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115 熊孩子是真的熊
  “作孽啊!你们这群孩子是谁家的啊!说!你们是谁家的,谁砸的玻璃?去把你们家长给我叫来!”

  阎贝刚跑到花园里就听到这充满愤怒的呵斥,心里头顿时就是咯噔一下,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不然,女人的第六感无比的强悍,正感到不妙,下一秒,玻璃被砸的刘家女儿刘芳,一个三十多岁还没嫁出去的胖姑娘,凶悍的目光瞬间把刚从楼下跑下来的阎贝锁定。

  “你!”她伸出手指指向阎贝,怒喝道:“新来的,你是谁的家长?你家孩子砸了我家的玻璃,还差点伤到我爸,这事你要是不给我家一个交代,我跟你们没完!”

  被点名的阎贝莫名心虚,抬手扶额,只觉得自己头很痛。

  正想去问孩子中间的方小俊事情经过时,看到自家老妈被人家指着鼻子骂的方小俊笑脸一收,皱着两条小眉毛,蹬蹬跑到阎贝身前,双手张开把她护在身后,张口就冲刘芳骂道:

  “你这个嫁不出去的胖丫头,不许骂我妈!你家玻璃是马小伟砸的,你问我妈干什么!再指着我妈我上来咬你哦!”

  稚嫩的童音落下,现场气氛一瞬间变得十分尴尬。

  感觉到刘芬那张不停抖动的脸蛋下逐渐积累起来的怒意,阎贝低咳两声,一把捂住方小俊的嘴,谄谄笑道:

  “那个,姑娘啊,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哈”

  说着,抱起想要挣扎的方小俊转身就要溜,不成想一道破空声突然从背后响了起来,阎贝下意识往左边一闪,刚站定,“咻”的一只红色布鞋就从母子俩眼前飞了过去。

  “啪!”的一声闷响,鞋子落入花丛,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不过阎贝记忆里极好,只一瞬间就反应过来这只飞鞋是从刘芬脚上脱下来的。

  “你们给我站住!”眼看着鞋子不但没有击中人还丢了,刘芬气得脸色涨红,加上花园里其他孩子全都在刚刚那一瞬间跑了,她抓不到罪魁祸首,只好把目标定在阎贝母子俩身上。

  阎贝哪里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思,现在砸玻璃的又不是自家的娃,她管她是谁,她想走就走。

  于是乎,等刘芬急匆匆光着单脚从楼上跑下来时,阎贝母子的身影早已经不见。

  但她并没有就此放弃,一股脑追到了阎贝家门口来。

  阎贝可不怕她,直接把方老太推了出去,抱着方小俊躲在门背后看戏。

  “喂!姑娘你谁啊?”方老太堵在门口,叉腰喝问道。

  刚刚的事情她站在楼上看得一清二楚,方小俊已经说了不是他砸的玻璃她这个当奶奶的自然信他。

  况且这种事情,以方老太的思想,就算是她家大孙子干的,那也不能承认啊!

  于是乎,刘芬惨了,还不等她回答,方老太直接开启嘴炮模式,攻击力那叫一个强,只骂得刘芬这个本来理直气壮地被害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但说不出来,还觉得自己有点理亏,最后只能谄谄问了方小俊一句罪魁祸首到底是谁,得到准确答案后,转战马小伟家去了。

  那熊孩子最终下场如何阎贝不知道,因为隔天这家的奶奶就带着大孙子下乡下去了,刘芬想找熊孩子理论理论的机会都没有。

  说实话,阎贝挺同情她的,不过现在还是先管好自家的熊孩子再说。

  “嘭!”的一声关上房门,阎贝黑着脸,一把把还在得意的方小俊拎进卧室,把想要过来劝诫的方老太关在门外,一屁股坐到床上,开始对熊孩子执行冷暴力。

  “砰砰砰”方老太在外头敲门,一边敲一边焦急道:“小俊?奶的乖孙,你说句话呀,你说句话,你妈揍你没有?”

  站在阎贝对面,感受全方位冷气人形空调的方小俊抿了抿唇,飞快扭头看了眼身后的门,目露祈求,却一点声也不敢发出。

  这听不见动静,可把方老太给急死了,拍门声越来越响,嘴里的话也从焦急逐渐转变为对阎贝的警告。

  “阎贝!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是敢动我大孙子一根汗毛,老婆子我今天跟你没完我跟你讲!”

  “大孙子啊,你倒是吱一声啊,你不出声奶奶心里急啊,你说话呀阎贝!你不许动他一根汗毛你听见没有!”

  “娃为什么不出声?你这个毒妇你想对我大孙子做什么啊你!你快开门!听见没有!再不开门我去叫人了我!”方老太气冲冲的威胁道。

  她这话一说出,就觉得心里头那些不好的想法越发有可能变成真的,当下门也不敲了,转身就要往外跑去喊人。

  不过就在她即将跑出门去的前一刻,一楼的吴大妈突然出现房门口,把大门堵了个严实。

  阎贝在屋里听见外头的动静,眉头微皱,正担心这吴大妈会来搅局时,她居然开始劝起方老太来。

  那一句又一句的,直把暴躁的方老太安抚得服服帖帖。

  很快,客厅里就只有两个老太太一本正经的议论声,讨论的还是晚上的菜吃什么比较好这种日常哲学,只听得房间内的阎贝一愣一愣的。

  这个吴大妈,段数很高啊!

  不过这倒是帮了她一个忙,总算是可以好好收拾方小俊了。

  可怜的方小俊紧紧贴着门背站着,一连站了好久都没发现自家老妈有要说话的意思,渐渐的,他开始意识到什么叫做冷暴力。

  这无声无息的,加上这又是一个封闭式的空间,给方小俊心里上带来无尽的压力,这种感觉,比被暴揍一顿还要难受百倍。

  寂静在房间内蔓延,十分钟过后,方小俊开始受不了了,最主要的是他没搞懂为什么阎贝要这样对他。

  “又不是我砸的玻璃”半晌,他弱弱辩解道。

  阎贝没回话,默默看着他。

  “那个,我就是看了一下热闹而已,你们大人不也经常看人家热闹嘛,为什么我就不能看了?”他又问。

  阎贝还是不答话。

  方小俊急了,这段时间以来,他很享受阎贝这个妈妈带来的爱护和不一样的“慈母”式教育方式,一直感觉自己是妈妈的中心点,这冷不丁的突然失去了妈妈的关注,他开始感到不适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