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焦土黎明 > 第八十九章.个人账户
  上一次使用aats的时钟过载尚是在肯特堡避难所中,但腕表赋予西蒙的力量几乎是一瞬间就击败了处在全盛状态的异形。一枚中口径炮弹塞进腹腔,何等的伟力才能掰开异形的獠牙利齿?

  相比于数月前过载后成了一滩烂泥的昏厥状态,西蒙虽然受创严重,脑海震颤不休,飞蚊黑幕掠过眼底。但最后一股意志维系着西蒙不陷入昏迷,他很清楚,今非昔比,无论是东方龙或是西方龙都不会放过任人宰割的羔羊。

  躯体似乎在响应着脑海中枢的呼唤,西蒙看着瑞安将急救针扎进手臂静脉里,含有刺激性因素的药剂源源不断地汇入血液,短短一小时,西蒙所承受的剂量就达到了战前军医认定的高危范围。他的眼眶像是滴入了红墨水,迅疾通红,那是毛细血管接连在爆裂。奇迹般的,西蒙感到他渴望着的力量与意志,回来了。

  西蒙挣扎着扶住步枪站起,耳畔滚雷般轰鸣。瑞安刚挨个救治完剩余龙湖佣兵,她瞅了一眼满嘴血污的西蒙,从胸前衣袋抛出一颗医用糖果。“保持清醒。”西蒙吞下糖片,顿时,薄荷味麻痹掉了舌尖感官,淹没了酸涩喉头,就连眼前不时飞过的黑幕一并消失,除去被活尸啃噬撕扯出的伤势,西蒙感到依旧能继续战斗。

  “女王正在向交汇点逃离,所有能动的,跟上!”对讲机充斥着吼叫、爆炸、烧灼。瑞安支好盾牌,将伤员围在中央。“你听见了,我们走!”他们两个落在了最后。活尸的血液异常黏稠,导致激战后的楼层呈现出更加深邃的炼狱黑,堪比天堂鸟的羽毛。

  “b队抵达第23层,注意驱赶活尸数量。”停电了六十多年,电梯自然跟着停摆,兰德踩过灰尘足有一寸厚的阶梯,一路上,b队遭遇的活尸不会多于二十只,意味着女王统领着巢穴内的活尸主力军,龙湖佣兵伤亡惨重不假,但他们达成了战略意图,压缩着活尸的移动范围,最终聚而歼之。

  acd三支队伍成功聚拢,生力军添补上了阵型漏洞,佣兵们得以继续以旺盛火力开道。活尸女王被击伤,活尸群失去统一指挥,仅凭悍勇很难对推进阵型造成致命破坏。“换弹匣!”凯南大喊道,后备火力旋即跟上,子弹擦着耳朵飞过。“别他吗对着我!对着活尸!”凯南骂道。

  “我知道。”沙哑嗓音宛如利箭刺穿心脏,饶是凯南以龙湖佣兵身份纵横废土许久,乍听到该死之人恶魔般低语,仍是禁不住的追悔莫及。“我知道我该对着谁。”西蒙握着从死人手里掰来的m27。不论那款步枪,从后脑射入的子弹都会轻易摧毁人的脑中枢,就像是活尸张口一咬必定能留个大凹坑一样。

  “换位!”凯南叫道,借着墙柱挡路机会窜进了另一个站位,西蒙没有执着地跟去,脚步坚实,与瑞安一道担负着后备火力。他的ak100满载子弹背在肩后,狙击枪如是。

  海德拉,血债血偿。

  佣兵们以枪榴弹、手雷驱逐着活尸进入交汇点。“我看见

  了,a队。”兰德这次没朝着对讲机,巢穴另一端,佣兵们紧随前一人,迅速构建防线。“高兴我们又见面了,长官。”队长说道。

  “我也是。”兰德小队保持着较完整战力,他们当仁不让地发起了最后进攻,困兽犹斗的活尸群被骤然增多一倍的火力杀死地纷纷倒伏于女王脚下,活尸女王绝望地左冲右突。但那一边都是死路一条,此时才到下午,从25楼,百米高空坠下,无非是替佣兵们省点子弹罢了。

  “停火!停火!”兰德松开扳机,挥手致意,子弹在活尸女王硬质皮肤上溅出一溜火星,即便是换上穿甲弹依然无法做到实质伤害,但架不住佣兵们密集攒射例如眼窝、后肢等略显脆弱部位,女王“唳唳”凄凉悲鸣,坐拥数百子民的鼎盛已是昨日黄花,在人类精英部队的绞杀下,它就是个头比较大的猛兽而已。

  “拿火箭弹来。”b队通讯员闻言卸下背包,里头是一支折叠成两半的at-6单兵火箭筒,通讯兵卡好密闭螺圈,交给兰德,筒内即有一颗预装弹。西蒙眼瞳微微一缩,这是战前大规模列装盟军的制式火箭筒,虽说不如古斯塔夫无后坐力炮般用途广泛性能强大,但其价格低廉易于快速生产的特质,俘获了将军们的心。

  兰德按下发射钮,84mm反坦克破甲弹的尾部的固体推进剂燃烧产生高压气体,自行飞出发射筒,弹出稳定翼,这种设计初衷为令步兵在中短距离内获得反装甲能力的武器,非常适合对付废土一干重韧甲防御的突变生物。活尸女王哪里躲得过去速度极快的破甲弹?弹头触体,热刀切黄油,高能炽热金属射流直接炸碎了活尸女王一条硕大前臂。

  “愚蠢女孩。”兰德叫道:“装弹!”,龙湖佣兵们垂着枪口,饶有兴趣地看着活尸女王受死,任何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类都不会对此类场景感到残酷。黄金和平时代早已湮灭在核爆尘埃里,人类对世界的统治地位受到了空前挑战。活尸要保证种族存续,人类何尝不是?

  说到底,人类也是动物,很高级,但逃不开生物学范畴。

  第二枚火箭弹拖着尾焰,活尸女王被炸得撞进了它的育婴师,碾碎了不少尚在哺乳状态的活尸幼体。“恶心。”兰德递过火箭筒,他不打算浪费宝贵的破甲弹,他走过鬼哭狼嚎的活尸幼体,后面的佣兵们有的掏出军刀,有的一枪一个,也有的干脆一脚踏烂。腐狼崽子可以养熟,圈养种无比忠诚。但活尸养多少年依然不认亲,肉吃起来又轴又涩,最多最多炮制后做肥料了。

  “噢,你还活着。”兰德见西蒙浑身黑血,连他反感的额发都压了下去,瞬间觉得顺眼了许多,热情招呼着。“来,某种意义上,你可是任务委托人,这是你的猎物,你来决定生死。”

  “死。”西蒙毫不犹豫说道,失去了金刚双臂,活尸女王看起来似乎不比普通活尸大多少,应该是出于繁衍考虑,活尸女王仍旧有着现代人类女性的基本五官,西蒙的左轮打爆了它的左眼,现

  在,女王用右眼哀求地望着西蒙。

  西蒙拔出钨钢匕首,俯下身,割下了活尸女王的头颅,活尸没有头发,他只能捧起来端详着他险死还生最终得来的战利品。

  兰德浑不在意巢穴里能把人熏晕的恶臭,脱下防毒面罩,点起一根烟,说道:“这颗卤蛋看起来味道不错。”兰德几口抽完了烟,吐了口唾沫戴回面罩,喊道:“整队!咱们的小鸟要到了。”

  佣兵们沿着出发路线,带回伤员,一到天台,所有人不约而同脱下了面罩,深深呼吸着九月寒冷的气息。有句新时代的谚语,叫做“活着从夜魔巢穴里出来,就知道废土的可爱。”的确如此,西蒙擦拭着脸庞的凝固血渍,面罩空气净化片只不过是将腐臭味降低成了臭屁味,稍稍让人好过一些。

  “这都是你的。”兰德往西蒙脚底扔过一只背包,里头装满了阿多菲娜要求的活尸神经。“四五十头新鲜热乎的眼珠、耳膜、舌头,好一顿美味佳肴,搞得我都饿了。”兰德抱着胳膊,直升机旋翼轰鸣声近在耳边,西蒙接过钢索,扣在腰带,坐回到直升机座位。机舱空置了好几个座位。兰德瞥着西蒙手里的m27,摘下头盔,抹了把脸,他的额发也软塌塌地黏在额头,血液像是最好的摩丝,固定死了发型。

  “这是阿莱西奥的步枪,到你这儿是转到了第三手,四千元。”兰德竖起四根指头。这势笔划算的买卖,现存的陆战队m27全是避难所版翻新货,用工程塑钢切削锻制而成,勤加更换枪管,维修枪机,枪龄老些问题不大。钢铁城市场出售的可是战前百岁高龄的hk416尚且要五千元一把,德国品质,坚如磐石,百岁老兵,奋战沙场。西蒙“叮”地拨开芝宝打火机,拢着手点上烟。我还活的好好地。他想到。

  “那我只能回城后电子转账给你,走你们的公共账户还是个人账户。”清剿ta68活尸大楼是不折不扣的a级任务,酬金高达两万元,阿多菲娜明显不在乎这笔钱,她用的是西蒙的证件。一万元达到了开设钢铁银行居民账户的最低标准。

  “个人账户。”兰德略显意外地欣赏着镌刻着精巧花纹的打火机。“战前的防风镀铬打火机?,拍卖行两千元一只,很舍得下本钱。”

  西蒙收起芝宝放入外套暗袋里,拇指肚习惯性摸了下打火机微有凹陷的表面。救命宝贝啊。西蒙想到,在核爆前的肯特堡机场,叛军不偏不倚打中了胸袋里的芝宝。“合金钢,我十八岁时,我爸送我的礼物,这把枪难道不属于龙湖财产?”西蒙喷吐着烟雾,意味深长说道。

  “不属于。”兰德出奇地没有嘲讽,他抽的烟并不符合龙湖分区独立部队的指挥官身份,钢铁城居民一般抽“蓝水”牌香烟,劲大辣嗓,兰德大口大口抽着烟,直升机刚到pa801,他就抽掉了半盒。“是阿莱西奥一个月前花钱赎买的枪,个人枪支。”

  兰德认真地盯着西蒙,说道:“个人账户,我的兵,阿莱西奥的账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