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110 我不是你老婆
  “不了,我身上没汗。”阎贝淡淡回道。

  方建国一怔,抬眼看了她一眼,对上那双淡然的黑眸,总觉得气氛有些古怪。

  不过他只当是他们二人许久不见有些生疏,站起身来,笑道:

  “那你先回房,我去洗个澡,很快就好!”

  说完,不给阎贝说话的机会,扭头就冲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只听得哗啦啦的流水声,居然是直接用凉水从头上浇了下去。

  阎贝感受着从卫生间门缝里溢出来的凉意,只觉得头疼,起身抚着额头,先进房间去等。

  很快方建国就出来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后,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及膝短裤的他出现在阎贝面前。

  头发上的水还在滴,沿着脖颈一路滑落,那完美的肌肉群组织,以及那姣好的比例,瞬间给他那张只能算得上是五官端正的脸增添了几分硬汉的帅气。

  老实说,这完美身材让阎贝这个见惯了完美比例尸体的人都觉得有些心动。

  可惜,这特么是别人家的老公!

  眼看着方建国甩开肩膀上的汗巾直接就要往自己身上扑过来,阎贝瞬间把脚抬起,一脚就踹了过去。

  方建国可是真上过战场杀过人的男人,眼见一只小脚来势汹汹的朝自己身上踹来,虽然第一时间感到有些诧异,但紧接着目中显现出来的全是莫名兴奋。

  身体此时已经处于倾斜状态,在要往后躲闪已然来不及,不过身子往右一翻,不但躲开了飞过来的小脚,还倒在了床上。

  肌肉鼓起的长臂立即往坐在床边的阎贝袭来,本还想对他客气一点的她,无奈叹了一口气,长针取出,左右手各执两根,“咻咻”飞射而出,精准缠绕住袭来的大手,抬手一翻,白色丝线飞出来,瞬间把床上还没反应过来的方建国绑成了一个人形白粽。

  阎贝身体腾空飞跃到床上,双手拿线,一脚踩到还想翻身的方建国背上,无奈说道:

  “我不是你老婆!”

  所以最好给她安分些,不然她手下可不留情了!

  被踩住的方建国听见这话,不再试图挣扎,埋在床里的大脑袋侧了侧,努力想要往后看。

  “怎么?你还不相信吗?”阎贝瞧见他这个小动作,立马反问道。

  她都这样暴露了,他只要不是瞎的,一定会发现不对劲。

  但是,方建国真的瞎了,他侧着头,皱着两条粗眉毛,试探着问道:

  “你还生气呢?”

  “什么啊?”阎贝被问得一脸莫名其妙。

  方建国侧头回道:“就下午小俊的事啊?你还生气呢?我以为这事都过去了。”

  “你脑子没”问题吧!

  “我脑子好着呢!”阎贝话都没说完,就被方建国抢了先,他笑嘻嘻的讨好道:

  “你别总骂我啊,下午那会儿是在外头,你怎么着也得给我留点面不是,你看这,回家来我不就给你道歉了嘛。”

  “你别生气了成不是我的错,下次都听你的,你让我抱谁我就抱谁,虽然孩子是不太能惯着,但你要是想惯,那你惯,我来管,男女搭配,一准不累!”

  说着,感觉到身后之人没了声音,方建国还以为阎贝是被自己说动了,再次试图翻身。

  不过刚翻没一点,就让阎贝一脚给踩趴下。

  “方建国,你脑子是不是真的出问题了你?重点不在我生不生气,也不在于你道不道歉,而是我不是你老婆!你的明不明白?!”阎贝大声吼道。

  “我明白我明白,你不是我老婆,不是我老婆!”方建国连连点头,但就在阎贝以为他真的反应过来时,他又冲她暧昧一笑,“你不是我老婆,你是我爱人”

  阎贝瞪眼,一时间被这句你是我爱人给噎得说不出话来。

  苍天啊,来道雷把她眼前这个男人劈死吧!

  方建国可不知道阎贝内心的崩溃,感觉到背上的小脚力道有减弱的趋势,他立马抓住机会,一个鲤鱼翻身就翻了过来。

  阎贝已经感觉到事情隐隐的不对劲,没有再把他踢翻,一屁股坐在床上,两眼悲怆的望着眼前这个努力想要支起身子看她的大粽子,指了指自己的手,又指了指他身上的线,轻轻问道:

  “你看我这手法,看我这线,这针,你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

  “有啊!”方建国立马应道。

  “有什么?”阎贝双眼中重新亮起了期待的光。

  “你生气了啊,我感觉到了,可是咱们好久不见了,你都不想和我亲近亲近吗?”某男人可怜巴巴的问道。

  看着眼前这个突然从大灰狼转变成小奶狗模样的男人,阎贝感觉自己现在才是被雷劈中的那个。

  天啊!地啊!来个人把她眼前这个表里不一,人前人后双重面孔的男人给收了吧!

  “你怎么还生气呢?”似乎是感觉到了她身上的崩溃,他翘着身体关切问道。

  阎贝彻底失去了支撑自己的力气,仰躺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

  “你别和我说话,我想静静。”她毫无生气的说道。

  不曾想,大粽子却反问了一句:“静静是谁?”

  “噗!”阎贝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在喷血,双眼闭上,彻底把某大粽子脸上的求知**挡在了自己的世界之外。

  她现在真的想静静,真的,求别问她静静是谁。

  “你怎么了?”方建国见她闭上双眼,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本还以为她只是和他玩闹的想法瞬间被担忧替代。

  身上缠着的丝线似乎已经没了力道,正在缓缓从他身上褪下去,很快,他身上便再无一丝阻碍。

  身体一得到解放,方建国立马爬到床尾,本还有些兴奋的身体,在感受到身前之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悲怆之后,完全消散,那点亲近的心思彻底没了。

  感受到身旁真的安静了下来,一直紧闭双目的阎贝睁开了眼,黑眸看着头顶上方那张平凡的面孔,轻轻问:

  “方建国,我是谁?”

  “你是我老婆啊,不不不,是我爱人,是我爱人”生怕她又发脾气,他连忙改口,却不曾想到,这一句是我爱人,再次对她刚刚修复好的小心灵造成了二次暴击。

  阎贝:我选择狗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