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九道神龙诀 > 第245章 史上第一
  第245章 史上第一

  如今面前的这些阵法禁制堆,乃是仙人所布置,可想而知,威力会有多恐怖。张小风是想,若是破坏了此座禁制,产生大爆炸,会不会把整座天山雪脉都毁灭了去。

  众人眼里,仙人都是那种法术通天,举手投足,都是能毁天灭地的恐怖存,布置的禁制产生的威力,自然仙人实力之上,区区炸毁一座天山,显然还不够,搞不好炸掉半个修真界都有可能。这些虽然只是张小风的假想,倘若真有这样的可能,张小风显然会成为千古的罪人,受千古之人唾骂。毕竟炸毁半个修真界,死伤会有多恐怖?若是引起山崩地裂,海啸等等天灾,是会威胁到整个凡间。

  那样一来,张小风连想都不敢想。

  所以,此刻张小风直直的望着众禁制堆,双眼无神的有些发呆起来。若是禁制堆如一座大山,想要以一人之力,如愚公移山一般,至少还有挖完的一天,毕竟修真者的寿命极长。而且还能动作,挖上一点也就是少一点,至少行动了。但是如今,张小风却动弹不得,也就是说自己根本不能有任何动作,这种无奈才是悲哀的。

  无形之,张小风便被禁制捆锁住,甚至让张小风觉得有种绝望的念头来。而从这点,张小风显然才明白,修真者与之仙人的差距,是何其之大,大得直是让人不敢想象。

  虽然难度越大,挑战越高,但是此刻根本连动手挑战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张小风干脆闭上了眼睛,让自己不要再去多想,想多了是影响心神,费脑汁而已。与其一直捆锁与纠结,不如安心的享受平静加的划算。

  但是张小风闭上双眼之后,却发觉自己难以安心,脑还是想着外面恐怖的禁制堆。毕竟眼前如此庞大的大阵,好比自己眼前站着一只猛兽,而自己却无任何的战斗力,怎能安稳静心。而到后面,张小风是有种想强迫自己静心的冲动。

  面对如此之大的捆阵,想必任何人这样的情况,都难以承受如此之大的打击,简直就是折磨,让人崩溃。

  所谓生不如死,想必就是这样的感受吧。

  而回想到灵儿,碧月还有白羽时,张小风却似乎安定了一些。因此张小风便缓缓的抛开了眼前的压力,顺而将所有的念头,都转向了三女。从回想自己初次拜山学艺,见到了人生所遇的第一大仙女碧月,而后到灵儿,后到白羽,往昔的片段浮现时,张小风嘴角甚至露出了丝许的微笑来。

  回想到自己调戏,以及恩爱的甜蜜片段,张小风嘴角是邪笑了起来。所谓有喜便有悲,甜蜜的回忆顺而又转向了悲伤的画面,从碧月的心碎成痴,到灵儿的十年痛楚,张小风便再次的回到了现实之,心是由愤怒,化为了动力。

  原本有些消沉的意志,此刻都激昂振兴了起来。而原本痴呆之时,所见的所有禁制,此刻也全部脑海之复制构架了起来。

  一见到此,张小风是释放出身上的所有元素威力,将所有的禁制堆,一个不漏的全部模拟了一便,脑海之一一刻画了起来。单一的破解某个禁制不行,整体的破坏禁制,也不行,自己也做不到。虽然面对如此巨大的问题,但张小风却是提起精神来思考。

  万事总会有个例外,张小风便是想成为这个例外,坚信面对困难自己都能挺过去。自己的背后,还有灵儿、碧月以及白羽支持着自己,她们就是自己的激--情,她们便是自己的动力。

  张小风尝试的破坏了脑海自己模拟的其一个禁制,当真如自己所想,全部崩塌的攻击自己。而若是能化为无数个自己去同时破每一个阵法禁制,虽然模拟之,自己做得到,毕竟是缩小了的禁制,而且丝毫没有攻击性的猜测。但是化作了现实,张小风自知自己没有那么强大,毕竟每一个禁制都相互的连接所有,相当于无数个自己要同时面对破解所有禁止的威力。那该是需要多恐怖的修为力道。

  而破坏禁制这个念头自己早已排除,所以接连的几个方案下来,张小风依旧无法破解。见没有解决的任何方法,而或许无聊也是无聊,张小风此刻却是研究起每一个阵法的构架起来。看了一个又一个,直到将所有的禁制都看完。

  “哎!阵法的构架,以及所有的排布,好是好,但是,似乎还不够完美,若是加以……”张小风看完之后,心缓缓的对这些禁制,做出自己的评价起来。虽然自己如今算不上什么阵法禁制大宗师,但是自己修炼的乃是道神龙诀,而第三道神水诀,便是阵法禁制的阐释造诣。所以对于阵法禁制,有之自己独到的见解。

  然而想到后,张小风顿时停滞了下来,甚至有些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原本有些无聊而且又有些无奈的张小风,此刻双眼却顿时却亮了起来。

  错综复杂的阵法禁制,没有丝毫头绪的破解之法,而且触碰任何,都将引起其他阵法禁制的攻击,原本张小风看来,乃是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团,毕竟如此恐怖的禁制堆,别说一一破解了,光是逐一的研究,张小风就花去了将近半年,这还要多亏张小风身上的水元素众多,若是常人,搞不好一辈子都看不完。

  破阵,修真者一般的方法有寻找阵眼,以断开供应禁制的能量来源。其次,便是借以类似的阵法,进行破坏禁制。再次,便是直接用无上的法力,直接强行轰碎禁制。当然,或许还有其他的诸如此类的其他方法。

  但是,所有的方法张小风看来,对无法破解这个禁制堆。但是无法破解不等于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如今的张小风脑海,便是生出了一个疯狂而又大胆的想法来。

  面对破阵,一般人都想破解轰碎。但是,又没人想过修复呢?

  张小风将所有的禁制看了一遍,发现了其的不足,此刻张小风脑的疯狂而又大胆的想法便是,用自己独到的禁制理解,加以修复和改善这个不完美的禁制堆起来。

  张小风看来,若是自己个疯狂的想法成功的话,这个禁制堆将完美起来,而且完成之后,这个禁制堆不再是别人布置的,加以改造后便是属于自己的。自己的阵法之,来去还不自如?

  “哈哈哈!我张小风,史上想必是第一大天才,这都被我想到了。”张小风终于安奈不住心这个疯狂的想法,而狂笑的自恋起来。

  不过,并非张小风狂傲,这样的想法,史上确实是独一无二的,毕竟从未有人想过,面对禁制,不一定非要破解,而是改造变成自己的,加以利用。真有种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的无厘头。

  但是张小风此刻仅仅是理论而已。但是能想到这样一个独特的方法,张小风已经跨越了一个阵法造诣了,比之修真界的阵法大宗师,还要高的一个层次领域了。

  安奈住心的激动,张小风开始平静情绪,自己的脑海,开始逐一的改善每一个复制的禁制。幸运的是,张小风身上如今拥有三道元素,分别为水元素、土元素以及火元素,加之自己体内有三颗本源珠子,张小风不担心自己会缺乏元素能量,所以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胆改造工程,便张小风的脑海,进行逐一的改造起来。

  虽然工程量庞大,但是完善一个,加之禁制的布置方法相同,而且许多还是相似,张小风改造禁制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缺乏五行之另外的元素,但是张小风看来,填补禁制之缺乏的元素弥补或者修复,已经大的改善了整个禁制堆了。

  而张小风此刻的目的,便是将所有的禁制堆,用自己理解的构架,形成一个完美的打整体,但是却又不破坏原有的形式。虽然理论之,这样的想法确实可以通过,但是做起来,却相当的麻烦而又复杂。

  但是,如今只有这样一个方法,所以,张小风忘乎所以的改造起来,而时间,却是点滴的一一飘零凋逝。

  “哇哈哈!老子终于搞定你了。”张小风的神识站自己的脑海,面对自己眼前的一个大圆球,兴奋的大笑道。

  原来冰峰山洞内的禁制堆,原本的造型犹如一个残缺的月亮,如今的张小风却是把它变成了一个圆月,等同于所谓的圆圆满满。而且张小风填补的地方,与之阵法禁制堆,没有任何的冲突,是与之原禁制堆相辅相成,密切的接连起来。原本不完美的地方,张小风都逐一的改造,修复之下,奄奄接近完美起来。

  虽然不是十足的完美,但是比之原有的散乱禁制堆,已经进步和完善了许多了。

  张小风将这个被自己改造成圆珠一般禁制堆,伸手握了手,不管如何捏握,似乎都不会瓦解,而且外围还是被自己的元素包裹,也触动不到禁制,张小风心不禁激动了起来。虽然不知过去了多久,但是此刻的张小风却感觉身心是如此的乏累,望着手的圆珠,张小风真有种想哭的念头来。

  不容易,不容易啊!这一切,来得太不容易了!

  理论成功了,但是实践还没开始。此刻才是张小风为紧张的时候,毕竟这些都是自己想象的,真正面对现实,却不知是否成功。

  望着手的圆珠,张小风有些紧张的释放出自己的神识,随后将神识缓缓的融入了手的圆珠之。或许由于紧张,张小风甚至闭上了双眼不敢再看。

  而灵力的一个释放,整个圆珠顿时亮了起来,张小风此刻感觉,自己就是整个圆珠,圆珠便是自己,而这……不就是自己所要达到的目的吗?

  然而此时,张小风双眼之,却流下了泪痕。不是悲伤,而是高兴,极度的高兴使得张小风不由自主的落下眼泪来。

  顺而,张小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神识也退出了脑海,再次睁眼面对面前的所有禁制堆。心再没有害怕,再没有了无奈,而是无的沧桑。此刻张小风心情很是平静,漠然的望着眼前的一切,随后身飘出了三道元素,三颗本源珠子的支持下,不断的散发而覆盖了所有的禁制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