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酒剑长歌行 > 第二百二十六章:被小看的紫珺焱
  “那两人就是传闻中以玄阳,玄阴自称的日月鬼王?看起来就像是那市井混混一般,不过确实是修为境界不可小觑的人,不如让我去和他们过过招,探探虚实?”

  从倒塌的第一层地狱离开,木九卿带着紫珺焱与明月逃过随他们一同离开了第一层地狱的日月鬼王的探查后,悠然自得的挑选了一家由活人经营着的酒楼,说是活人,其实早已被另一个世界遗忘,认为其人已死,入土下葬的亡者罢了,虽然形体容貌着实吓人,但终究是能感觉到一丝生气的。

  才从日月两大鬼王的浩瀚神识中逃离,生怕别人找不到他的紫珺焱就在一壶烈酒的醇香之中一边排着桌案一边口花花的想要去找到那两个鬼王,脸颊泛红的说着什么,要为帝族扬名立万,要让自己一战名垂千古,只可惜这些醉酒后的胡话早已被木九卿封锁在了他的嘴巴,能够听到的,也只有他自己,与两位同行的朋友罢了。

  最终紫珺焱这个自知酒力不济的酒鬼倒在了桌上,而就在木九卿打算将其送回房间的时候,曾一路尾随在他们身后,也就是与他们一同出现在第一层地狱的日月鬼王急匆匆的跑上了酒楼,还直勾勾的朝着木九卿这一桌走来,当那两位鬼王的两双眼睛掠过木九卿与他怀里的紫珺焱时,其中的玄阳鬼王踩着吱呀作响的木质地板走到了面前,看着就算醉倒了还在说着胡话的紫珺焱说道:“看来那个独占两枚鬼王玉玺的人就是你了,不如与我们做个交易,你将鬼王玉玺交出来,我与玄阴就不再打扰你们,还能让人护送你们离开,如何?”

  虽然不知道被自己封锁在道心深处的鬼王玉玺是如何被面前两人发现的,但木九卿能够肯定的是,这两位鬼王绝对来者不善,特别是耷拉着肩膀靠着门柱的那一位玄阴鬼王,从此人进入酒楼,出现在木九卿的感知中时,便有意无意的散发着一股阴邪恶毒的杀戮气息,相比玄阳鬼王的直接,不拖泥带水,玄阴鬼王更擅长出其不意,暗箭伤人。

  “我想阁下是认错人了吧?在下可是连听都没听说过什么鬼王玉玺,就连两位的名号都不曾了解,你这一上来就让我交出那什么鬼王玉玺,可真是强人所难,无礼至极啊”,将手中茶杯轻轻放下,木九卿看向玄阳鬼王的双眼闪过一丝凌厉,一道剑影瞬间从他手中闪电般劈砍而去,随着一声金铁交鸣之音,被木九卿这一招给吓得不轻的玄阳鬼王才发现自己跟前正明晃晃的插着一把三尺长剑,这把长剑距离他的喉咙不过几寸,而使出这一招的木九卿依旧稳如泰山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头也不回的轻声警告道:“若两位依旧不死心,继续纠缠与我的话,这把剑刺入的可就不是那扇门了,不知两位对我这个回答还满意否?”

  白露飞霜剑的剑鸣还未曾消失,玄阳鬼王只能在玄阴鬼王的帮助下站起身来脱离了那近在咫尺的剑刃,但这位鬼王似乎还是不愿死心,在木九卿警告之后,依旧凑至跟前,用他那副人不,鬼不鬼的面容狰狞着说道:“你别不知好歹,要知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的结果!在鬼域,鬼王就是至尊无上,只要我一句话,你连这家酒楼都走不出去,我想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哼!我看你们才是不知好歹!”

  玄阳鬼王的话还没有说完,木九卿也还没有回应,被木九卿重新安置在了座位上的醉鬼紫珺焱倒是醉眼朦胧的站起身来,在前者极尽嫌弃的目光中走至他的跟前,更是出乎玄阳鬼王意料的,就那么一巴掌扇在了前者的脸上,还在做完这一切后不自知的朝着玄阳鬼王的脸,一边喷着酒气一边撩着袖子咋咋呼呼的呼喊着说:“你敢对我朋友动手,先问问我紫珺焱同不同意!看我不把你的嘴巴给撕烂,让它尽说些瞎话,惹人心烦!”

  这下可好,紫珺焱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让本就生性火爆,还继承了上任鬼王的玄阳鬼王再也无法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火,从进入第一层地狱见到早已破碎虚无的祭台直到离开第一层地狱后的一无所获,急功近利的玄阳鬼王本就是憋着一口气来到此处,与木九卿的交谈也是处处‘忍让’,但紫珺焱这般目中无人的举措,玄阳鬼王如何能忍?

  只见玄阳鬼王捂着自己泛红的脸颊后退一步,另一只手则是对着紫珺焱五指张开,微微一曲,一股霸道的阴邪之力就如从天而降的天外陨石一样,极具冲击力的冲撞在了紫珺焱那紫霄神雷日夜锤炼的肉体之上!

  如果让其他人来硬接玄阳鬼王的这一招,就算同样是至高,也会被这股力量震碎内脏,从而导致灵力紊乱,再起不能,但由紫霄神雷日日夜夜折磨的紫珺焱,不但修为境界高深,就连肉身修为也足够惊世骇俗,在玄阳鬼王含怒的一击下,紫珺焱不过是后退几步,穿在身上的衣服被震碎飘散罢了,身体内外却是毫发无损,但就是这么一退,玄阳鬼王自己也想不到,原本认为必杀的一击,竟是让紫珺焱提前醒了酒,而在紫珺焱醒酒之后,玄阳鬼王才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对手。

  “可恶,这鬼域的酒竟该死的醉人”

  晃了晃自己依旧浑浑噩噩的脑袋,双眼却已清明的紫珺焱嘟囔几句后将目光放在了不远处的玄阳鬼王的身上,看着这个‘见义勇为,乐善好施’的将自己打醒的鬼王,紫珺焱挺直了身板,捏着拳头走上前去,直接无视了其背后的玄阴鬼王,径直挥出一拳紫霄神雷包裹的重拳。

  “居然敢小看我!看我如何,唔啊!”

  想要接下紫珺焱这一拳的玄阳鬼王在倒飞而去,落在桌椅之间时都未曾明白,为何同为至高境的两人,他的含怒一击能被对方轻易接下,而自己却无法抵挡那随意的一拳。

  “切,我当是何方神圣呢,却是如此不堪一击”,摆了摆手毫发无损的右拳,紫珺焱走至倒地不起的玄阳鬼王面前蹲下身子与之对视说道:“我朋友说没有,那就是没有,你与你的朋友若是继续纠缠,我紫珺焱不介意在这里让你们横尸当场!明白了吗?哼!”

  或许是因为在这家酒楼中的大多是亡灵魂魄,或是修为有成的修士,大大咧咧的紫珺焱毫不在意自己是否会误伤他人,在警告了玄阳鬼王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另一边的玄阴鬼王降下了一道水桶般粗的紫霄神雷,还在顺利施展了紫霄神雷劈开整座酒楼之后欺身上前,根本不给后者反应的机会,又是一击夹杂着雷霆的重拳朝着人家的脸砸去。

  “紫霄神雷,看来阁下是紫霄界,紫霄帝族族人”,与玄阳鬼王那个冒失鬼不一样,玄阴鬼王不仅在修为境界上略胜一筹,就算是心境,神识魂海也要更加强大几分,在头顶的紫霄神雷落下的瞬间,玄阴鬼王就认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但号称万法俱灭的紫霄神雷不得不躲,在施展身法,从雷霆之间游走脱身之后,玄阴鬼王去到了自己的同伴身边,将其搀扶起身护在身后时,才开口对着一拳打空,还想追击而来的紫珺焱说道:“既然是紫霄帝族族人在此,玄阴便替玄阳道一声抱歉,但玄阴不能眼看着自己的朋友受伤甚至死亡,所以,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我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