时,惊讶的目光就没从阎贝身上离开过。

  一直到阎贝不耐的回瞪了她一眼,她这才端着空碗退下。

  那离去的匆匆脚步,不难猜出,她这是想快点回到厨房,然后把这个消息与好姐妹们分享。

  阎贝敢保证,不用等到明天,王府内所有人都会知道她的吃饭速度。

  吃饱喝足,就该休息了。

  宴无尘还在看书,阎贝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便准备歇息。

  却没想到,眼睛刚闭上,屋内便幽幽响起一句:“你想好明日要如何应付了吗?”

  “嗯?”

  脑子已经陷入睡眠状态的阎贝茫然发出一声呢喃,听见这软糯糯的声音,宴无尘拿书的手轻轻一颤,黑眸抬直直望过去,恬静的睡颜映入眼帘,人已经睡过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