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汤姆俊美的面庞。

  他在微笑,目中的野心勃勃被决然、不甘、怨恨、担忧等等复杂情绪所替代,一点一点,随着火焰彻底消失在她眼前。

  “不!!!”

  少女撕裂般的大喊响彻整个大观园,声音中透漏出来的绝望、无措,只听得众人一阵阵心悸。

  神圣、洁白的魔法光团突然涌现,出现在黛玉面前,朝她迎面击来。

  那一瞬间,黛玉以为自己恐怕就要死去。

  但就在她升起这个念头时,一方墨绿色方巾破门而入,巴掌大小,迎风便涨,当抵达她身前时,以有成人那般高,犹如一堵不可逾越的坚韧围墙,将她牢牢护住!

  “哄!”的一下,白色火焰炸开,映得整个房间犹如冰雪世界,刺得人睁不开眼。

  “何方妖孽?竟敢伤害我儿!”

  霸道的厉喝声突然挤入这方空间,听见这声音,黛玉觉得自己总算是找到了主心骨。

  “娘!”她重重唤了一声,闭着眼睛就朝发声处跑来,一边跑一边哭着祈说:“娘,汤姆不见了!笔记本突然喷出来好多血好多血”

  她好害怕、好惶恐、好难过!

  阎贝暂时顾不上她的害怕和难过,眼见那到白色光团再次壮大袭来,挥手一推,把黏上来的黛玉推出房间,取出一张困字方巾迎了上去。

  那光团并没有阎贝想象中那般厉害,困字方巾一出,立马把这方天地笼罩,把白色光团紧紧锁住。

  阎贝不知道这光团从何而来,但她能够察觉得到,屋内有极其强烈的空间波动。

  她曾拥有过黑龙的空间类黑魔法,对于空间魔法的气息十分熟悉。

  可黛玉从未结交过懂得魔法的朋友或者招惹过西方魔法师,这屋内的魔法波动来得实在是令她摸不着头脑。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趁着空间波动完全消散之前,把罪魁祸首抓到再说。

  扬手一抓,困字方巾立即开始收缩,很快,一个小小圆球漂浮在阎贝眼前,她抬手挥退那团包裹在圆球上的魔法能量,一柄长约六十公分,成人手指粗的黑色细枝出现在她掌中。

  系统提示音入耳,阎贝知道自己没有使用权限,没有自欺欺人的选择卖给系统商城。

  屋内的魔法波动彻底消失,只余下一团黑色灰烬,以及她掌中的魔法手杖。

  院内雪雁等人都惊呆了,一边扶着小姐,一边目瞪口呆的看着屋内手拿手杖的夫人,回想起刚刚那神奇的一幕,看向阎贝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敬畏。

  “你进来!”

  少有的严厉声音及面孔,看得正处在恐慌中的黛玉心头砰砰砰直打鼓。

  可身体还是诚实的迈进屋里,眼睛盯着地上那摊黑色灰烬,心沉到了谷底。

  阎贝拿着魔法手杖,淡淡瞥了那堆黑灰一眼,而后抬腿从它身上越过,一扬衣袍,端坐在被火焰腐蚀的书案前,把手杖摆到桌上,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请你解释一下这一切。”

  不冷不热的态度,弄得人心中七上八下的。

  可这对黛玉来说不算什么,因为她总算是找到了宣泄的机会。

  “娘,汤姆在那本笔记本里”小姑娘颤抖着说道。

  他会不会死了?

  她不敢问出来,眼前这团灰烬令她感到害怕。

  “汤姆”原来这就是笔记本中的秘密,“呵呵~,听起来似乎是个外国人,还是个有仇敌的外国人。”

  “你不该再多说一些什么吗?”阎贝笑问道,只是那笑不答眼底,反倒让人觉得慎得慌。

  两滴晶莹泪滴从黛玉脸上滚落,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她只觉得后怕不已。

  “娘,汤姆会不会死?”

  阎贝扫了眼地上那堆灰烬,冷酷的说:“已经死了!”

  如果黛玉口中的汤姆是那本笔记本的灵,那么他绝对没有再活下去的可能。

  还有,桌上这柄魔法手杖的主人,魔法水平可不低,就算汤姆不是笔记本的灵,而是借助笔记本躲避的魔法师,那他活下来的几率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不过不排除汤姆是个在空间魔法上面有极高造诣的魔法师的可能。

  毕竟以这个世界的能量体系,能够躲过她数据之眼探查的魔法师实力不会差到哪里去。

  “娘,他真的死了吗?”黛玉哭着问道,眼泪汪汪的模样看起来分外可怜。

  “死了。”就算是现在没死也绝对不会活得下来,她不会给女儿那些虚无缥缈的期望。

  黛玉听见这话,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人狠狠扎了一刀,很疼、很疼!

  “娘!”没忍住,连阎贝那张严肃的面庞也不想管,整个人扑进她怀里,开始放声大哭,“呜呜呜娘你救救他,我不相信他就这么死了,他一定还活着”

  那么厉害的人,他可是有一条巨蟒当做宠物的人,他还有他的亲卫队成员们,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呢?

  她不相信!

  “娘你在骗我对不对?呜呜呜,你话说呀娘”

  阎贝没说话,只是抬手轻轻把怀中的人揽住,由着她哭。

  无法保证的事情,她不会轻易开口。

  “你先哭会儿,哭完再和我好好把你隐瞒我的事情全部交代清楚。”

  “娘?”只要她说清楚了娘就会有办法吗?

  可惜,阎贝却是摇了摇头,“我要知道前因后果,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听见这话,黛玉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次喷薄而出,险些没哭断气儿。

  她还不到十三岁,根本无法辨别清楚自己对汤姆是什么样的感情,只是觉得这样一个人突然就死在自己眼前,她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阎贝随她哭,她早就叮嘱过这个姑娘有什么异动一定要告诉她,可惜姑娘不听,她还能说什么?

  一切苦果只能由她自己来承受。

  人呢,总是这样长大的,还能哭,说明问题还有得救,若是哭都哭不出来,那才是真的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