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绝命游戏 > 第三百八十八章 火光燎天
  “亡灵也敢冒犯本王!”

  棺魔王怒吼着,下一刻他抓起巨棺就向魔将抡了过来,长达七米的巨棺挥舞起来虎虎生风,原本正向棺魔王冲来的魔将赶忙双脚一蹬,身子向后倾,险而又险地躲过了抡来的巨棺。

  轰——

  就在魔将刚直挺起腰的时候,棺魔王高高举起巨棺直接向它砸了下来,这个过程让人目不暇接,即使是魔将也来不及躲避,它只能举起手中的骨刀挡在头顶,然而原本堪称无坚不摧的骨刀竟然直接被巨棺砸断,恐怖如泰山般的力量直接压得魔将单膝跪下,地面也跟着塌陷下去,石坝上的单落三人更是感觉地面猛然一抖。

  “乒!”

  单落将手中喝光的空木瓶扔在地上,紧接着他又从婓丝手中拿了一瓶囚鸟圣水喝了起来,此时他脸色涨红,手臂、脖子露出的皮肤更是青筋暴起,仿佛一条条蚯蚓在蠕动,狰狞无比。

  站在他身旁的婓丝紧张地看着他,生怕他忽然承受不住囚鸟圣水的能量暴毙而亡。

  只是就算单落能痊愈,他能战胜棺魔王吗?

  婓丝心里忍不住冒出了这个想法,但她并没有说出来,她很了解单落,就算打不赢也得拼命去战,因为这就是他为何能成为世界第一的原因。

  “砰!”“砰!”“砰!”……

  另一边,棺魔王拿着巨棺疯狂地砸着魔将,魔将用双臂挡在头顶,其手上的铠甲已经被砸成了碎片。它的膝盖更是陷进了泥土中,如同蜘蛛网的裂缝自它膝盖处向外延展而去。棺魔王的力量恐怖如斯!

  被压制着的魔将眼中青火舞动得越来越猛,仿佛随时都会夺眶而出一般。就在这时,一股白色火焰忽然从魔将身上喷发而出,惊得棺魔王也不得不后退。

  白焰燎起足有六米高,魔将整个身躯都被白焰缭绕,诡异无比,它的膝盖缓缓升起,带起块块碎石。

  “地狱惩戒,无人能违!”

  魔将缓缓开口说道,话音一落。它身上的白焰旺盛了起来,紧接着它双臂抬起,双掌平放合并,其身上的白焰开始涌入它掌心之中,看其节奏,是要开大招了!

  另一边原本瘫倒在地的季道人却是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看到魔将身上的白焰后脸色大变然后迅速转身对单落二人喊道:“快离开这里,快点!”

  话音一落,季道人赶忙用招魂镜召唤出了一头夜墓雕然后跳到它背上。而原本还在喝囚鸟圣水的单落听到季道人的话后脸色一变,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魔将,当他看到魔将上熊熊燃烧着的白焰后瞳孔顿时一缩。

  “扑呼——”

  黑凤血翅瞬间撑破单落背后的衣服张开,紧接着单落一把抱住婓丝的腰然后双翅一振向高空飞去。

  与此同时。魔将猛然双手一推,它掌心处聚集着的白焰好似激光般向棺魔王射去,棺魔王也不傻。他直接将巨棺竖立身前挡住了袭来的白焰。

  “轰隆隆——”

  刚刚飞出山顶的单落和季道人只感觉身后涌来一股热浪,惊得他们赶忙加速。同时他们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只见整个山顶已然被熊熊白焰覆盖住。其上的树林更是燃了起来,缕缕焦烟飘散在空中,显得很是壮观。

  悬浮在空中的单落瞳孔中倒映着火光,连他也被魔将这恐怖一击震撼到了,这下子棺魔王不死也残了吧?

  即使是隔着数十米,他们依旧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高温热气,季道人和婓丝脸上都是露出了狂喜之色。

  如此高温,棺魔王绝对会被烧死的,毕竟他被镇压了两千年,身体恐怕很难承受如此高温。

  就在婓丝和季道人满脸希冀看着山顶上的熊熊大火之时,右手抱着婓丝的单落伸出左手再次从婓丝手中拿过一瓶囚鸟圣水狂饮了起来。

  原本还关注着山顶情况的婓丝感觉手中的木瓶被拖走后她抬头疑惑地看向单落,但她看到单落仍不停地饮着囚鸟圣水顿时她就急了:“你不用这样拼了,棺魔王应该活不了。”

  闻言,单落将瓶口从嘴中挪出,他斜视着婓丝说道:“系统可没有提示他已经死了,再说我可不认为棺魔王就这么轻易地挂了。”

  话音一落,单落又开始继续饮着囚鸟圣水,与此同时山顶上的熊熊赤焰和白焰开始翻滚起来,仿佛两条火龙在交缠,整个画面很是壮观。

  “噼哩——轰!”

  惊雷从云端中落下,仿佛一条白色匹练闪现,天地为之一亮,紧接着山顶上的火焰翻涌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气旋,火狼开始涌入气旋之中,整个山顶的火焰都开始向其涌去。

  “血!本王要血!”

  一声恐怖咆哮忽然从火浪中传出,紧接着一道白色身影从火浪中冲出,正是单手抓着巨棺的棺魔王,他满头白发带着火星飘散在空中,他抬头满脸狰狞地望向单落等人,其血红的目光却是贪婪地盯着婓丝。

  一切发生得太快,婓丝和季道人甚至还来不及惊呼,棺魔王就向单落和婓丝撞来,匆促间单落下意识地转身用身体挡在了婓丝的身前。

  “砰!”

  被单落紧紧抱在怀中的婓丝只感觉一股巨力从单落身后传来,下一刻她就感觉天旋地转,而被撞飞出去的单落更是嘴中狂喷出一口鲜血,他眼前甚至一黑,差点就昏了过去。

  不远处的季道人呆立在夜墓雕背上不知所措,而单落和婓丝在空中划过一条美丽的抛物线后就开始向着山底坠去,而被饥饿感折磨地快要疯狂的棺魔王背着巨棺也倒身向他们追去。

  依靠在单落怀中的婓丝并没有受到伤害,但她能感觉到单落不停地吐着血,甚至鲜血还溅在了她的脸上,顿时她慌得不知所措,由于风压太大,她连话都无法说出口,只能将头埋在单落怀中。

  “可恶!”

  无法控制住身体的单落在心中怒骂道,被棺魔王这么一撞,他感觉后背的骨头都被撞断了几根,喉咙中的鲜血更是止不住地往外溢出,如果他就这么一直坠下去,绝对会摔得粉身碎骨!(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