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大约七点钟左右,阎贝继续带着孩子随忠叔前往市里为客人梳妆打扮。

  这一次的客人是位九十岁的老头,死得很安详,面带微笑,身上的衣服也已经由子女为其替换,阎贝等人过来要做的事情很少。

  当然,做得少,得到的报酬也低不少,没有红包,只有六百块的基本酬金。

  这次是由忠叔执手完成,阎贝做助理在一旁帮点小忙,而小明则乖乖听妈妈的话,坐在死者家人特意为他准备的小凳子上,耐心等待妈妈完成工作。

  只是简单整理仪容,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做完了。

  三人收拾东西离开客人家里,忠叔说还要到下一家去,那一家比这家还要简单,他便一个人过去了,好心放阎贝半天假,让她去添置点东西。

  毕竟那天来时母子俩浑身上下就只有身上那点东西,其他的生活用品全都没有,想着日后方便,忠叔这才愿意给阎贝放假,不然按照他平时的认真态度,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平白得了半天假,阎贝有点小窃喜,带着儿子往附近最大的商场走去。

  的确是要准备些日常洗漱用品,还得买两套衣服,不然迟早要露馅。

  不过奇怪的是,昨天殡仪馆发生了这样的诡异事情,街道上却没有听到人们议论,也没有见哪一家新闻在播报,应该是消息被上面的人给压了下来。

  走着走着,不由得想起了昨天见到的尸变事件。

  那个变异男人之所以会变成那样,八成是血族搞的鬼。

  还有那个渣男斯派洛,也不知道在血族中是什么身份,搞不好尸变男的事情还与他有关系,这样的人必定会招来男主,以后最好不要再遇到才好。

  但是,就在阎贝暗自祈祷时,她怀中的小明童鞋却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小手指着前方商场大门,小嘴里不停发出惊讶的“啊啊啊”声,喊得阎贝心都紧了起来。

  凝神四处探寻,没有张山、也没有千年僵尸王,呼~,那还好。

  轻轻吐出一口气,阎贝这才抬眼顺着小家伙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对上了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眸,霎时间,抱起怀中莫名激动的小家伙扭头就走。

  斯派洛这家伙居然还敢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是真想挑战她愤怒的极限吗!

  阎贝扭头就走,怀里的小明眨巴眨巴眼睛,有点没反应过来,可眼见那道亲切的气息要被抛下,他立马不依的开始在阎贝怀里扭了起来。

  “妈妈!妈妈!下!下!”

  他要下去,他要下去嘛!

  “下什么下?有人抱着你还不知足?”阎贝低喝道,一句话,直接把小家伙给堵得无话可说。

  “可是可是”可是半天,由于语言系统尚不完善,小明愣是急得说不出来。

  他感觉到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可是却被妈妈抱得紧紧的根本身不由己,他到底要怎么办?

  从有意识开始,这是小明童鞋第一次动脑思考办法,可惜,还没等他思考出个所以然来,他老妈已经把他抱到了出租车上。

  “大妹子,去哪儿?”司机笑问道。

  阎贝一边把儿子放下,一边关门并答道“随便去哪儿都行,先开车吧!”

  “这”司机有些迟疑,但还是先依言启动车子。

  但是,没想到“嘭”的一声,副驾驶上突然多出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差点吓得司机把油门当成刹车来踩。

  不过幸好多年的行车经验让他的身体下意识做了正确的反应。

  大多时候一辆出租车不可能拉到满客,所以很多时候都会同时接几个客人,此刻见到副驾驶上多出来的男人,司机平复了一下心情后问道

  “先生要到哪里去?”

  “我和后面的女士一路。”他丝毫没有停顿的回答道。

  “斯派洛!”阎贝冷喝一声,伸手挡住一直想往副驾驶挪的小明,在副驾驶后轻声警告道

  “不滚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

  “你在生我的气?”他回头看她,一脸的无奈,“你们女人就不能理智一点,有什么事情慢慢解决吗?”

  “生气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他摇头补充道。

  司机听见这话,下意识抬眼看了下后视镜,小明那张惨白但是蜜汁可爱的小脸蛋露了出来,努力冲他身旁这位黑衣男士露出亲昵的笑容,小摸样可爱极了,也和他身旁这位黑衣男士像极了。

  “原来是一家人啊。”司机一脸过来人的样子,劝解道“大妹子,看在孩子的份上,啥事儿不能好好说呀?都是一家人,有问题就一起解决嘛。”

  阎贝抬手把努力想要往前凑的小家伙往后一拉,冷声解释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有,有,有”小明一边点头一边努力从妈妈的咯吱窝底下钻了出来,咧开小嘴,龇着小米牙冲斯派洛直笑“嘻嘻嘻~”

  “小呆子,我才是你妈!”阎贝吃味儿的把小家伙又拉了回来,咬牙提醒道。

  可惜,此刻的斯派洛对小家伙来说具有致命的吸引力,他好奇的打量这个第一次见就觉得亲切的男人,小手抬起,指着他的眼睛,惊喜道

  “一样的!”

  蓝色的眼睛,和宝宝的是一样哒!

  司机刚刚听见阎贝义正言辞的否认还差点信了她,现在听见小明的话,再次把大小两个男人打量了一遍,而后惊喜道

  “哟,眼睛一样的好看呢,又大,睫毛又长又密。大妹子,你家宝宝还是个混血宝宝呢,人家都说混血宝宝特别可爱,这一看还真是哈!”

  他全然没注意到阎贝冰冷的面庞,自顾道“你看孩子这么喜欢爸爸,你怎么舍得不让他们在一起呢?”

  “你说得对!”斯派洛冲司机点了点头,“父亲和孩子就应该在一起。”

  他直接略过阎贝那越来越冷的目光,眼中只剩下努力想要往他身旁凑近的小家伙。

  小小脑袋,小小的手,小小的脚,什么都是小小的,和血族里那些拥有成人体格的新生儿完全不一样,简直可爱死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