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自己现在属于伤心过度,哭晕的状态,阎贝便放松自己,把自己百多斤的体重交给身旁架着自己的两个婆子。

  等两个婆子气喘吁吁的把她放到榻上时,这才模模糊糊睁开眼,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明媚而忧伤。

  两个婆子是粗使婆子,没有资格随身伺候,把夫人放下就出去了。

  现在整个林府得用丫鬟家丁全部在忙着主人家出殡之事,阎贝房间内根本没有一个丫鬟伺候。

  好半晌外头这才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走进来一位妈妈。

  她是贾敏从娘家一起随贾敏来到扬州,是贾敏最信任的人,姓刘。

  一进屋门便见夫人正仰头感伤,也不敢出声,只是走到桌边为主人倒一杯热茶送去,希望她心中能多一丝安慰。

  阎贝对这一切都还没熟悉,她现在正在整理信息,没有心思喝茶,抬手指了指身旁的高茶几,示意刘妈妈把茶先放下。

  紧接着挥挥手,把人赶了出去。

  这间房似乎是夫妻俩一同居住的房间,屋内还有一张书案,书案后是许多典籍,桌上的砚台内还有半干的墨迹,显然主人刚放下它没有多久。

  如今主人林如海去世,这些东西恐怕再也不会有人去动。

  按照剧情时间线,这会儿男主正好飞升上界,走到大结局,也就是说,之后的剧情自由度将会提升,不再受到剧情控制。

  如此一来,她居然不知道黛玉日后的命运,怕是只能摸索着来,扭转值可能不太好掌握。

  不过现在外头一团乱,暂时有林氏族人帮衬不是长久之计,还得赶紧有个当家做主的人出来稳定局面才是。

  林如海无子,只有林黛玉一个独女,从刚刚看到的情况来看,短时间内这个丫头怕是担不起如此大任。

  既然如此,也只能是让她这个原配夫人出来主持大局,才算名正言顺。

  只是不知道林氏族人会如何安排她们母女俩。

  剧本中鲜少提及林如海一家,为了躲避步上贾宝玉后尘,主角林宪特意躲着这边,黛玉一家都没有什么戏份,更不要说林氏族人了。

  想从剧本中得知林氏族人的信息成为不可能,倒是可以找本红楼梦原著出来借鉴一下。

  这般想着,阎贝立马打开无所不有的系统商城,搜索红楼梦,居然还真的有。

  不但有,它还有多种读取方式,最便宜的是书本读取,最贵的则是自动输入记忆。

  阎贝选了个折中的,以影像视频作为读取方式,费用一百点金钱,还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内。

  这一看,首先引入眼帘的便是那个支系庞大的人物关系图,要不是耐心过人,看到这关系图的第一眼,阎贝觉得就自己可以直接原地爆炸!

  先是对四大家族的简单介绍,而后才是与四大家族有关的其他姓氏,如甄家、林家,只要是出场过的人物,介绍十分详细。

  可惜,林氏一族出面人只有林如海。

  姑苏林家,书中说道:这林如海之祖,曾袭过列侯,今到如海,业经五世。起初时,只封袭三世,因当今隆恩盛德,远迈前代,额外加恩,至如海之父,又袭了一代。

  至如海,便从科第出身。

  虽系钟鼎之家,却亦是书香之族。

  也就是说,林如海祖上也与贾家等四大家族一样,为世袭王侯,但只得到第四代便没了,落到林如海头上,已经没有爵位。

  但他自己争气,走科举之路,高中探花郎,重新振兴了林氏家族。

  如此,便再也没有其他关于林氏家族的讯息。

  若说有,也只剩下阎贝自己的猜测。

  身为姑苏二十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从先祖发展至今已有五代,入口庞不庞大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一点,便是他们既算商人也算书香门第。

  既然是书香世家,还出了林如海这样的人物,家族内部应该挺和谐吧?

  阎贝又回想起刚刚出殡时看到的林氏族人,他们在处理黛玉晕倒的这件事情上,安排得当,合情合理,并不似小人行径。

  这么说来,黛玉之后的命运可能并不似原著中那样悲惨,有娘有族人庇护,她不会惨到哪里去。

  可这样一来,阎贝更加猜不到黛玉的结局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呗,好歹她还有系统提示音这玩意儿提醒不是?

  走错了便是降低扭转值,走对了,自然会增加。

  这般想着,阎贝已经有了个大约计划,那就是走一步看一步,相当佛系。

  心里的烦忧得以疏通,阎贝端起刘妈妈放在一旁的茶水慢慢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随时注意外头的情况。

  一杯茶正喝到三分之二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院门外传来,越来越近,目的很明确,就是她这院子。

  从脚步声来判断,来人大约有三个,一女两男。

  阎贝放下茶杯起身往窗外看去,便见一年轻男子带着小厮,正在一名丫鬟的带领下进了院子。

  守在门口的刘妈妈瞧见来人,完全不敢相信,愣怔半秒这才惊喜的迎了上去。

  “是琏二爷来了!”

  “太太,是琏二爷来了!”刘妈妈又回身跑回屋里来,人还没走到近前,眼眶便红了,“太太,有救了”

  听见她后头这句话,阎贝便知道眼前这个婆子一直在担心她的情绪状态,仔细回忆了一下剧情中符合眼前这人人设的对象,试探着叫了声:

  “刘妈妈?”

  刘妈妈根本听不出来太太是在试探,只以为她是再问贾琏的事,赶忙笑着解释道:

  “太太,娘家来人了,是琏二爷,才到扬州,刚下船便急匆匆赶来了,正在院里等着夫人呢!”

  “呀,这可如何是好,快把人带到小厅去,我这就过去。”

  “哎,知道了,那奴这就去知会二爷。”

  刘妈妈急忙出去招呼,阎贝起身从榻上坐起,一边整理衣裳,一边往外走。

  斜对面小厅里已经人有在里头,瞧见阎贝过来,屁股刚沾到凳子上的贾琏腾的又站起身迎了出来。

  论辈分,来人是他姑母,他这个小辈可不得起身相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