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启瑞等人站在会议室落地窗前,目送阎贝三人从枪林弹雨中安然穿过,面面相觑,齐齐咽了口口水,这才勉强把惊讶压下去。

  “赵将军,我觉得这个人她不是人。”某官员忐忑的说出了事实。

  其他官员们纷纷附和,“对对对,这真的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你们看看老龙,以前多好一个人啊,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一定是被那个女人下了降头,这个人太危险,我建议咱们好好商量一下,怎么把这个对国家有极大危害的人铲除。”

  听见这个提议,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甚至有些焦急,只恨不得立马就能想出一个能够把这个人铲除的办法。

  其实,比起北堂汝等人之前见到阎贝暴露出那些不属于普通人的力量时的极度震惊,眼前这些官员要淡定得多。

  因为,他们也曾见过那些待在研究所里的科研成果。

  在那些成果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比普通人更加厉害的能力,他们曾见到过,自然不会对阎贝刚刚的表现过于震惊。

  只是他们也知道,这些研究出来的成品并不完美,他们有很大的缺陷,很容易脱离掌控。

  所以,必要时他们会利用特殊手段销毁这些成品。

  面对阎贝,已经习惯了销毁不受自己控制成品的官员们,当意识到她的不可控后,便会产生毁灭她的念头。

  当然,这一切得在他们有那个实力的前提下。

  赵启瑞默默听着这些官员说的话,眉头越皱越深,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她手上有我们当先最需要的技术,你们确定要在这个时候商议如何铲除她?”

  听见这话,正在激烈商讨如何铲除阎贝的官员们全部停了下来,齐刷刷扭头看向赵启瑞,看看他是个什么态度。

  赵启瑞见众人终于安静下来,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这才道:

  “当务之急,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在末日到来之前安全撤离这颗星球,而不是在这里为了自己的利益商讨要铲除谁谁谁!”

  “你们商议这些,无非就是害怕她,害怕她把你们本该掌握的权利收入囊中,对吗?”

  众人不答话,却没人否认。

  赵启瑞一看就知道这群人在想什么,懒得去戳穿他们,直接说道:

  “我会把阎贝女士刚刚说的话传达到总理那边,到时候该如何处理,与我们无关,因为那是总理的权利,不是你们,也不是我的权利!”

  言罢,懒得和这些人多说,起身便要出去,打算去找阎贝几人,省得到时候总理要见人自己却办不到。

  不过他相信她们应该不会走远,只要不离开首都,他就能把人找到。

  这一点赵启瑞并不是很担心,他现在比较忧心的是阎贝目前的态度。

  想着这些,他没有注意到身前突然多了一个人。

  被迫停下脚步,抬起头来看,便对上了一张油腻的圆脸。

  是负责督造诺亚方舟的杨全,刚刚那个忍不住把心里话说出来,说阎贝口气大的官员就是他。

  他看着赵启瑞,带着怒意,大声说道:“我杨全,就算是死,我不当这个官了,我也不会同意和那个女人合作!”

  他绝对不会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对他指手画脚!

  绝不!

  赵启瑞怀疑他是吃了呛药,懒得搭理他,越过他,离开了会议室。

  杨全瞪着眼睛目送他离开,直到不见踪影,这才愤然离去。

  不过他一个人如此坚决的态度似乎并没有什么用,经过赵启瑞的传达,日理万机的总理决定和阎贝见一面。

  此时,阎贝已经和两位同伴在飞机上躺了两天,躺得四肢都快要退化了这才等来赵启瑞的消息,阎贝心情极度不悦。

  要不是因为龙云,给他昔日战友一点面子,她早就来强的了。

  不过如果真那样做,到最后累的还是她自己。

  她此行过来就是来甩担子的,绝对不能因为这一点小事就又把自己搭进去,给这些人当牛做马。

  幸好,等了两天赵启瑞终于还是来了。

  与总理的会面格外顺利,他坦言,只要阎贝能够在五年内,利用现有材料做出可以容纳所有人类的飞船,他就答应她的所有要求。

  阎贝当然能够做到,就算是不能在这颗星球上做到,她也可以从其他地方弄到足够飞船。

  此时此刻,她只想赶紧把这个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填平,与总理达成协议后,立马就往诺亚方舟制造基地而去。

  接待人一见到她过来,气得两眼鼓鼓,阎贝还没来得及开口,他便警告道:

  “这里的所以东西,包括每一个零件,我劝你都不要去碰,不然出了什么问题,我饶不了你!”

  “哟呵,你以为我会怕你吗?”阎贝冲他挑衅一笑,大跨步朝前方的设计室走去。

  里面的设计人员正在对当前的诺亚方舟进行改造,因为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们是打算在十年内把诺亚方舟造出来。

  可是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留给他们,一些该精简的地方还得重新设计。

  阎贝一行人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讨论,与杨全的态度完全一样,当得知阎贝是过来提供技术支援时,全部变得紧张兮兮的,只要阎贝朝什么东西伸手,他们立马会抢先一步上来夺过去。

  到最后,阎贝面前的桌面上只剩下一张4白纸,和一只不小心一落的铅笔。

  耸耸肩,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在杨全等人挑衅的目光下,拿起铅笔开始画起图来。

  起先,杨全不以为意,但渐渐的,当白纸上那个属于飞船才会有的轮廓出现时,他忍不住凑了上去。

  再然后,他开始频频点头,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等阎贝停笔时,他立马捧起那张精巧的设计图,连连赞道:

  “妙啊,妙啊!阎小姐你的脑子就是一座宝藏啊!这样的外形设计我一开始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我能看看你们之前的设计吗?”阎贝乘机问道。

  杨全立即点头,打开投影仪,把自己等人研究了数十年的设计概念说给阎贝听,希望她能够多多提出改进意见。

  默默在一旁看着的赵启瑞,只能无奈摇头。

  说好的就算是死也不会和人家合作,杨全啊杨全,不知道你现在脸疼不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