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754 公公我耐你
  放完狠话,带上丫环小绿,怒气冲冲,转身离去!

  她还不信了,一个太监总管、一个老宫女,还能越过太后去!

  目送楚绿莹主仆俩消失,直至不见踪影,浣衣坊内众人这才敢松一口气。

  听见系统提示音,阎贝顿时便忍不住笑了。

  她这算是向成功跃进了一大步,相当棒!

  不过这才刚开心没一会儿,周围刚松懈下去的气氛瞬间变得无比紧张。

  阎贝心里顿时便是咯噔一下,猛的抬头一看,卧槽,宫女们人呢?

  怎么只剩下她一个宫女了!

  “这会儿才知道怕,会不会太晚了些?”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左侧方向传来,阎贝扭头一看,便对上了林宪那双阴沉的脸。

  这表情,情况似乎不太妙哇。

  阎贝缓缓拍打衣裳从井边站起,嘴角一扯,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夕阳已落大半,只余下一丝微光。

  恰好宫内还没到掌灯时间,站在阴影底下的那道红色身影看起来犹如鬼魅一般骇人。

  阎贝咽了口口水,假装不认得他就是今天白天被自己撞倒的人,一步一挪,挪到他身前,一本正经的躬身谢道:

  “今日之事,多谢公公相助,奴婢感激不尽。”

  “感激不尽?”他讥讽一笑突然伸出大掌抓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缓缓俯下身,一字一句道:

  “那以身相许,如何?”

  阎贝一怔,目中错愕只停留了一秒钟,立马就变成了欣喜若狂。

  她连连点头,激动答道:“好!”

  “其实,其实”她微微垂下眼帘,无限娇羞的说:“其实奴婢早就倾慕公公已久,只是怕公公嫌弃,所以一直不敢对公公表白,没想到公公对我也有那个意思。”

  “难怪今日你会帮我~”娇滴滴的抬眸瞅了他一眼,把他惊愕的表情尽收眼底,嘴角山绽放出一抹动情的笑。

  这一笑,犹如漫山花开,绯红似火,烧得林宪烫手,慌忙把落在她下巴上的大掌甩开,甚至不受控制的推了她一把。

  “放肆!”

  他恼急的呵斥她,第一次被人表白,还是被一个正常的女人表白,对于完全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的他来说,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这人在戏弄自己。

  可转念一想,这宫里不会有人有这种胆子敢戏弄自己,又不敢确定了。

  被推了个屁墩儿的阎贝看着他这么大的反应,心里也吓了一跳,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此时收回刚刚说的话显然已经来不及。

  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在三日内安然从皇宫脱身,三日后如果没有得到林宪的帮助,一个楚绿莹就够她喝一壶的。

  所以她现在必须站队,因为在这皇宫中能够对付楚绿莹和皇太后的人,只有林宪。

  这般想着,阎贝就好像不怕死似的,一脸受伤的看着把自己推开的林宪,哀怨问道:

  “公公,你刚刚说的话可还算数?”

  她这是上赶着要以身相许啊!

  林宪真的觉得自己的下限被眼前这个女人一刷再刷,已经快要没有下限了。

  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居然不是那么想杀她。

  因为那受伤的表情太过真实,真实得让他都忍不住怀疑这个女人是真的喜欢自己这个阉人。

  不过幸好,他头脑依旧清醒。

  林宪没说话,只是表情复杂的看了阎贝好半晌,在她以为他要气得一巴掌呼死她时,他居然一甩袖袍,转身走了!

  嗯?

  走了?

  这是被她的不要脸给吓跑了吗?

  被留下来的一众小太监面面相觑,有点不明白自己现在到底要干嘛。

  本来他们是过来拿人到暗房里折磨的,可现在他们还要不要拿人啊?

  坐在地上的阎贝只扫了一眼就知道这几个太监心里藏着坏,腾的站起身,叉腰喝道:

  “看什么看!你们都没事要干吗?”

  “刚刚你们九千岁说的话你们也听见了,我现在是他的女人,你们都给我该干嘛干嘛去!”

  几个太监错愕,回想起刚刚九千岁那不拒绝也不反驳的态度,心里便是一虚,有点拿不住阎贝话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阎贝见他们还愣着不走,狐假虎威的威胁道:“怎么着?还不走等着姑奶奶给你们穿小鞋?”

  众太监一听见这话,顿时便慌了,连连拱手道不敢,而后飞也似的逃了。

  一边跑一边在心里不服气的想:这个宫女是撞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够抱上九千岁的大腿!这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吧!

  不过回想起阎贝刚刚种种无耻手段,又忍不住暗自佩服此人的不要脸。

  能舍下脸面对着九千岁一个阉人表达爱意,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阎贝叉腰站在院子门口看着他们逃也似的离开,直到不见踪影,这才提起裙子飞奔回屋里。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宫里亮起灯笼,阎贝透过屋檐下透进来的光找到蜡烛,点燃它。

  昏暗的室内立马亮起昏黄烛光,榻上隆起的棉被下,连生其实早就醒了,阎贝仔细一听就听见了他短促的呼吸声。

  他在慌。

  阎贝走到床边,轻声笑问道:“你怕我会吃了你?”

  听见这话,连生就知道自己醒来的事情被发现了,也不再隐藏,放下被子露出个脑袋来,清澈的大眼好奇的看着她,弱弱问道:

  “你是谁?”

  “我?”阎贝挑了挑眉,笑道:“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我是你干娘啊连生。”

  “干娘?”他怎么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干娘?

  阎贝感觉到他的疑惑,便知道自己展现真正实力的时候到了!

  “咳咳!”低咳两声清清嗓子,她一边想一边说:“其实我和你娘是义结金兰的干姐妹,所以你叫我一声干娘也不为过。”

  “娘?”连生皱了眉头,奇怪的反问:“我没娘啊,我是个孤儿,是爷爷把我带大的,后来爷爷死了,我就被叔叔送进宫了,你难道认识我娘?”

  他口中的爷爷和叔叔是一对父子,老头子靠买点小玩意儿为生,一年冬天在雪地了碰到了快要冻死的连生,看他可怜,就把他带回家抚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