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951 云中子收徒
  “为什么?”片刻的沉默之后,阎贝不解问道。

  可千万别跟她说什么道义不同不可兼容的话,申公豹身上不也学了各种歪门邪道吗,怎么他就有安置?

  白鹤童子还是微笑,一副你应该心里有数的表情。

  “不,我心里没数!”阎贝抬手,坚持询问:“仙长可否明示?”

  见她如此执着,白鹤童子面上的微笑有点保持不住了,心知不说出真相阎贝不会死心,便压低声音提醒道:

  “天尊说,这就是命,夫人与我昆仑无缘。”

  “我”特么的怎么就和昆仑无缘了!

  阎贝险些暴了粗口,但幸好及时忍住了,看了看手心里那块令牌,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有点膨胀,赶忙咳咳低咳两声收敛起这副暴发户的模样,叹了一口气,摇头道:

  “那便是无缘了,不知云中子道长洞府在何处?妇人我这就带女儿去见师父。”

  见她放下,白鹤童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师叔在终南山玉柱洞,夫人路上小心。”

  “好,多谢仙长关怀,那妇人便走了。”点点头,阎贝笑着又冲玉虚宫方向行了一礼,这才离开。

  从昆仑山出来,没机会再遇到申公豹和姜子牙两人,阎贝便没和二人道别。

  取出飞毯赶往终南山,刚见到山峦,迎面就飞来一朵彩云,老远的,人都没瞧见,阎贝就听见有人问:“可是轩辕涂山母女?”

  声音很年轻,与阎贝想象中的老人声音完全不一样。

  问话间,彩云已经来至近前,一手提水火花篮的年轻道长出现在母女二人面前。

  剑眉星目,高鼻红唇,面上带着笑,只一笑,如沐春风。

  这是个很温柔的男人。

  出乎意料的形象,看得阎贝顿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笑着答道:“正是!敢问道长可是云中子道长?”

  “我是,师尊已经交代清楚,我这边也已安排妥当,夫人请随我来吧。”云中子温和请道。

  他并没有因为她母女二人是妖而对她们有所轻视,或许是二人身上干干净净,没有沾染什么因果。

  又或许是看在元始天尊的面子上,不敢有歧视。

  总之,不管如何,对于这个云中子,阎贝是觉得很惊喜的。

  这样的人,一看就是有耐心的人,女儿成了他的弟子,二人之间那场劫自然而然的就化解了。

  母女二人跟随云中子来到他的玉柱洞,洞里洞外完全是两个天地,洞外绿植满满,漫山遍野都是鲜花翠树,风景非常好。

  洞内却是空空荡荡,与昆仑山上那些洞府没什么分别。

  没想到,这些大能者住得这么简单。

  当然,也有可能只是男性大能的住处是这样,女性大能者的住处搞不好又是另外一番天地。

  “你们随意坐会儿,我去取香炉来。”云中子抬手请二人先坐,不等人回答,扭身就进去把香炉寻出来,准备收徒仪式。

  看他这么认真,阎贝都不好意思坐,抱着九儿站在一旁看着,想要帮忙,又无从下手。

  这人一旦太和善了,就让她有一种自己在欺负别人的错觉。

  云中子专心将东西准备好,等弄好这些,一转身就看到阎贝那尴尬的笑容,顿觉不好意思。

  “夫人你怀中这便是九儿吧?”云中子看着她怀里的小狐狸,笑着问道。

  阎贝点头,将九儿放下地,一本正经的叮嘱道:“日后你就是道长弟子,一定要听话,认真服侍师父,可不能在任性了,听见了吗?”

  “嗯嗯!”九儿连连点头,第一次见到阿娘这么严肃,根本没发现自家阿娘是在装模作样的她只觉得阿娘威严极了,根本不敢说不。

  “这就乖了,去吧,到你师父跟前去。”阎贝催促道。

  九儿忐忑的抬头看了云中子一眼,见他面色和善,这才慢吞吞的向他那边挪了挪。

  这小摸样看得人心生欢喜,云中子本来对师父这个命令是有些不满的,毕竟他算过现在还未到收徒的时候,却没想到,师父硬是塞了这个大麻烦给他。

  但现在看小狐狸这娇憨模样,他突然觉得这小狐狸也还不错。

  就是资质差些,也不知道日后能不能修成正果。

  指了指香炉前的蒲团,示意九儿过去,待她跪好,二人就走了一下拜师的章程。

  仪式走完,师徒关系正式确立,从现在开始,九儿就是门派有师父的妖了。

  日后女娲娘娘要是召见,或许就能摆脱。

  叮!扭转值20,当前扭转值听着脑海中的系统音,看着眼前这师徒二人,阎贝心中便觉得欢喜。

  只是,九儿有了师父,她这个娘该去哪儿呢?

  “阿娘!”九儿跑了过来,扑进她怀里,先蹭蹭她的下巴,而后担忧问道:“阿娘要走吗?”

  这个问题阎贝看向云中子,厚着脸皮问道:“道长,我能不走吗?”

  问完,怕被拒绝,赶忙补充道:“九儿还离不开我,而且山上也没有其他人,您身边也没有一个童子照顾,不如让我留下来,做个洒扫丫头?”

  手拿逍遥山身份令牌的人来做洒扫丫头?

  云中子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红衣女子,颇有点受宠若惊,一时间竟然没能及时做出回答。

  他这一沉默,阎贝这个厚脸皮的只当他是默认了,问也不问人家,直接开口谢道:

  “多谢道长,以后我一定会仔细打扫卫生,让咱们这个玉柱洞变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道长您就只管安心教授弟子就够了!”

  “这不妥吧”

  “很妥很妥!”阎贝打断云中子的话,把怀里的女儿往他怀里一塞,转身就出去了,远远的,还能听见她在念叨着如何安排。

  云中子看看那远去的背影,再看看怀里这个瑟瑟发抖的新徒弟,嘴角微微抽了一下。

  他从未遇到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还有,师尊要是知道了自己让她留在这里做个洒扫丫鬟,不会怪罪自己吧?

  想到这里,云中子再也笑不出来。

  他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真正的大麻烦不是他手上这个小徒弟,而是小徒弟她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