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办法,人都走了,她又不能去把这小崽子揪回来。

  况且,他应该心里有数的,到底也是活了一千年的人,虽然长得像个孩子,但心智必定是成熟的。

  这般自我安慰着,心中怒气渐渐消失,阎贝离开西鄞宫,打算出宫到外头去刷刷寿命。

  时间这种东西真是一不注意就过得飞快,一转眼她的寿命就只剩下两个多半月,压根不够用。

  魔宫外围有死牢,里头关押了不少外族人,阎贝打算就近先去这里转转。

  对于太夫人这种有事没事去死牢里看看的癖好,流萤早已经习以为常,很淡定提前差人过去安排了。

  不过,主仆俩才刚到外宫门前,迎面就遇到了刚从宫外回来的陆云凡。

  他独自一人,神情有些憔悴,想来这半个月搜查得并不顺利。

  找人这种事情,拖的时间越长,到最后就越难找。

  魔族虽然人口不多,但百万人口一个个排查下来,还是需要下很大的功夫。

  阎贝见他看到了自己,便站在门口等他过来。

  这些日子,陆云凡早已经知道魔族众人为什么会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此刻冷不丁碰到阎贝,他眼中立马闪过尴尬的神色。

  不过很快就收敛下去,换上客气的微笑走了上来。

  “见过公主!”他拱手客气道。

  阎贝轻轻颔首,瞥了眼他身上的尘土,微笑问道:“陆将军,事情进行得可还顺利?”

  陆云凡摇头,情况很不好,但随着越来越深入的调查,他也发现了一些出乎意料的情况。

  但这情况他是不会告诉阎贝的。

  只是他仍旧感谢她的救命之恩,以及她的配合,很真诚的谢道:

  “多亏了公主与魔君的支持,如今刺客虽然还未找到,但在下愿意相信,这件事与公主无关,也与魔君无关。”

  叮!受到陆云凡真诚的感谢,倒计时时长72小时

  系统提示音又响了,阎贝面上笑容大了一些,看着陆云凡的目光顿时变得炙热,只把陆云凡吓了一大跳。

  “公主,在下还有事先行一步,见谅!”陆云凡抬脚就要跑,阎贝顿觉无奈,收起自己炙热的目光,赶忙出声问道

  “陆将军入魔界半月有余,不知准备何时回天庭?”

  没料到她居然要撵人了,还没查出个结果的陆云凡脚步一顿,回头皱眉答道:

  “事情还未水落石出,云凡不敢离开!”

  不然回到天庭,天帝定要骂死他。

  阎贝看着他那双坚定的眼睛,知道这人也是个死倔,摆了摆手,无奈道:“将军慢差,本宫先走了。”

  言罢,直接去了死牢,只余下陆云凡停在原地思考她这话的意思,久久不曾离去。

  对此,阎贝只想说,陆云凡,你小子想太多了,老娘我就只是想知道还能在你身上多刷多少寿命而已。

  死牢死囚很多,非魔族囚犯更多,对于这些失去未来的人来说,阎贝一点小小的恩赐,就能够换来许多感谢。

  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有陆云凡那样诚心,但积少成多,一圈逛下来,寿命又多了一个月。

  忙碌间,三天时间匆匆而过。

  想起东篱鄞说的三日期限,阎贝早早就来到西鄞宫等候。

  但是,意外的是,从早上等到中午,又从中午等到下午,再从下午等到第二天早上,东篱鄞都没回来。

  枯坐了一天一夜的阎贝心里冒火,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整张脸阴沉得可怕。

  身旁伺候的丫鬟在这低气压下,大气都不敢喘。

  又耐着性子等到中午,还是不见人影,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阎贝终于开了口,吩咐道:

  “流萤,你去宫门口看看。”

  “是!”

  流萤领命,知道主子心里急,一路小跑着出去了。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流萤回来了,不用她开口,看那忐忑的神情就知道什么也没等到。

  阎贝直接抬手让她不必说了,站起身来,看着门外灰色的天空,脸色黑如锅底。

  翅膀硬了是吧!

  说好了三日就回来,这都第四天了还没动静,东篱鄞你这小兔崽子是不是欠揍!

  恶狠狠在心里把东篱鄞这小兔崽子收拾了一遍,阎贝这才把火气散出来。

  “陆云凡在哪儿?”她头也不回的问道。

  流萤还真知道,立马答道:“属下刚刚入宫时见到陆将军从宫外回来,想来现在应该到客房了。”

  陆云凡晚上查案,半天补眠,这才刚躺到床上,就听见“嘭!”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粗暴的踹开了。

  “谁!”他立马从床上跳起,警惕询问的同时,伸手去拿剑。

  可惜,剑没拿到,倒是抓到了一只纤细的手,触感微凉,惊得陆云凡慌忙甩开。

  扭头一看,发现自己刚刚抓的是阎贝的手,更是惊起了来一身鸡皮疙瘩。

  天呐!

  他居然抓了她的手!

  不对,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房间里?

  陆云凡侧头往门外看去,原本属于门的地方,如今只剩下一个框,门板早就躺下了。

  “陆云凡,鄞儿离宫前你给他送了什么信?”阎贝一句废话都懒得客气,直接盯着陆云凡质问道。

  陆云凡一怔,脑子迅速运转,而后惊讶问道:“二殿下还未归来?”

  “你果然知道什么!”阎贝一听见他这话,眼睛立马就危险的眯了起来,“说!”

  说实话,陆云凡从来没见过她这个样子,这种模样他只在别人的口中听到过,之前没遇到过,害得他还以为外头那些人是胡说八道。

  可现在看来,空穴不来风,若不是存在过,人家又怎么这样说呢。

  不过惊讶归惊讶,陆云凡非常理解阎贝为人母的心情。

  往旁边退了一点,与阎贝拉开距离,这才皱眉解释道:

  “也没什么,就是太子殿下托在下给二殿下送了一封信而已。太子对在下说过,二殿下是他的好朋友,想来二殿下不会有什么事,怕是贪玩了些,这才迟迟未归。”

  “公主别太担心。”想了想,陆云凡还是忍不住补充了这么一句。

  毕竟他欠她一个恩情,也觉得她并没有外头传的那么可怕,很理解她现在焦急的心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