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686 小得,你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的拍立得了
  年氏站在原地,又把信纸拿了出来,突然掏出一盒不可能在这个时代出现的火柴,“咔擦”划了一下,点燃火柴,把信纸烧了。

  但她却不知道,她身后还蹲着阎贝这号人。

  此刻,阎贝正掏出不记得是从哪个位面里留下来的智能拍立得,“咔咔咔”把眼前这一幕幕全部记录了下来。

  这拍立得只有巴掌那么大,厚度不到一厘米,除了可以自动打印相片之外,还可以开启侦探模式,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它就可以开启隐身装置,盘旋在空中为主人自动拍下主人需要的照片。

  很好的一个小东西,阎贝满意的取出从它身体里吐出来的两张照片,收好后,拿出拇指大的遥控器开启了侦探模式。

  一边轻轻摸了摸掌中已经开启侦探模式变成半透明状态的拍立得,一边温柔的低声交代道

  “阿得,你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的拍立得了,你要学会自己拍照,知道吗?”

  “”

  回答阎贝的是草原上凛冽的冷风。

  草原上昼夜温差特别大,现在太阳渐渐西陲,室外温度骤降,年氏轻轻搓了搓手臂,抬头看了眼辽阔的大草原,挂着浅笑,转身回营地。

  走上山坡时,脚步突然一顿,头微侧。

  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仰头朝头顶上方看去,是黯淡下去的天空,晚霞布满整个天空,把大地映成了橘红色。

  看来是风太大,吹得她都幻听了。

  摇摇头,年氏并没有把刚刚的疑惑放在眼里,淡定越过守卫从新回到营地。

  阎贝蹲在草丛中,目送她远去,直至不见踪影,这才敢为自家差点暴露行踪的小德松口气。

  从草丛中站起身,阎贝并没有急着回营地,而是追着刚刚那名男子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那人走得极快,但阎贝速度也不慢,虽然必须要控制自己的实力溢出,但像阎贝这种人本身的实力就已经远比常人厉害许多倍,就算她不用一点法术,仅仅凭借实力,那名男子的速度也比不上她三分之一。

  男子离开的时间并不长,很快阎贝就顺着他离开的方向找到了他。

  这边守卫极少,但都是蒙古这边的守卫,在这里驻扎的都是那些蒙古王公贵族的帐篷,营地内人极少,所有人都聚在前方那顶大大的议会大帐里。

  喧闹的声音不时从大帐里传来,与这边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

  阎贝悄无声息地跟着男子走到一座金顶大帐前,看着他钻了进去,赶紧用遥控控制正在高空作业的拍立得把这顶大帐拍下,打算等着之后找人验证一下这里是谁的大帐。

  由于一直隐匿着身形与气息,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发现阎贝这个大活人的存在。

  天色不早,未免因为自己的离开引起轰动,阎贝暂时把小得停在金顶大帐旁边的柳树上,离开了蒙古大帐的区域。

  在靠近议会大帐之前,趁着无人注意,躲在湖边草丛里撤下敛息符,顺手掐了一根野草,一副游人的从容姿态,从里面走了出来。

  却没想到,刚走出,一股酒气便朝鼻腔里涌入,阎贝抬眼看去,连来人脸面都没看清,只见到一道朱红身影从自己身旁跑过,而后撑着她身旁那颗枯木,“哇哇”吐了起来。

  身后有侍卫追了出来,似乎是没料到阎贝也在这里,楞了两秒,这才拱手见礼“参见德妃娘娘!”

  “什么情况?”阎贝一边问,一边扭头往身后看去,只觉得那弯下去的背影无比的眼熟,“这是禛儿?”

  朱红身影一僵,但控制不住生理反应上来了,“哇!”的用呕吐的声音回答了阎贝的疑惑。

  “娘娘,四爷喝多了。”侍卫弱弱解释道。

  阎贝颔首,淡定得要命“嗯,我看出来了。”

  回答着,同时忍不住设想一下,假如自己刚刚并没有那么快离开那片藏在枯木后的草丛,那么

  目光从枯木下方那片呕吐物上扫过,阎贝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水给我。”尽管眼前这一幕有点有碍瞻仰,但阎贝还是朝侍卫伸出了手。

  侍卫赶忙卸下腰间水囊递给她。

  “你先漱一下口去去味道。”阎贝把扭开的水囊递给眼前这道朱红身影,同时取出一张没有来得及绣上字符的方巾,等眼前之人漱好口之后地上去。

  水囊还给侍卫拿着,阎贝伸手去扶他,没想到却没某人下意识甩了开去。

  当然,没有成功。

  “走,先去那边坐一会儿。”铁钳似的手抓住他强有力的手臂,拖小鸡仔似的把个不情愿的人拖到干净的湖边,一把把他摁住,伸手指着他,警告道

  “爱新觉罗胤禛,我劝你听话!”

  看着眼前这双如狼一般的幽暗黑眸,胤禛刚想抬起来的屁股,又默默坐了下去,双手放在膝盖上,把脑袋放到上面缓解一下眩晕感。

  知道他现在不好受,阎贝也没说他什么,只是把灵露玉瓶取了出来,倒出半滴灵露搁在指尖,强硬的摁在太阳穴两侧缓缓揉搓。

  清凉的灵气瞬间把处在眩晕中的胤禛包围,空气中弥漫的酒气顿时消散,鼻尖都是好闻的味道。

  很快,胤禛就觉得昏昏沉沉的脑袋舒服了许多。

  但头上那两只手还没撤去,他有些不好意思抬头,只是嗡声嗡气的说了声“谢谢德母妃。”

  “不客气。”阎贝继续揉着,心疼的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你也老大不小了,再过几年都能当祖父的人,自己酒量怎样心里没点数吗?

  “喝不了这么多就不要喝了,你是大清的雍亲王,那大帐里的人除了你皇阿玛、太子爷,你若是不愿喝,谁还能逼你不成?”

  逼?

  可不就是被逼的!

  蒙古那几位世子今天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硬是要和皇子们拼酒,这种事情可不是说他不愿就可以不做。

  这里面还隐含了许多政治因素,德母妃一个女人,能知道什么。

  心里暗自吐槽自己生母啥也不懂,但也领了她今天的情,所以面上胤禛却是很恭敬的回了一句“儿臣知道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