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450 儿子胆子超大的
  不过现在有了她,她会尽她最大的努力让孩子从阴影中走出来!

  心中暗自下了决定,阎贝打算再修养一会就出去寻找自家儿子,可这个想法才刚刚落下,一点细微的脚步声却突然从那扇紧闭的门后传了过来。

  声音极小,可见来人十分小心。

  起先阎贝以为是其他人类幸存者,想起自己现在的状况,立马拿了一张幻字方巾握在手中。

  不过紧接着她便从那道脚步声中判断出来人体型。

  大约有六十斤左右,这体重不可能出现在成人身上。

  是个孩子!

  脑海中浮现出这四个字的同时,阎贝眼睛顿时一亮,紧紧盯着门背,静静等待来人的出现。

  “吱呀”一声,很小的声音,若不是地下室里太过安静,阎贝都有可能错过。

  锁打开,房门迅速打开,而后一个小小身影迅速钻了进来,紧接着熟练的重新把门从里面锁上。

  整个动作,他做得行云流水,就仿佛做过千遍万遍似的,中间连一丝停顿都没有。

  这是一个心里素质极硬的人。

  他关好门,弓着身子缓缓走下阶梯,小心翼翼的样子,怀里好像抱着很重要的东西,生怕它们掉落。

  他自顾走着,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睁着眼睛的阎贝。

  这是个小男孩,八九岁的年纪,穿着一条灰色短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背心。

  只是这背心上沾满了血渍以及黑灰,只有几处干净地方能够看出来它是白色的。

  一头漆黑如墨的头发乖巧的贴服在头上,额前的刘海有些长,可即便这样,也遮挡不住男孩精致的面庞。

  不似亚洲人的黄,他的皮肤十分白皙,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惨白,脸上一丝红润也见不到。

  唯一的红来至他薄薄的唇,粉红色,或许是许久没有饮水,嘴皮有些发干。

  低垂着的黑色眼眸黯淡而麻木,长长的睫毛在脸上留下剪影,仿佛把他整个人都遮盖在这片小小阴影里一样。

  看着这样的一个孩子,阎贝脑海中下意识跳出来三个字。

  堕天使!

  这是个被上帝抛弃的孩子。

  他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总算是察觉到了她的异常,低垂的眼帘缓缓抬起,如黑曜石般的黑眸从黯淡无光变得闪耀,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坐起来的人,僵住了。

  “妈妈”许久,他尝试着唤了一声,声音极小,带着气音,以及害怕。

  是的,害怕。

  害怕这一声呼唤没有得到回应,害怕眼前这一切是自己的幻觉。

  毕竟,他离开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任何生气。

  但是,她笑了,轻轻点了点头,带着点试探的喊他:“星珩?”

  星珩狂点头,赶忙放下怀里抱着的东西,快步朝她跑了过来,站在活生生的她面前,眼里已经闪烁着泪花。

  他怔怔站着,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一遍,怎么看都觉得不真实,而后伸出手,颤抖着放在她鼻尖下,试探她到底是死是活。

  温热的鼻息喷洒出来,好像烫到了一般,小手慌忙退去。

  略微的停顿后,他眼中的泪水滚落下来,嘴角缓缓上扬,又哭又笑,而后轻轻坐了下来,轻轻窝进她的怀里。

  耳朵贴着心脏位置,感受着底下的震动,男孩紧紧抱着她的腰,无声哭泣。

  耳边响起的提示音把阎贝沉浸在震惊中的阎贝惊醒,看着埋在自己胸前的黑色脑袋,她突然感觉不到了身体的疼痛。

  唯一的右手环住男孩并不算壮实的身子,一下一下轻轻拍打着。

  眼见差不多了,阎贝笑着问道:“你去哪里了?”

  听见她的问话,感受到脸上至胸腔里传来的震动,星珩这才觉得眼前的一切变得真实起来。

  他从她怀中退了出来,先是冲她笑了一下,又忍不住轻轻抱了她一下,这才快步走到刚刚放东西的地方,把东西拿了过来。

  “这是什么?”阎贝好奇问道。

  虽然她已经经过数据之眼探查到里面是什么东西,但还是装出期待的样子。

  “是消炎药。”他雀跃答道。

  声音出奇的好听,像百灵鸟,轻快中带着晨间阳光的清爽,与剧本中介绍的黯哑低沉完全不同。

  当然,也有可能是小子现在还没有到变声期,声音还没有发生变化的原因。

  他把包袱打开,里面是一瓶五百毫升的消炎药水,以及一颗外皮焦黑的土豆。

  等等!

  这是食物!

  “星珩,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阎贝皱眉问道。

  “在外面捡到的。”星珩笑着答道,拿起土豆一边剥皮,一边看着她,笑嘻嘻道:

  “妈妈你放心吧,有我在,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然后我们去找医疗舱,这样你失去的手就会好起来的。”

  百灵鸟一样的声音在耳边回荡,配上男孩雀跃的语气,这一段话应该很好听,可阎贝却从中听出了一丝异样。

  但她没有戳破,只是静静看着他。

  果不然,男孩被她看得怔了一下,虽然很快他又恢复了正常,但是正在剥土豆皮的动作却停了一下。

  右手状似不经意的从消炎药水瓶上擦过,正好带走了一点不小心残留在瓶子上的血滴。

  “妈妈,你吃。”他把剥好的土豆递到她的面前,眼眸亮晶晶的,好像黑暗的世界又有了光亮,让他有勇气继续前行。

  阎贝垂下眼帘看了眼嘴边黄橙橙的土豆,又看看星珩期待的眼神,最后把目光落到他身后那一片腥红上。

  “妈妈?”他后知后觉的顺着她的目光扭头看过去,瞧见那一片鲜血淋漓,面上并没有任何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害怕和恐惧。

  “哎呀!”他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懊恼道:“我居然忘记它们了!”

  “妈妈你先吃。”他把土豆塞到她右手掌上,认真哄道:“我去处理掉这些东西,妈妈你不要害怕,有我在呢,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说完,转身便去寻找工具,而后把这些阎贝都觉得有点不忍直视的碎块全部用铲子弄到了地下室里另外一间小杂物房内。

  目睹全程的阎贝:这土豆老娘吃不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