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进击的宠妃 > 21020 所谓匀宠
  @$!6*&^*5*^%#6*@$5^%$#!@#$

  外面闹得纷纷扬扬,不过却没有哪个大臣敢上奏。毕竟皇上宠*谁都是后宫之事,前殿不得插手,况且君王上朝勤勉依旧,连个像样借口都没有,自然没有人会去触皇上霉头。

  沈妩一直悠闲万分,除了安稳地待锦颜殿里,一心等着皇上召唤之外,其余时间都用赏花逗鸟闲趣上了。毕竟这偌大锦颜殿里,属于她自己势力人少之又少,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连续被召宠九日,沈妩肤色越发红润娇艳,原本后宫之中,容貌上就无人与她争锋,此刻是如此。

  太后面上神色越发冷淡,她寿康宫里还闲置着两位美人呢!自从皇上被沈妩这小妖精给勾去了之后,皇上除了请安之外,甚少此停留,许晴她们二人自然是没机会多接触了。

  这日从寿康宫请安后,坐上了轿撵一路回了锦颜殿。不想落轿之后,竟是看到有一顶从二品位份配轿停门前。明心等几个宫女都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沈妩。

  只见她脚步顿了一下,脸上露出几分了然神色,似乎早就猜到了来人。她抬起手拢了拢发髻,便迈着悠闲小碎步慢慢走进去。

  沈妩跨进内殿时候,便见到沈娇那道艳丽身影。此刻她正坐梨花木椅子上,手里端着杯茶悠悠地品着。身旁弓腰侍立着明蕊,脸上带着一副讨好笑容,似乎正轻声向沈娇说些什么。

  “嫔妾见过娇妃,恭请娘娘金安!”沈妩双手紧扣放左腰侧,轻轻屈身弯膝以示恭谨。

  沈娇微微愣了一下,习惯性地打量着她。姐妹俩足有六年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了,她虽日日请安时都能见到沈妩这张娇俏脸,但是这样细瞧,沈妩身上那种少女娇俏和柔媚愈发清晰而迷人。

  内殿里一时寂静了片刻,沈娇处于发愣之中,沈妩则努力调节着心里那种近乎震颤怒火。她紧扣双手几乎使了全身力气,才遏制住想要活活掐死沈娇冲动。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若不是沈娇分不清利益轻重,说不准前世她还可以留个孩儿世上。

  “姐姐?”沈妩迟迟没有听到沈娇声音,心里怒火稍微降了些,慢慢地抬起头轻唤了她一声。

  沈娇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一把抓住沈妩手腕让她起身,脸上带着几分歉意笑容,轻声道:“我们姐妹也有好几年未见了,看见你便一时愣了神!”

  沈妩动了动唇角,让自己脸上发僵神情变得柔和起来,浮现出一抹淡笑,柔声回复道:“妩儿也甚是想念阿姐!”

  “这位便是娘给丫头?”沈娇和她对视了一眼,姐妹俩脸上自然皆换上了完美无缺笑容。沈娇边说边抬起食指,轻轻指了一下侍立身旁明蕊。

  自打沈妩进入内殿,明蕊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始终低着头,似乎不敢看她一般。此刻听到沈娇提起她,便轻轻抬起头看了一眼坐主位上姐妹俩,眸光里带着几分期盼神色。

  “是,王妃怕我初进宫不懂规矩,特地找个人来伺候!”沈妩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脸上丝毫没有不自神色。

  倒是沈娇冷哼了一声,轻轻用力地将手中茶盏放到了小桌上,发出轻微闷响,显然是带了些许不高兴情绪。

  “娘先前跟我说时候,我还当送来是个多懂事儿呢!没想到却这般巧言令色,方才这贱婢胆大包天,我面前就敢胡言乱语。娘也糊涂,让妹妹你受委屈了,待会子就让这贱婢跟我走便是了,免得误了你前程!”沈娇冷下脸来,比沈妩大了七岁脸,早已没有了那份水灵。

  不过毕竟是做惯了上位者,此刻一发怒,周身那股子气度就出来了。

  明蕊吓得腿一软,她根本没想到娇妃会如此直白地说出来。沈娇是沈王妃亲生姑娘,按常理肯定是站王妃这边,所以她才敢发牢骚。沈妩每回出去,宁愿带着明音、明语,都不会把她带上,她这心底就难免生了几分怨恨。

  沈妩轻轻笑开了,这位阿姐笼络人方面,还是那般出色。不惜落了亲生母亲脸面,也要给沈妩出口气。若不是沈妩早就看透了沈娇本质,兴许又要上演一出姐妹情深戏码。

  “姐姐言重了,王妃也是心疼我们姐妹几个。这大秦后宫就像是无底洞一般,一家家如花似玉姑娘送进来,又有几个能得宠?即使真得宠了,又能坚持多久?明蕊这丫头长得好,兴许日后还能派上用场,王妃应该是想着减轻我们负担。”沈妩挥了挥手,脸上是一副无所谓模样,相反她声音还十分柔和,完全就是一位特地安抚沈娇好妹妹。

  沈娇轻轻挑了挑眉头,却是没说话,只是冲着她努了努嘴,示意继续往下说。

  “妹妹也是初来乍到,还不了解皇上脾性。生怕此刻便把这丫头推出来,徒惹皇上恼怒,反而闹得不美。就想着先把她藏着,等时机成熟了再说!”沈妩一直打量着她神色,见她没生气,便一股脑把自己心底想法都说了出来。

  明蕊跪地上听得一愣一愣,恰好沈妩低下头扫了她一眼,两人四目相对。明蕊才回过神来,连忙俯下/身,整个人匍匐地上,哀声求饶:“奴婢粗鄙,不明白婉仪心思,寒了主子们心。奴婢该死,求两位主子饶命!”

  明蕊哭得好不可怜,沈娇秀气眉头却是越蹙越紧,看着趴她脚边正不断磕头明蕊,沈娇心底烦闷也越发严重。她想都没想,直接抬起脚冲着明蕊肩膀踢过去。

  顿时明蕊哭喊声就顿住了,完全没料到娇妃会亲自动手,惯性作用直接摔了个四仰八叉。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娇妃,沈娇面色阴沉,眸光里隐隐现出了几分杀意。她吓得连忙跪爬着,继续向沈娇脚边靠近。

  “给本宫闭嘴!你这是想让外头人都听见么?”沈娇暗咬着银牙说了这么一句,脸上阴冷神色不减,显然是怒火攻心。

  内殿里一片死一般寂静,沈妩低着头也不说话,捧着茶盏偶尔抿上一口,遮掩住嘴角讥诮笑意。

  果然,这位阿姐性子一点都没变,还是动不动就喜欢惩治下人!好生厉害。

  “妩儿,不是当姐姐说你,这锦颜殿你也该着手整治了,免得有哪个小骚蹄子往这里头塞人!还有你现如今正得宠,怎好便宜这种烂泥扶不上墙贱婢,她还是由我带走处理!”沈娇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裙摆,面色严肃地说着。

  跪趴一旁不敢乱动明蕊,心里十分忐忑不安。显然沈娇这几句话,就已经定了她去处。只是不知这位娇妃,会如何整治她?

  “姐姐如果要这般,我自然不会拦着,只是王妃那里”沈妩没有说完,脸上却露出几分难办神色。

  沈娇摆了摆手,满脸不乎,轻声道:“娘那边我来说,她也不知道这后宫情况,总是乱插手,不要给我们添乱才好。”

  沈妩轻笑着点点头,握住茶盏手指却是轻轻用力,似乎想要嵌进去一般。身为王妃亲生女儿,沈娇竟这般说沈王妃,亲母女就是不一般。一个把女儿宠到性子骄横*耍小聪明,一个被宠成只顾自己蠢货。

  “说起来,皇上一连宠幸妹妹九日,妹妹定是累极了!”沈娇柔荑摸索着茶盏边缘,眼睛也不看向沈妩,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倒是沈妩心中一紧,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原本还不觉得,经姐姐这么一说,好似真有些力不从心!”沈妩不动声色地顺着她话往下说,脸上轻柔笑意不变。

  沈娇猛地抬起头,对上沈妩脸。她眼眸里带了几分欣喜神色,显然对于沈妩这个回答十分满意。

  “是这样,太累了就容易出错,想来妹妹也该知道皇上那追求完美性子。踏错一步很可能就彻底惹恼了他,不如趁着现他还宠幸于你,你见好就收,把这份宠幸匀一点给世家其他姐妹!”沈娇语气里难得带了一丝商量余地,十分绵软,倒是有几分讨好意味。

  沈妩秀气眉头一挑,脸上笑意却是不减。瞧,这天下就是有这种不要脸人!见她得宠心里不舒坦,又怕便宜了另外两方势力,便想着让她引荐旁妃嫔给皇上。可是世上哪有这样两全其美事情!

  “那自然是好事儿,能有姐妹和我一起。用一句俗语,有福同享嘛!”沈妩挥了挥手,脸上笑意越发娇俏,十分爽地便答应下来了。

  这内殿里总共就沈妩姐妹俩,外加一个明蕊。此刻另外两个人看见她这副无所谓模样,都有些愣神,显然是被惊吓到了。对于皇上恩宠,如此不看重人,沈妩乃是后宫第一个!

  沈娇见她如此妥协了,脑子里又多转了几个弯,不由得轻声“啧”了一句,道:“妹妹,你这也太好说话了!以后旁人这么跟你说,你千万别答应,哪怕是世家也不成!这回主要是有几个逼得太紧了,我才松口!”

  沈娇还喋喋不休地解释着,沈妩脸上一直挂着理解笑意,不断地点头应承。心里早就有些不耐烦了,沈娇就是这样一个人,她想要东西,千难万阻得来才是好,若是她要时候,别人不矫情地挣扎一下再给,她立刻就不会那么喜欢。

  “姐姐也别着急,我自然晓得。这后宫里当然是我们姓‘沈’姐妹亲。不过姐姐也不妨告诉那几人,我也只能力,若是皇上不答应,我也没法子!”沈妩轻轻按住了她手腕,柔声制止了她下面未说完话,脸上带着几分歉意。

  “那是自然!”沈娇点了点头,轻声应承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木有了,所以以后推迟到下午五点,给我一点缓冲时间撒~

  乖乖地留爪印哦,歌爷不想动粗,tat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