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小÷说◎网 】,

  沈浪脸色一变,居然是极乐宫的商船?

  欧阳长风眼前一亮,立即纵身入海,脚踩浪花,轻功速度快到一种令人咋舌的地步,一个飞身,上了极乐宫的商船。

  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这欧阳长风,不会是想接着打劫极乐宫的商船吧?

  沈浪大感吃惊,这欧阳长风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这家伙不怕死吗?

  极乐宫的商船,甲板上站着一排排极乐宫弟子,为首的那名黑袍老者有化境中期的修为。

  见欧阳长风突然冲上船,一群极乐宫的弟子们脸色一变,大声喝道:“谁敢闯极乐宫商船!”

  黑袍老者立即跑到甲板前,看见了欧阳长风,不禁有些惊诧。

  “欧阳公子?”

  欧阳长风手持长剑,阴冷道:“我现在不再是欧阳家的人,是劫匪暴徒!你们赶紧拿出十万灵韵石,否则杀光你们极乐宫弟子,毁掉你们极乐宫商船!”

  欧阳家的那个天才来打劫商船?

  船上的一群极乐宫弟子们面面厮觑。

  黑袍老者愣了一下,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十万灵韵石!沈浪有点无语,这欧阳长风还真敢狮子大开口,不知道该说是狂妄,还是有胆气!

  “欧阳公子,你不是在说笑吧?”黑袍老者愣神道。

  欧阳长风目放寒光:“废话少说,若不想交出灵韵石,那就与我一战便是!把你杀了,再搜刮完你们极乐宫商船,我自然也能凑够灵韵石!”

  这话一出,甲板上的一群极乐宫子弟脸色有些怪异。

  黑袍老者脸一黑,怒道:“欧阳长风,看在你们欧阳家的份上,这种无礼的言语和举动老夫就不和你计较,快给我从极乐宫商船上滚下去!”

  “再重复一遍,我欧阳长风没有父亲!老子是劫匪!”欧阳长风满脸煞气,催动剑气,挥舞手中长剑。

  数道凌厉的剑气骤然而发。

  “啊!!!”

  数道惨烈之极嚎叫声传来,欧阳长风挥出的几道剑气直接将三名极乐宫弟子拦腰斩断,血液飘洒,血肉横飞。

  四周一片哗然,特别是极乐宫商船,已经炸开了窝。

  “欧阳长风,你敢杀我们极乐宫人!”

  黑袍老者暴跳如雷,没想到这欧阳长风真敢动手?

  “杀了又如何?速速交出灵韵石!”欧阳长风阴冷道。

  “你找死!”黑袍老者暴怒,临起一掌朝欧阳长风面门击去。

  欧阳长风施展轻功,双脚飞速往后一踏,身体朝后方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劈出一道剑气。

  黑袍老者的那道掌风也击了出去。

  “轰!”

  半空中一道炸响声,狂风呼啸,海面上都掀起一阵水纹。

  掌力和剑气撞在了一起,势均力敌!

  一旁正在围观的沈浪,脸上露出一抹吃惊的表情,这欧阳长风盛名不虚,剑招威力堪称惊人,他手中没有圣器,都能和极乐宫化境中期的高手掌力不相上下。

  “剑荡修罗!”黑袍老者目色一变,忍不住喊了出声。

  想不到这小子竟然练成了传说中的剑技,剑荡修罗!

  剑荡修罗是天级中阶武技,也是林海天山的顶级武技,和刀降修罗齐名,此武技势道极其凌厉,杀意凛然。

  这种剑技非常难学,如果没对剑法有一定感悟的人,是永远学不会这种剑招,没想到这欧阳长风天赋惊艳到这种地步!

  “哼,极乐宫也就派了你一名长老来参加拍卖会吧?今天我杀了你,远在桃花岛的极乐宫可赶不过来救你!”欧阳长风冷喝道。

  “大言不惭,受死!”

  黑袍老者火冒三丈,这欧阳长风天赋再好,实力不过化境初期,就算对方会高级一点武技,他岂会怕这种个小辈。

  黑袍老者快速击出双掌,欧阳长风举剑招架,双方缠斗在一块。

  欧阳长风能靠剑荡修罗的强大威力,足已弥补修为上的差距。

  主要是因为欧阳长风刚才已经打过了几场,消耗太大,这次对上化境中期的武修,渐渐有些不支。

  两人从甲板上打到空中,再从空中打到海面,欧阳长风渐渐被压制。

  沈浪看的津津有味,不得不承认,这欧阳长风真是用剑高手。

  一旁的船家惊慌失措,生怕战斗波及到这里,连忙对着沈浪说道:“前……前辈,要不我把波舟开远点?”

  “不!你再靠近一些,我想看的更清楚一点。”沈浪说道,顺手扔了几十枚灵韵石。

  见沈浪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灵韵石,船家两眼发亮,不知从哪生出胆气,立马说道:“好!”

  波舟朝着争斗的中心开去,沈浪近距离的观赏这场大战。

  欧阳长风双目如炬,呼啸一剑朝着黑袍老者刺去。

  黑袍老者眼疾手快,按住欧阳长风手中的长剑,空手夺白刃!

  手掌虽被剑气震出鲜血,黑袍老者却是咧嘴一笑,一声低喝,双掌全力击出的掌力,“咔嚓”一声脆响,将欧阳长风手中的长剑震断成好几截。

  “哼!”欧阳长风一皱眉,往后一退,扔掉了断剑。

  他正想从储物戒指取出备用长剑,但被黑袍老者抓住破绽,一掌拍了过来,欧阳长风心中一凛,只得后退闪躲。

  黑袍老者全力出招,欧阳长风后退时不慎中了黑袍老者两掌,口吐鲜血。

  “扑通”一声,欧阳长风一头栽进了海中,立马又从海中冲了出来,手上又重新拿起一把长剑。

  欧阳长风急喘几口气,受了刚才黑袍老者两掌,他已经受了伤,嘴角还在溢出鲜血。

  “哼,你的剑招虽然威力奇高。但你内力远不如老夫浑厚,还是乖乖的受死吧!”黑袍老者冷哼一声,朝着欧阳长风冲了上去。

  看样子这欧阳长风要坚持不住了,沈浪决定去帮他一把。

  极乐宫既然只来了一名化境长老,那对沈浪而言没什么威胁。

  杀了极乐宫这个黑袍老者,还能得到大量灵韵石,何乐而不为?反正他和极乐宫不死不休,索性出手帮欧阳长风一把。

  沈浪快速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青璃剑。

  眼看黑袍老者朝着欧阳长风冲了过去。

  “劈星夺月!”

  沈浪一声低喝,挥出一道凌厉剑气,袭向海面上的黑袍老者。

  “嗯?”

  黑袍老者吓了一跳,急忙转身击出一道掌风,招架住剑气。

  “轰!”的一声,剑气掌风相碰,激起一道浪花。

  黑袍老者脚踏海浪,后退了数十米才稳住了身形。

  “是谁?”黑袍老者又惊又怒,没料到竟然有人敢偷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