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吉时医到 > 第四十七章惊讶
  杨大小姐不说脉象而是用脉搏来辨病症,当真是与人不同。

  “《通评虚实论》里说,脉搏大滑,久自已;脉小坚急,死不治。这里说的脉搏和大小姐说的可是一样?”

  柳成陵略微低沉的声音,就似悦耳的琴音被掩在棉花底下,掩住了音色却遮不住锋利。

  她不能就这样被他问住,“脉的浮、沉、迟、数,本来就是要从部位、速率、强度上辨别,我说的正是脉搏的速率。”

  杨大小姐的声音听起来平常,却气势逼人,这样言简意赅地说下来,倒是会让问的人觉得自己学疏才浅,心中羞臊不敢再开口。怪不得京里许多老郎中都辩不过她。

  柳成陵收回目光,站起身,“大小姐不方便去闫二爷那里,我过去传话。”

  听到脚步声响起,杨茉眉头轻皱,被这个柳成陵一问,她有一种要被拆穿的感觉。她用现代医术治病,仗的就是杨家百年行医手中有许多秘方,很多人在意的就是这些方子,很少人会仔细揣摩她说的每一个字。

  柳成陵却一下子就能找出她的语误,从此之后她要更加小心应对。

  柳成陵走出屋子,伸手摸了摸脸颊边的胡须,他这般装扮从来没有被人质疑过,却好像被杨大小姐一眼看穿。他在人前掩盖身份,杨大小姐又在遮掩什么?

  屋子里安静下来,杨茉将注意力都放在病人身上,眼看着沙漏中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床上的郑姨娘有些耐不住。

  杨茉吩咐秋桐,“让人将冰块和药准备好。”这种以毒攻毒的法子,不能有半点差错。

  两个时辰到了,下人扶着郑姨娘吃了药,杨茉这才从屋子里出来。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闫二爷那边也服下了黄花蒿。

  沈微言从侧室里出来,杨茉看向沈微言身后,不见那个柳成陵。

  “闫二爷的情形怎么样?”

  沈微言仔细地道:“服下药就看什么时候能退烧。”

  只要高烧能退下,五天左右基本就能痊愈。

  杨茉隔着幂离和沈微言对视,“那个柳成陵是什么人?”

  沈微言看了杨茉一眼,便低下头去摸索卷起的袖子,“是……是我药铺的掌柜,质疑用疟病治杨梅疮,才要跟来看看,刚才已经走了,”说着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大小姐说可以带郎中过来……是不是我……”

  沈微言就是性情太温和了,她每次和他说话,都像是在吓唬他,让她总有一种欺负人的感觉,“你从前见他就是这个模样?”

  沈微言沉默片刻,“我也是今天才见到。”

  那个柳成陵真是让人觉得奇怪。

  “杨大小姐,沈郎中,”小丫鬟从东侧室里跑出来,带着哭腔,“二爷眼睛不知怎么了……”

  杨茉心中一凛,先沈微言一步进了东侧室。

  闫二爷睁着眼睛直直地向前看着,嘴里不知在嘟囔些什么。

  这是超高热危象,如果不将体温立即降下来,病人很可能短时间就休克死亡。杨茉顾不得别伸手去触碰闫二的四肢。

  四肢灼热。

  “快去准备一盆冰水。”杨茉看向愣在一旁的丫鬟。

  丫鬟缓过神来立即跑了出去,外面顿时一阵慌乱的响声。

  “要用冰水给二爷擦浴,”杨茉仔细吩咐沈微言,“擦浴要从耳后、颈部开始,连续擦,直到皮肤发红,然后再擦腋下和身体其他地方。”

  沈微言连忙点头,“我知道了。”

  杨茉从侧室里退出来听消息,刚看到一盆盆冰水端进去,身后传来闫府管事的声音,“杨大小姐,老爷可能找到您说的那味药了,只是不知晓到底是不是,请您过去看看。”

  药找到的可真是时候,金鸡纳树粉和青蒿素联用会让病症好的更快些。

  ……

  闫家将杨茉请进厢房,不一会儿功夫从番僧那里拿来的东西都放在院子里,闫阁老和两个被请进闫府的番僧也从屋子里走出来。

  透过帘子缝隙,杨茉看到了两个穿着长袍的外国人。其中一个学着大周朝男人的装扮将弯弯曲曲的头发束起来,另一个散着中短发,两个人脸上都有愤愤的神情。

  闫阁老一脸的深沉,旁边跟着一个人正向这边看过来。

  是柳成陵。

  柳成陵对上帘子后那双平静的眸子,杨大小姐这时候并没有半点的担忧和慌乱。

  转眼间那帘子放下,将后面的人完全掩住。柳成陵淡淡一笑,别开了眼睛。

  “这些都是从番僧那里找到的,”杨茉旁边的管事妈妈低声道,“听说府里人过去的时候番僧正在拿药粉,看到来了人,番僧便将药包扔在这些东西里,他们便找不出了……”

  大大小小的药包有许多,谁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

  杨茉看向旁边的管事妈妈,“妈妈去问问阁老,能不能将所有树皮、药粉类似的东西都找出来,粉状的东西……先让两位番国先生说说都是什么,再让他们尝一尝。”

  管事妈妈目光闪烁,不明白杨大小姐的用意,却也不敢怠慢,忙去向阁老禀告。

  闫阁老听着一怔,杨大小姐这是要从番僧脸色上看出端倪?杨大小姐听说过能用这药治疟病就已经让人惊讶,如何能从这么多东西里找出那味药。

  闫阁老正在犹豫,旁边的柳成陵低声道:“阁老何不试一试。”

  反正现在没有更好的法子,何不试一试。

  一句话让犹豫的闫阁老下定了决心。

  闫阁老看向旁边的管事,“先将如树皮、药粉样的东西都找出来,”说着转头看两个番僧,“还请两位说说那些东西都是什么,不妨再尝一尝。”

  果然,大周朝的人不懂得分辨神药,两个洋人不禁挺直了脊背,“我们说没有那些药,阁老不但不信还将我们抓来府上,让我们留在京中是皇帝陛下的旨意,阁老这样对我们,我们定要上告朝廷……”

  两个洋人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在大周朝的权利。

  开弓没有回头箭,到了这个地步,就算要获罪他也不会回头,闫阁老神情低沉威严,“没有药自然放你们回去,两位就算要上告朝廷,也要等到从这里出去。”

  两个番僧面上似是百般不愿,心中却十分高兴,欢欢喜喜地将所有粉末都尝了一遍,面粉、骨粉、贝壳粉、珍珠粉、教会的神物,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东西。

  杨茉仔细看过去,两个洋人如同跳梁小丑,脸上表演出各种表情,根本没有一个是真实的。

  杨茉看向旁边的管事妈妈,“将那些尝过的东西拿来给我瞧瞧。”

  两个洋人眼看着东西一件件都送进厢房里,他们侧着头向里面张望,却只看到了一片女人的衣角。

  他们不禁觉得好笑,该不会是那个知晓金鸡纳树的杨大小姐?别以为知道药名就能辨出哪些是药粉。神粉从来不随便拿出来,杨家知晓也不过是听到些传言罢了。

  杨茉将药粉仔细闻过去,她不是尝不出奎宁的味道,而是不知道洋人这些东西是否都能食用,有没有毒,只得让两个洋人先吃过一遍,这是最方便、快捷的办法。

  现代人大部分都尝过奎宁,奎宁水加松子酒合成了鸡尾酒的配方,虽然现在鸡尾酒中奎宁水的含量少了,但是奎宁特有的苦涩味道却是鸡尾酒最重要的部分。

  从这些东西里找到哪个最像奎宁水,她开始有些忐忑,可是尝到那种熟悉的味道后却无比的笃定。

  杨茉将一包粉末递给管事妈妈,“这就是我们要找的药粉,拿出一些来我要用,剩下的交给阁老。”

  管事妈妈小心翼翼地将药粉挑出一些,然后才将药拿了出去。

  站在外面的洋人,伸头看到闫府下人手中的东西,顿时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眼睛,冷汗一下子从身体各处冒了出来。

  **********************************我之前写的让大家误解小柳是穿越来的么?小柳是本土男非穿越。至于谁是男主,还是要猜猜猜的哈。感谢jxbao01同学送来的平安符。感谢苏微。同学送来的香囊。感谢琴的心灵之梦同学送来的平安符。感谢双子座75同学送来的平安符。感谢annabell810同学送来的pk票。感谢瑾儿vv同学送来的pk票。感谢寂寞~清秋同学送来的pk票。今天有人的角色上演啦,有没有发现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