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酒鬼醉天 > 第974章 不强求了
  “这样啊!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强求了。”周皓等人脸上都露出一些失望之色。

  敖天齐见此,便笑道:“各位,小弟虽然不能与你们同行,但你们都是小弟的朋友,日后还是有同行的机会。再说,不久后的京都我们就能再次相逢,到时又能把酒言欢。”

  “哈哈!!这话说的倒是啊!既然天齐兄弟有要事,我等几人就不耽误天齐兄弟了。”

  听到敖天齐话,周皓等人纷纷表示理解,同时心中也很高兴,敖天齐能将他们当朋友来看待。

  在他们看来,敖天齐有如此的实力,对他们如此客气礼遇,众人心中还是有些感激的。

  只是一旁的周家老祖,心中稍微觉得有些惋惜。

  听敖天齐的意思,他知道敖天齐最多也只会在周家待一天了。

  其实,敖天齐不愿意与周皓等人同行,是因为他知道在周家外面还有一个五阶高手在等着他。

  他不想因为自己,让周皓等人受到伤害。

  当下,宴席继续进行。

  这场庆功宴一直喝到很晚才算结束。

  敖天齐也喝了七分醉。

  回到自己住处后,敖天齐发现球球已经趴在他的被窝里睡着了。

  敖天齐没有打扰它,也没有倒头大睡,而是运用清心咒,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一些,然后拿出‘换容术’继续学习起来。

  他打算抓紧时间,通宵学习这门秘术,尽量在剩下的一天时间内将它学会,然后及早离开赤金城。。。。。

  与此同时,周家府邸外,有两个鬼祟的身影正隐藏在黑夜的阴影中。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在场中监视敖天齐的海七和海狮。

  “七叔,你说那个王天齐是武家子弟吗?”

  黑暗中,突然冒出一个低沉的声音,却是海狮向海七提出心中的疑问。海七沉吟了一会才道:“这个不好说啊!那小子有修炼水系是没错。可是,要说他是武家子弟的话,他水元气最强才对,但实际他的火元气和木元气比水元气都强。这就有些不合理了。”

  “是啊!我也为这事疑惑。七叔,你说那个王天齐会不会不是武家子弟,那个铁英红才是武家子弟啊?”海七又沉默了一会道:“我看那铁英红不像有隐藏实力,先前散场时,我故意靠近她,有暗中试探过,她好像真的只是火系武者。

  目前来看,还是那个王天齐的可能性大一些。只是那个王天齐太奇怪了,其五系天赋不像血继家族子弟表现出来的天赋啊!好像都很不错的样子,这真让我搞不懂。哎!如果我们身上有玄武令就好了。他们到底是不是武家子弟,只要有玄武令,一下就辨认出来了。”

  “就是啊!可惜那玄武令和海龙大哥一起消失了,对了,海龙大哥到底去那了?怎么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真的被害了。“

  听到这话,海龙变色阴沉:“我看海龙应该是遇害的。以海龙的实力,能有人将他神不鬼不觉地杀害,那个铁英红做不到,而王天齐却是能做到的。总体来说,那个王天齐大有问题。你没见那王天齐隐藏实力的本事倒不小,可能是海龙小看了他,在他面前露出什么马脚,结果反被王天齐给害了,我想事情应该就是这样了。”

  “七叔,听你这么说,确实有道理。看来那王天齐的嫌疑极大,海龙大哥很可能就是遭到他的毒手了。七叔,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对付他?”

  “怎么对付?那只能等着他出了周府,我们再暗中跟踪。等远离了赤金城后,我们再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动手,活捉了他,再逼问一些情况。到了那时,一切真相就明白了。”

  听到这话,海狮微微点头,旋即又道:“七叔,王天齐那小子可是五系武者啊,不好对付啊?你能活捉得了他?”

  海七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之色:“哼!就算他是五系武者又如何?从他白天展露的气势来看,他的实力虽然很强,但还远没达到五阶武者的程度。我要活捉他不难,只是稍微要费些手脚而已。”

  “这样啊!那就太好了!我还以为五系武者有多厉害呢!”

  “呵呵!!五系武者确实很厉害!那也只能说与同阶武者相比。他想越阶挑战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尤其是武者越到后期,越阶挑战就越加不可能的。”

  “这话说的倒是!”

  “好了,我不和你多说了。海狮,我们轮流监视周府的动静。这上半夜就你先来监视吧,我先去一旁睡一会,下半夜我来监视。”

  “是,七叔!!”

  当下,黑暗中,二人开始轮流监视起周家的动静。

  就在海七二人监视周家的同时,金家也在发生着一件事情。金家大院,金远城的卧室中。

  那床上正传来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声。而金近原就坐在床边,满面愁容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金远城,他的身后还站着一名神色阴霾的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看起来四十多岁,容貌上与金远城有几分相似,但看起来只是普通却不是很丑陋。

  其实这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金远城的父亲,金中镇。听到自己儿子的呻吟声,金中镇似乎很是痛苦和愤怒,当即问道:“爹,我现在就去周家宰了王天齐那个小杂种?他竟踢烂了我儿子的命根,我要让他不得好死!”金中镇说去就去,却被金近原叫住。

  “慢着!中镇,你怎么还是那么鲁莽?你以为你现在去周家,你就能杀得了那个小畜生?你以为周藏那个老匹夫会坐视不管?”

  “那怎么办?难道那个小畜生踢烂来了我儿的命根,就任他逍遥?不行!我一定要杀了他,我要用他的性命来偿还对我儿的伤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